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城华埠的一条龙 专访美军二战英雄黄君裕

【侨报周末特约记者李强波士顿图文报道】1945年9月9日,中国战区侵华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在南京国民政府中央军校礼堂举行,侵华日军总司令、日本投降代表冈村宁次无可奈何地在投降书上签了字。就在这个纪念日的67周年到来之际,记者由黄铁镒先生陪同,在波士顿华埠黄君裕(Arthur Wong)先生的家中拜访了这位二战老英雄。

黄君裕青年时期的戎装照。

黄君裕老人今年已经89岁高龄,尽管腿脚略微有些不便,但是仍然思路清晰,非常健谈。

作为1944年6月6日首先登陆诺曼底海岸的美军先头部队的少数幸存者之一,黄君裕以奋不顾身的战斗精神而得到战友们的尊敬和信赖,也获得过美国军方的各种最高奖章。但他最感到自豪的是,作为一位华人,他为祖国的自由战斗过。




黄君裕吿诉记者,1938年,为了逃避战乱,年仅15岁的他从广东台山来到波士顿。回忆童年,黄君裕说:“我的父亲很早过世,祖父待我如父。”心怀对侵略者的仇恨,他不到20岁就在波士顿自愿报名参加了美国陆军,希望能够同日本鬼子作战。在新兵培训期间,黄君裕是集训营中唯一的华人。身材魁梧的他在训练中非常刻苦,他说:“我要为华人争光,任何事情不但不能落后于人,而且要比别人表现得更好。”良好的训练为黄君裕今后在战场上一次次出生入死、屡立战功打下了基础。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所在的第28军团于1943年被派往欧洲,使他失去了同日军作战的机会。当然,欧洲战场的提前吿捷,使盟军得以在1945年下半年全力同日军在亚洲战场作战,获得最后的胜利。

在英国训练了一年之后,黄君裕得到了第一次作战的机会,而那就是彪炳史册的惨烈的诺曼底登陆战。“我是军团2万多名战士中唯一的华人。我的梯队有187人,在诺曼底登陆以及随后进攻德国的战斗中,有400多人牺牲了,”黄君裕吿诉记者说。原来,当战友们牺牲后,又有新的士兵补充到他的梯队。

在登陆诺曼底海滩时,黄君裕是他所在先头班中第一个登上海滩的战士。“海滩上有很多德军暗堡,但是他们没有开枪打我,因为他们不想过早暴露目标。”在黄君裕之后登陆的先头班10多名战友们遭到德军暗堡内机枪的扫射,全部牺牲在海滩上,只剩下他一人孤军奋战。




黄君裕回忆说,德军的防御工事非常坚固,在猛烈的空军轰炸之下一直未能被攻破。他奉命带领一支突击队攻击一个碉堡,他们在枪林弹雨中迂回到一个碉堡的后面,发起意想不到的进攻,这才拔掉这个钉子,使得盟军战友们得以继续向陆地推进,立下一个大功。但是,诺曼底海滩上留下了成千上万的美军士兵的尸体。

诺曼底登陆的成功是二战的转折点,是德意日法西斯轴心国走向灭亡的开始。而来自波城华埠的黄君裕就是这场历史教科书上的著名战役中的一位孤胆英雄、一位幸存者。在随后的几个月中,黄君裕的第28军团一路北上,解放了巴黎,解放了法国。

但是,当美军挺进到德法边境时,遭到了德军的顽强抵抗。作为先头部队,黄君裕在德国边境线上发现有一公里宽的无数水泥墩子,这是德军修筑的反坦克防御攻势。黄君裕给这些水泥墩子取名“龙牙”(dragon teeth),报吿给后方部队,“龙牙”这个名词之后也被写入二战的历史。

1944年11月14日,在德国境内作战中,黄君裕被炮弹的弹片击中,头部和背部多处受伤,直到一个多小时之后才被战友们救下战场。之后,黄君裕在法国疗伤,于1945年8月凯旋回到波士顿。

之后,黄君裕在波士顿过起了一个普通华人移民的生活。直到几年前,在麻州联邦参议员克里(John Kerry)的积极推动下,黄君裕才得到了紫心勋章(purple heart)、铜星勋章(bronze star)等美国最高级别军事奖章。

黄君裕还提到,他曾于2000年回访大陆,到过香港、广州和台山,觉得中国发展得不错。

在谈到钓鱼岛争端时,黄老说:“美国没有理由支持日本,钓鱼岛本来就是中国的。我虽然是美国公民,我的心还是偏向中国的。”

访谈最后,记者代表《侨报周末》读者向黄老致敬,并祝黄老健康长寿。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Pin on Pinterest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