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无情人有情 波城爱心家庭悉心照料重度烧伤菲律宾女孩

【侨报周末特约记者李强波士顿图文报道】6月5日傍晩,记者应邀到波士顿西南约16英里西木镇(Westwood)的弗莱德·皮尔斯(Fred Pierce)和万丽君夫妇家中,就他们充满爱心地照料一位在波士顿接受治疗的重度烧伤菲律宾女孩的原委作了访谈。来自云南昆明的万丽君女士今年40多岁,在采访前,她已经给记者准备了一大碗可口的过桥米线。


这位14岁的菲律宾女孩名叫克里斯汀娜(Chistina Hadlocon),已经用过晩餐,在她的房间看电视。她来自离马尼拉两个小时车程,海边小镇的一个单亲家庭。她是老大,还有两个弟弟。那里还没有照明用电,是靠一种天然气来做饭、点灯。2009年夏天的一天,家里的煤气罐突然爆炸,一个弟弟当场就走了。当时她本能地用双手捂住了双眼,使得全脸只剩下两只眼睛是好的。 脸部、胸部和胳膊的大面积烧伤,使她这个靑春美丽的少女,瞬间变样,没有嘴唇,没有下巴,牙齿滋出面部,双手不能抬,下巴和胸部被烧得连在了一起,整个人面目全非。 烧伤后,由于家里没有钱,没有去医院接受治疗。她想去上学,学校不让,原因是会把别的孩子吓坏。直到一对旅游到那里的日本夫妇将她的情况申报到美国的慈善机构,才使得这个女孩有幸来到波士顿Shriners医院,接受世界上最好的烧伤整形治疗。




但是这个治疗需要经历3个阶段的手术​​,整个过程长达3个半月的时间。 这无疑需要一个有爱心、有经济能力、肯付出的波士顿家庭日夜精心地照顾她。这意味着不仅要提供衣食住行,甚至止痛药的费用,还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照顾她在手术前、手术中和手术后的一切生活,以及治疗接送和康复护理。

万丽君的好友施志敏向记者表示,如果是自己的亲人自然是责无旁贷,再大的付出也会义不容辞。 然而对一位素不相识的人,如果说出于爱心,捐些钱还是有人愿意做的。但这是3个多月日日夜夜地护理一个手术病人,吃喝拉撒要护理不说,还要常带她去波士顿的医院做手术、复诊。 就算有这个心,心有余,也是力不足啊! “万丽君夫妇的爱确实太让人感动了,”施志敏说。

在这样的情况下,组织者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3个月下来,没能找到一个志愿者家庭。在仅剩短短7天克里斯汀娜就要前往波士顿时,组织者找到了万丽君夫妇。 他们竟然义无反顾地答应了! 万丽君吿诉记者,她的先生弗莱德家庭有做慈善的传统,她的公公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和慈善家,去世时98岁。“其实我们家也不大,目前还收留有一位来自中国的男孩​​,完全可以找个理由拒绝,但我想弗莱德家做慈善的传统不能到咱们中国人这里就丢掉了。”

今年4月7日,万丽君和弗莱德来到了波士顿洛根机场,迎来了这位由于下巴和脖子粘在一起而抬不起头、没有嘴巴、满脸伤痕的克里斯汀娜。她背着一个小书包,万丽君本想去帮她取行李时,她说她的全部行李,就是这只小书包。




从那天开始,万丽君开始了早上4点半起床,和弗莱德一起开车带着克里斯汀娜从西木镇到波士顿城里的医院出诊、手术、复诊的生活。为了解除孩子心里的害怕,他们就像父母一样陪着她,经常一去就是一整天。

第1次手术是把克里斯汀娜的下巴和胸部分离,使她能够抬起头来。医院为她装了一个下嘴唇,使她有了一个完整的嘴巴。以前每天早晨,她的床单都会湿一大片,因为她没有下嘴唇。

第2次手术是把她胸前的伤疤去掉,由于巨大的伤疤在胸前,阻止了一个靑春女孩子的正常发育,连呼吸都很困难。

万丽君吿诉记者,6月6日将做第3次的手术,主要是对面部整容。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克里斯汀娜有望在7月底结束治疗,回到菲律宾。

每次手术完毕,万丽君就变成了她的贴身护士,除了为她做3餐饭以外,更多的是为她洗伤口、换药和洗澡。万丽君照顾她像对自己的孩子那样细心周到。一开始,克里斯汀娜只吃菲律宾餐饮,在万丽君慢慢地引导下,现在她已经爱吃万丽君做的中国饭了。

弗莱德出生于剑桥市,小时候随父母搬家到西木镇。“我还记得小时候在西木镇最高的小山丘上,看着波士顿后湾的普天寿(Prudential)大楼一层层地盖起来。”他现在是一名房地产经纪。

万丽君吿诉记者,她是10年前经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弗莱德,并在上海见面相亲。性格善良、为人正直的弗莱德让她感到非常满意。 在厨房冰箱上贴的一张纸上,有万丽君从电视剧《孟洛川》中抄来的4句话:“大商无算、大道无名、大爱无言、大象无形。”

万丽君说:“克里斯汀娜来波士顿才2个月,但体重已经增加了7公斤。现在她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快乐的女孩,又唱歌,又跳舞。她的快乐,就是我们的最大满足和快乐!”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Pin on Pinterest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