“我生活在我的梦想之中” – 父子有关学习、创业及人生的酒吧间对话

沈安平,教育学博士

“你应该认识到满足他人期望的生活是没有意义的。这不是他们的生活,这是你自己的生活!”-沈岳

沈岳曾经入选美国国家少年体操队,毕业于斯坦福大学。

爸:那天我在和你聊天谈起你在旧金山的生活时,我随便提到“你在那里(加州)追求你的的梦想…,“你立刻更正我说:“不,我现在就生活在我的梦想之中。” 你是否可以具体谈谈你的梦想?
岳:是的,我现在就是生活在我的梦想之中。我已经在做我想做的事情。我正在创建一个对我们世界会有影响的公司。我很幸运地从斯坦福大学毕业,我又遇到了很多杰 出的人物。我现在住在旧金山。有许多人来到这里,来到硅谷,因为这是每天都有发明创造的地方。这是技术创新的圣地。我们有了自己创意,我们有了一个自己的团队,我们有了一个自己的公司,现在我们又获得了投资。每天有数百人在使用我们的网站 (www.ridejoy.com)而搭到旅行的便车,到达他们想去的地方。每天都有人给我们发邮件,告诉我们他们是如何的快乐,他们说他们很高兴找到我们创建的网站,他们说我们的网站设计的很好,帮助他们很容易地找到搭车的伙伴。

我们最终的目标是把我们的公司发展成一个规模极大,很有影响力的公司。从理想的角度来说,我们将来也会赚到很多钱。我们已经找到一个创建具有社会意义的公司。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说我们现在就生活在梦想之中。这就是我们的梦想!

爸: 你们这伙人 (注:共三个)几个月前刚刚开始创建了这个公司,现在听你说起来好像已经非常成功了。

岳: 你用不着等到非常成功之后才开始生活在你的梦想之中。我想这就是中国文化中的一个问题。这就是所谓的“延迟满足感“ (delayed satisfaction)。一直延迟,一直等待!你发奋地学习,然后你考取了一所好大学。你对你自己说:我真棒,我终于成功了!”“慢点,慢点,这不算,这只是刚刚开了一个头。你应该想想下面怎样考取一个好的研究生专业,或者是一个医学院,或者是拿到一份好工作。” 然后你毕业后找到了一份好工作。“不行,不行,你还没有真正成功,现在你真正需要好好的工作,这样你就可以得到提升,这样你就可以做一个头头,然后成为一个总裁。”

爸:(大笑)你这样说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对许多亚裔的家长来说,至少是我所熟悉的华裔家长而言,他们确实希望他们的孩子有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比如说当你取 得了医学博士,法学博士,商业管理硕士,或者是哲学博士后当一个收入不错的医生,律师,银行投资家,或者是有稳定收入的教授或科学家。 但是你们的公司实际上还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的公司,难道不是这样吗?

岳: 我不知道你的“真正的公司”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又来这一套了。(爸会意地笑)你先给人一个负面的评价,你说这不是一个真正的公司,然后你叫我来同意你的评 论。我们的公司就是一个真正的公司。我们五月份创建了这个公司,我们注册了公司名字并办好所有手续文件,从今年五月开始我们就是一个道地的公司。我们六月 份(内部)发行了股票,我们已有股票持有者,我们还一个董事会和数个投资公司及个人。

爸: 你们这帮子人到现在还在你们自己的租房里工作。你们还在用你们自己的电脑工作。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如果这是一个真正的公司,你们至少要有一个自己的公司总部,有一个自己的办公楼,有一个主管公司的总裁和一些工作人员。

岳: 这是你对一个真正的公司的理解。我们确实有一个实际的地方,这就是我们的租房。这是我们写在我们公司文件上我们公司的总部地址。现在人们可以在网络的世界里做自己的生意。他们并不需要一个实际的地方。他们也不需要一个总部办公楼,一个带有秘书,前台,以及接收公司电话的大办公室。所 有这些都是可以在网络世界里完成的。你可以很容易地得到一个拨打免费的800开头的电话号码,并把电话服务外包出去。你甚至可以在一个大的写字楼里租用一个地方在那里临时开会或帮助收发邮 件。你现在完全可以不用办公楼就做完你所有的生意。现在有很多人就是通过他们的手提电脑来做生意业务的。你知道,你的“受人尊敬的”的行业也道出了你对身份的理解,这和刚才你提到的真正的公司,以及学位,职业头衔其实都是一回事。受人尊敬,受谁的尊敬?我知道有许多人在阅读我的博客 (www.jasonshen.com/) 他们也知道我们的公司。他们希望自己也能够做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对他们来说,我目前所做的事情是受人尊敬的。他们羡慕我现在的所作所为。

所以,就看你谈论的对象是什么人了。如果你说的是其他与你同龄的家长,那些从中国到美国来之前就有自己的身份又是比较保守的家长,那么,他们完全可能同意你的观点。但是“受人尊敬”的说法只是因人而异,就像是人们对漂亮的评价也是各不相同的。




我个人觉得律师并没有什么地方特别令人尊敬。你只不过是一个收入不错的服务人员,这和一个房屋管道工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房屋管道工是不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工 作呢? 从实质上来看,两者是一回事。人们付钱让你做他们不想做的,或者没有能力做的事。不管是一个律师,还是一个房屋管道工,这都是一个服务工作。所以我可以和你辩论,做一个律师或者医生并没有什么特别令人尊敬的地方。就像我刚才说的,这只是每个人的各自的观点。

你应该认识到满足他人的期望的生活是没有意义的。这不是他们的生活,这是我的生活!我一定要按照我的意愿生活 ,其他人的意愿与我无关。如果他们不喜欢我的生活,那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他们能够过他们自己的生活。如果我不喜欢我自己的生活,其他人对此是无能为力的。如果我不喜欢自己的生活,世界上只有我才有能力来改变它!

爸:我的工作已经做了17年了,你妈妈的一份工作做得时间甚至更长些。我们两人的工作都是比较有保障的。但是你的工作中有许多不定因素。 你什么时候考虑安定下来,或许再考虑一下你的小家庭和事业目标? 你知道,我们中国家长喜欢自己的孩子上一个好大学,得到一个好工作,然后成家,然后再考虑下一个目标。你是如何回应这样的期望?
岳:这里有两个问题值得讨论。一个是我认为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稳定的工作了。过去的表现并不等于将来的成果。尽管你已经在这个行业了做了15年,或者20年,你不能保证你的工作明天不会消失。明天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的整个部门可能就此被裁减了。

譬如说体操项目,如果有个人在全国体操比赛的实况转播中把脖子给摔断了,那么谁也不愿意去学体操了。你知道,这些事情是可能发生的。实 际上我现在所追求的道路对我来说是最优化的。特别是当你年轻时,你要发展升你的技能,扩大展你与他人的关系,发挥你的特长,拓宽你的社交网。这些正是我现在积极努力的方向。实际上现在我比大多数人更有工作的保障。至少在一年半之内,我是会有收入的。这是我有把握的。而许多人是做不到的。

第二点,你说到了要安定下来。你说的”安定下来“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兴趣安定下来。对我来说,安定下来就意味着你不再发展了。如果你不发展了,那还有什么意思? ”安定下来“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是不是说你有了一个工作,你就一直保住这份工作呢?

爸:是啊,特别是如果这份工作的报酬不错,而且你每天上班你知道你的工作还在,而且还有保障。
岳:正像我刚才所说的,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工作保障了,因为任何工作都可以在一晚上就消失了。如果你想你的工作有保障,那你就是自欺欺人, 因为你并不知道你现在所生活的世界真实情况。

爸: 我是在为政府工作,我们还有工会保护。 所以我们可以说我的工作是相当有保障的。我知道我的一些朋友,特别是有一些在技术行业的那些朋友,还是比较羡慕我的工作保障的。
岳: 你是和我们不同的一代人。 现在在大部分工作中都没有工会了。我们这一代人是不会追求这条道路的了。

爸: 试想一下,你在追求一个女孩子,她对你也有兴趣。但是她对你说你的工作没有保障,所以我不能和你一直保持恋爱关系。如果是这样,那你怎么回答她呢?
岳:如果那个女孩有这样的想法,那我对她不感兴趣。这个世界是不稳定的。你看龙卷风,飓风,自然灾害时有发生,经济萧条也是如此。世界上总是有灾难发生。我所感兴趣的女孩应该是能够面对这种困难的现实,以及应对任何时候都可能降临在我们身上的困境。

如果有人在寻求舒适和安全感,那他们只能从幻觉中获得。如果我的技能得到他人赏识,他们愿意为了这些技能雇佣我,那我就永远不会有问题。有人需要这些技能,而我能够提供这些技能,那我的技能就会有市场,

爸:你去了斯坦福大学,你在那里拿到了生物专业的本科学士,又获得了生物和哲学的硕士学位。许多人会认为这是一个极好的综合教育。那么你认为这样的大学教育经历对你作为一个企业家来说有何意义?这种教育经历对你现在的工作来说是一种良好的准备吗?
岳:那当然是一个不错的准备。但是,现在回头来看,很难说这是一种最好的途径。可能我现在很快乐,我应该说这是一条正确的道路。然而,如果我选择了一条不同的道路,我现在就不知道我目前的情况如何,我的生活会是怎样一个状况。显而易见,生物学与我目前的工作没有直接的关系。我们所做的工作与生物科学没有直接联系。 但是,生物学教会了我如何像一个科学家一样严密地,辩证地思考。生物学教会了事物是可以被理解的。你可以通过实验来认知未知的现象,或者是设计一些方法来理解那些看似神秘和令人费解的事情。你学到了新的技能是可以被掌握的。哲学的教育把我所学的知识综合地概括和提升起来。我在斯坦福的教育使我对科学,工程技术,以及人生发展有了一个广泛的理解。

爸:谈到生活,你从小就一直是一个好动顽皮的孩子。你也一直是一个在学校和生活中独立思考的青少年孩子。我知道许多亚裔的家长在孩子还很年幼的时候,在小学的 时候,就开始和他们讲起要遵守纪律的重要性。我想我是在你高中的时候才和你谈起纪律性的问题。基本上我是说你有很多学业上和体育上的才华,你在体操比赛上 奖项很多,你又有开放的个性,如果你有了良好的纪律性,你会走得很远。我想你当时把我的纪律说教完全当成耳边风。(岳笑)现在,你看起来过着一种很有纪律 性的生活,这是一个很令人惊讶的变化。谈谈你如何使你的生活如此富有纪律性的秘密。

岳:我以为纪律是使你自己做你通常不愿意做的事情,或者是你强迫自己做某事,例如,在你减食期间, 你尽管很饿,但还是坚持不吃你平时喜欢吃的点心。

我不认为我现在比过去更有纪律性了,但是我确实认为我把我的生活调整到这样一个状态,以致我的自然倾向和我的长期目标相吻合。例如我找到了一个饮食方式,这 样我就可以吃不少肉食并感觉吃饱了,然而每周一次我还可以吃许多甜食点心和一些其他杂食,我这样就可以做到即能节食,又可以享受甜点和其他一些我喜欢的杂食。

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也真切感受到你需要鼓励自己努力奋斗去达到你的目的。从体操中我学到了你需要努力工作去达到你的目标。如果你所期望的对你来说真是很重要的话,你就会下功夫去获得它的。当我年龄小的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我做的事情和我将来生活的成功有什么联系。譬如,要我做很多数学题,我就是一点也不喜。“为什么要做这么多的数学题?”我总是要这么问。我当时无法从内心里理解这种做法。这也可能是为什么我在学校里从来不是一个全A的学生。我的统考(如SAT考试)成绩一直都是很好,因为我能够理解统考的重要性,但是我就是对学校平时的考试提不起劲头来。

当我现在为自己公司工作时,我完全理解我工作的意义。我们需要尽我们的全力来使我们的企业司成功。我要使大家搭便车成为一种社会的主流行为。我已经为自己的人生构建起了一个特别的框架,我不能让其他人失望。我知道我公司的其他创始人对我有很多的信任。他们相信我会有出色的业绩。如果我工作不努力,我就让他们失望了。同样,我在体操比赛中也是如此,我不想让我的 队友失望。如果你不是竭尽全力,你就会有负于你的团队。所以,我的生活也是如此安排的,我不能让其他人失望。我要让他们知道我是在努力工作,我的工作是有成绩的。

爸:这样说来,你认为这样的变化并不是由于你有了纪律,而是一种整体性的变化。
岳: 你给自己创建一个氛围,这个氛围就会使你发挥出最大的创造能力。这是一种明智的行为,你设计好了你自己的生活,这样你就自然而然地想要去做对你来说是正确的事情。纪律是说你想要做的事情和好事情是两回事。而在我所设计的生活中我想要做的事和好事情基本上是一回事。

爸:当你今年五月初回家探亲时,你刚刚辞去你的工作, 还没有正式创办你们的公司。 你正好有点空闲时间, 你回家时我觉得你看起来体重有点增加。我当时有些担心, 就在吃饭时不经意地提起说你可能要注意你的体重了。你听了之后,显得有些不耐烦, 你告诉我说你现在正在考虑创办公司之事, 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体重。但是你这次回来生活极有规律, 你定期到健身房去跑步,做健身活动。 你还饶有兴趣地谈起你参加的各种跑步比赛,你还准备报名参加中长跑比赛。你平时的饮食也是严格地按照你的新的饮食计划进行的。总之你的生活是非常有规律,看起来也是很健康的。为什么你的生活方式的改变是如此惊人的。 我当时感到很惊讶。你的如此巨大的变化的动力是什么呢?我想许多亚裔的家长都是很想知道这其中的秘密,并想把它传教给自己的孩子。

岳: 我是最不愿意在他人逼迫下做任何的事情。我不希望任何人对我施加压力。你越对我施加压力,我就越会反抗。如果有人威逼我做一件事, 我立刻就会揭竿而起。(爸大笑)我的饮食有规律是因为我想成为一个优秀的跑步者,我想要跑马拉松,体重减轻会使我在跑步时减少膝盖上所受到的压力,也能使我的跑步生涯会更长一些。(爸注:沈岳几年前在斯坦福大学体操队成员时,左腿膝盖四条肌腱在比赛时全部撕伤,后来经历了三次较大的手术修补。现在沈岳跑步时带着特制的膝盖保护环形支架。)

爸: 你还记得在高中时你最不喜欢跑步。现在你的膝盖肌腱遭受了严重损伤,虽然几次手术后基本康复,你倒喜欢上了 跑步,你甚至还谈论到了参加铁人三项,以及半程和全程马拉松比赛等等。
岳: 因为我现在已经不再参加体操比赛了。在体操比赛时,我知道我是有实力的,而且还能在比赛中证明我自己的实力。当时我是全力以赴参与体操训练和比赛,我从来 就是不喜欢跑步,但是这对我没有关系,体操就是我的体育活动。当两年多前我从斯坦福大学毕业,结束了我的体操体育生涯,我觉得生活中有些失落。我去健身房 做些健身活动,但是这些活动并没有竞赛性质。在这些健身活动中,我并不能明确地知道自己在进步。所以我没有很多动力。当我今年(2011年)春天第一次跑 5千米比赛时,我感到了极大的乐趣。我虽然不算是跑得最好的,我的感觉却是爽极了。在跑步中我超越了很多人,我比不少人跑得快。对此我很受鼓舞。我不喜欢失败, 我喜欢赢得比赛。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我想跑得更快,跑得更长。在体育活动中我获得了自尊。我想让大家知道我保持着身体健康,并且仍然具有竞争性。

爸: 这样看来你参与体育活动是因为你想保持良好的自我感觉。
岳:如果你想自己做好一件事,你一定要有较强的自我意识。我过去一直就是有宏大理想的。你还记得我当年在初中时所画的一张李小平的画,以及我梦想得到所有体操金牌吗?(爸注:李小平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是中国男子体操队的领军人物,获得多枚奥运会的奖牌。)

爸:我当然记得很清楚。我和妈妈为此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们现在还保留着那张画。 现在你在谈论高层次的个人发展和自我提升。我很想知道你的这些行动后面的动力,以及你现在生活中的价值观念。
岳: 自从我在初中阅读了Stephen Covey 的《成功人士的七个习惯》之后,我就一直是一个以价值观念为主导的人。 我意识到如果你思考人生, 如果你想到你的人生追求, 你就会考虑到你的人生活动,特别是那些对你说来是至关重要的事情。如果你读了《成功人士的七个习惯》,你就知道其中第二个习惯就是以终为始 (begin with an end in mind )。你应该想到你的朋友会在你的追悼会上说些什么,以及你要人们在他们对你的悼词中说些什么。那些就是你要在生活中努力追求的事情。即使当我在读《成功人士的七个习惯》时还是个初中生,我已经想到我想要人们在我的追悼会上所说的话。

当然,我们的观念随着时间推移会发生变化。我想我们的为人处事会受到朋友的影响。我想我们最终的目的,我是说我们男孩们,我不知道女孩的心态,是要获得自己 同伴的敬重。我们的生活目的就是要赢得我们所仰慕的人的尊敬。我们希望生活得和他们一样。当你在斯坦福大学就读时,当你住在硅谷时,当你看到你周围的人从 一无所有开始到创建了一个庞大的帝国时,你会受到无比的激励去创造你的事业。脸书(Facebook) 在5-6年前什么都不是,10多年前,谷歌 (Google)也是如此。想想看谷歌为这个世界创造的每一样东西。如果不是这些人走到一起努力创造,所有这些东西都不会存在。

当我在加州生活时,当我在斯坦福大学读书 时,我亲眼看见了这些东西。他们对我来说是如此活生生的现实。所以我现在所做的努力也就要获得如此成就,并因此而获得他们的敬意。所以我现在创建一个公 司,并为此而努力工作也就是为了赢得这些我所仰慕的人的尊敬。

爸: 过去几年来你对创业一直兴趣盎然,现在这种兴趣成了一种激情。那么这种激情又是从何而来,这种激情又会带你去何方?
岳: 我们现在有一个很小的公司,我们会把它发展成一个极大的公司。当我说它是一个大公司时,我并不是说它有很多雇员,我是说它会有很大的影响。我们现在就对世界产生了小小的影响。我们将会对世界产生巨大的影响。Y-Combinator 公司(注:这是在加州注册的一个风险企业投资公司,沈岳的公司也是其投资公司之一)的创始人,Paul Graham, 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谈到了城市的特色。他谈到了每一个城市都有自己的追求。如果你在纽约市,你的梦想就是金钱,而且越多越好。金钱主导着这个城市。如果在华盛顿特区,那你注重得更多的就是你的身份,和你的社会关系,以及你结识哪些有权势的人。在洛杉矶市,那就是你认识哪些人,我不是说那些有权势的人,而是指那些名流人士,看你是不是能够打进他们的圈子。在硅谷,我们追求的就是技术的力量。在这篇文章里,Graham 解释了为什么人们仰慕谷歌的创始人 Sergy Brin 和 Larry Page。这不仅仅因为他们是亿万富翁,虽然他们有极大的财富,当然钱多也是好事, 但是人们敬重和仰慕他们是因为他们有很大的力量。他们掌管着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个技术公司。 谷歌实际上影响到世界上每一个人。所以你可以说我已经吸收了硅谷的一些价值观念。




使我最激动的并不是挣了很多钱,虽然财富可能是我主要目标的直接结果。我的主要目标是要做对社会有影响的事情,改变人们外出交通的的行为方式,改变人们考虑交通的思维方式。我咨询了不少人了解他们为什么对搭车旅行感兴趣。有人今天正好给我发了一个电子邮件 (岳打开他的手机并找到了这个邮件)。(他边看边说)他说我们全球的人现在都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挑战,我们大家只有同心协力才能应对这个挑战。他说与人搭车同行使他坚信了我们可以彼此信任。对许多人来说,这就是为什么搭车交通旅行是重要的。我也是深有同感。

搭车旅行能够帮助我们每一个人前往我们的目的地,同时又可了解他人的生活经历。最近我有机会搭车同行从旧金山到Eugene市 (位于俄勒冈州),我同几个素不相识的人同车行驶了六个小时。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许多东西,其中包括烹调,诗歌,新奥尔良市和其它许多不同的话题, 我又省下了不少时间。这是一个非常美好的经历。

如果不客气一点说,这只是做点生意,安排人们搭车旅行。这只是网络操作,没有什么了不起。他们想去某个地方,而他们又不想买一般的长途旅行车票,或者是开车旅行的人想省一些油费。但是如果我们把眼光放大些,我要说搭车旅行正在改变世界。这种方式正在使人民的心灵和心态对他人开放,并与他们进行交流。你一定要 对世界怀有诚意,相信这些陌生人会到你家来捎带你去旅行,并保证你的人身安全。每当你经历了这么一次成功的搭车旅行之后,你对人类的信任和信仰就会进一步加深。

采访者后记:

沈岳在2011年底从旧金山回波士顿地区回家探亲过年。沈岳与我一起到本地的一个酒吧进行交流,并进行了上述这个对话。我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波士顿大学获得了教育博士,同时兼任教育学院的教育课程教师和儿童学习发展的研究人员。1993参与波士顿西郊牛顿中文学校管理及教学,担任校长并创办牛顿中文学校董事会,并任首届董事长。目前在麻州政府中小学教育部学生测试中心任教育专家。我同时也积极参与社区中文学校和公立教育管理活动,撰写了数十篇中英文的教育和文化比较的文章在报刊杂志上发表,近几年还在本地中文学校开设家庭教育课程。2012年二月份沈岳的公司从他们的租房搬迁到一个正式的办公楼房。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Pin on Pinterest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