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辉医生与我

胡蕙玲,波士顿双语网专栏作家

【编者注:谭辉医生在波士顿地区从医多年,2014年3月30日上午9:30 -11:30, 下午12:30 -2 :30 将在麻州佛教会普贤讲堂主讲题为「不可思议的医学突破:防老、美容和癌症疗法」的健康讲座】

佛法是机缘。寻医也是机缘。因果福报全在其中。俗语说「医生缘、病人福。」如果机缘不到,也踫不到好医生。福报不够,即使神医贵人在面前、也会错身而过。

世事难料 ,千奇变化。福祸自取。苦空无常,心念一转,常乐我净。塞翁失马、岂知非福。我的一塲大病, 差点要了我的命,却让我有机会认识谭辉医生 – 我的医生,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老师。

谭辉医生的智慧口语:「我们医治了…我们医治了整个世界。」
2014_Dr_Tan_Hui
上图:谭辉医生。

谭医生的梦想是发明一种波频仪器,只要一按开关,就可治好病。这梦想已实现了一半,有不少癌症病人已受益。波频仪器的声波脑波及用意念、集体潜意识, 以脑波传递生物信号, 可引发患者自愈能力。治疗方式也包括用物理治疗方式,如针灸推拿来打开物理性的阻滞,及用声纳方式可以透过肌肉骨骼到针灸没法透过的地方。他的铜人疗法,又称懒汉疗法,A Lazy Bum’s Healing. 知道穴道最好,不知道也可以,完全在心念。一切唯心照。我的母亲年高96,不懂穴道也不看书,只很诚心的每天用各式的谭医生音频器,朋友还赞叹我母亲健步如飞呢(当然她还拿着拐杖), 身体比以前好。

经过谭医生的独特的调治,庆幸病后的我和一般人一样健康活的自由自在。随处旅游,和参加禅修。大部分的人会惊讶我开完刀后有那从多的不:不吃药、不打针、不吃补品或维他命、不喝牛奶。生活简单朴素,也不需常去医院做无谓的检查。省钱也省事。说真的,不浪费医药资源,也帮医院医保省了很多钱。这也算是个布施,对社会国家的一种布施。




回想2010年9月,急诊送医,竟是癌症第三期。开了刀后,拒绝化疗。何去何从、内心徨恐。2011年1月,身体状况还可以就搭机直奔新竹峨眉(十方禅林峨眉道塲), 寻找心灵的依靠。感激师父上人首愚法师的慈悲爱护,留我在山明水秀的峨眉湖畔静心。

师父的那一句话:「医生缘、病人福。」对我来说是无比的鼓励和安慰。可是名医在那儿?可遇不可求?既拒绝化疗,就不能再求救于西医。但中医在那儿?曾预备到太湖学堂去见南老师,或到中国去寻名医,但机缘不对,此事就暂且搁置下来。

2011年四月时,从台回到美国接受第二次开刀。没想到六月份时,突然身体不适,气不通,不得不住院观察几天,不吃不喝的在医院等待气息自动舒畅。医生说这可能是开刀后的后遗症,开刀处的接触奌的tissue的问题,解决方法,万不得以,只有再开刀,有如恶性循环的开刀。既没有真正的对治方法,这tissue问题随时会发生,也可能不会再有。医生吩咐我旅游处一定要在大医院附近,以备万一。那时的我,面对这一颗不定时炸弹,惶恐不安和失望。下一步该如何走?只怪自己以前太忽略身体,修心不修身。十年来不看医生,也不会调身体。其实身心是互助互导互补的。

同年六月时,当法曜法师来普贤讲堂教禅时,得知我的困境时,他说去看看谭医生吧。没想到我寻求的名医, 竟然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他竟然与我同城三十年,就在Boston。奇怪的事,法曜法师曾见我多次、却未提到谭医生的名字。想是早期机缘未到、福报不够之故吧。佛法在恭敬中求,同样的,良医也是!没有恭敬心,真诚心,也见不到良医。

第一次见谭医生时的心情有如一张白纸,虽对他的背景一无所知 ,但我的内心平静得很。说真的,对于自己的未来是全然听天由命,全然接受而没有选择的,何况法曜法师的推廌也是有份量的。在诊所内,他没有所谓的量血压,按脉之类的按诊,只是简单的问了些问题。奇怪的是我那时忽然觉得全身温热得很(我后来猜可能他发功补気在治疗我的病?)检验背部脊椎时,我听到他与他学生的对话「第十一第十二脊椎有问题」原来那是大肠癌和十二指肠溃疡患者的堵塞奌,我十几年前曾得过十二指肠溃痬,还以为已治疗好了,其实不是,只要还有堵塞,病就好不了。当碰触到颈部时,奇痛无比,推拿是必需的,可打开疏通堵塞奌,以让氧气通顺。当针灸时,我想到金庸的武侠小说,武林高人往我背上洒一大把针, 他洒针的速度奇快无比。

又有一次,又急诊上医院,因为颈部的疼痛异忽寻常。经X光检验医生认定是颈部骨骼风溼弯曲,要我立刻买副特殊 枕头。并且嘱咐我无论到何处,即使上飞机,都要带着这副大枕头飘洋过海伴着。我想完了,今后行动自由受限制了,谁要带那副大枕头出门。救星来了,谭医生说「不用了,我帮你治就好了。」现在的我,可用任何枕头随时随地而睡,多自由。

对谭医生我起了好大的好奇心,閞始如侦探似的想多了解他,参就他这位奇人。 在诊所内,惊叹的看了他中翻英的老子道德经。他的翻译简单明晰,文句之美,让台大外文系毕业的我自叹不如。他还谦虚的说他只读了几年书而已。

他之所以翻译道德经是为了教美国人太极拳。他提到他不满意市面上的老子英译本,并没有把真意表达出来,所以干脆自己翻。又若不懂得老子道德经的”无"和"有",太极拳是打不够好的。为了更进一步了解我的医生,我把他几十本的英文书大多阅读了。慢慢的了解疾病的原因及治疗方式。有次在诊所内,还看到他在隔空治疗一位在外地急诊室的患者。

在Quincy诊所,我参加了铜人疗法,集体疗法,太极导引,大极拳……。深切的认知我们每一个人要为自己的生命负责。既然我选择了自然疗法,就要全力以赴。所以早期的我一礼拜内,我至少有五六天参与谭医师的各类疗法。目前每星期有二天我抽空去他Quincy 的东方文化中心帮忙和学习。从那儿,可学到敲那个穴道和神经系统疗法。

有一次,与他开玩笑说「医生,你能治百病,但无法把我的头发变黑。」没想到他回答,「看着办吧。记得多敲GV22的穴道。」如今有不少人已留意到我的头发的变化。原来他的治疗包括AGING, 防老、美容减肥。(多敲GV19 及INSULA穴道)。

另外,在些病是中西医都有困难治疗的病,尤其是免疫系统方面。当药物失效,推拿或斜灸的针入不了或不能用之処,他的仪器音波可透过肌肉骨头而深入去治疗。

値得一提的,是谭医生不只是针灸师,他是位诗人,道人,禅者、修行者。与他相处久了,他的慈悲爱心令人感动,曰夜不停的为病人治病和为大家设计各种医疗音频器。几乎每星期可看到他的新作品新的音频治疗器。他曰夜不懈怠的改革创造新产品,希望那天可达到他的梦想:只要一按音频器的开关,就可治百病。苦空无常,生老病死是必经的途径。谭医生的仪器,他的教导,他的发心,可以帮助患者减䡖病痛,活得自在些。他的一套铜人疗法已经如春笋般的播到世界各地,百花齐放。在当地的我们能亲眼看到他接受他,更是我们的福报。在麻州 Quincy Office, 看到五六十个谭医生的学生、针灸师、推拿师、老师、以及䡖微病患或厳重癌症患者,大家聚集在一起参加铜人疗法时, 谈笑风生,开玩笑, 或互相鼓励, 打成一片,有如一合乐的家庭,气氛是那么的祥和, 你会忘了这是诊所。他的学生弟子病人对他的敬爱无以比伦。又铜人疗法时,诊所不收费、靠乐捐来补助些费用(谭医生每年还自挑腰包来维持)。

我常为他的不顾自己的完全付出的精神而感动,也为他的身体担心,他几乎曰夜没休息的工作著。这么多绝症病人依靠他而活着,万一他出了问题怎么办?善观缘起,缘起缘灭。

只有珍惜现有的一切, 感激一切。

我们有缘来相会,是我们的福报。感激再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