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知音:浅谈北美教育之中学篇(上)

苍沉月,波士顿双语网专栏作家

【编者注:波士顿双语网非常荣幸邀请到中国青年作家苍沉月为专栏作家。曾经在加拿大读中学,在复旦大学读本科,在哈佛大学读研究生,苍沉月小姐现定居上海。她将通过专栏文章定期同波士顿双语网的读者们分享她的成长经历,以及对中西文化、哲学的思考。2015年2月,苍沉月的长篇魔幻传奇小说《日月双重梦》由中国财富出版社出版。】

我个人跟随家人出国是在我十二岁不到的时候,由于北美部分地方的小学是七年制的,所以在那边小学也体验过,中学整个则都是在加拿大完成的。而后去美国的时候也接触了当地一些华人家庭与他们的学龄孩子们。应该说我对于北美的各阶段教育都有一些观察体会和了解。现在就先来从中小学教育说起,外面流传多了的大家差不多都知道的说法就不怎么讲了,主要还是延续本系列一贯宗旨,给一些另类的观点供看官们参考吧。
2015_Chenyue_Profile2





这一篇主要取材自我本人当年在加拿大读高中最后一年的时候,回忆我来到加拿大满六年的这段艰难一点点进步的道路时候所写的,当时我17、18岁的样子,在异乡漂泊了6年,并不是天真无邪的少年郎。在北美这么些年,吃苦多了奇葩怪事也见多了,若要说有什么好处,大概就是让自身的思想更为丰富吧。

现在回看当年我写的这篇论述加拿大中学教育的文章,现在我还觉得非常在理,毕竟我当时尚未进行美国加拿大的高考和毕业考试,还是一个切身体验的高中生,作为一手当事人的现身说法,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来加拿大满了六年的当年,在这段对于一个teenager(13到19岁的少年)来说,不算短的时间里,我从新移民“演变”成了不新的移民,从ESL(英语作为第二语言)学生到把英语“作为”母语的IB学生,其中有一些零零碎碎的感受与不多不少的经历,有时忽想整理一番,与大家分享。

像有些移居西方国家时已经不小的孩子们那样,过语言关对我不像对那些小小孩们那么轻松,却也没有困难到引起多数家长们的关注。来这里之后的一段“困难期”间,谁也没想到让任何补习班家教来帮助我。而当时的我呢,听说小孩子出国后学语言根本不是问题,虽然感觉到困难的存在,并没有担心而着急。小学的ESL班对我的帮助真的很小,还是跟着英语好的小朋友们上其他课时进步得快。进中学不到一学期,我“跳级”出了ESL,却令自己松懈了下来。那时我没有想过,脱离ESL离真正学好英语还差得远呢。

八、九年级时(相当于国内的初二初三,七年制小学之后则是初一初二)我非常轻松,十年级也还可以,然而爸爸妈妈和我却隐隐感到有些不对。首先是和国内教材的程度比较,当然是这里的内容较浅,且有些课还没有开。然后是看学习态度,见到昔日的同学在国内如此用功,连我也感到自己忘记了一些小时候养成的好习惯。不过我们认为“国外读书肯定比国内轻松”,便没怎么在意,只是我准备在十一年级好好努力,应付这传说中最关键的一学年。

不料压力早已悄悄逼近,又在我开始读IB Program(国际学士课程)时爆发。那(应该)是一种像培优班或提高班似的课程,学的东西确实是难了,不比国内同年级的简单,但……不是单纯因为内容程度深,功课紧才感到压力大的。十一年级物理、化学和生物一下子分了出来,却已是姗姗来迟。我想如果这些课程早点出来,想读这三科的学生们就不必一起应对它们,尤其像我这样总是暑假回国的学生,上不了Summer School (暑期学校)又想多学课。在这之前我还没想到,其实国内的同学们一直学习紧张又要面对众多考试,却已打好了基础(可能还习惯了那样的学习环境),而中考虽累,却使学生们知道自己的水平和差距,并且从某种程度来说分担了高考压力。

比较起来,这里的压力和竞争无形而不可忽视。大量的Research(研究) 和 project(课题) 还有labs(实验) 令这里的学生们丝毫不能少费脑筋。在我看来,它们比“死读书”更累。IB的老师没有国内重点高中老师那样希望学生出成绩,进好大学。最近才听说,加拿大的中学教育并不鼓励孩子们上大学,很多老师们也认为上大学是学生个人的事。我们不像国内学生那样,有大量试题练习和课外辅导书来做准备。不但如此,有些内容教科书里没有覆盖(例如IB班教的加深的内容),学生们只好完全依赖笔记。这样没有详细的书本教材,虽然学的内容程度高可以为读大学所准备,反而学得不扎实。就算在学校读普通班(不读IB等),想进好大学的学生也不能轻松。普通班教授的内容离大学所需有一定差距,以至于我认识的有些在中学成绩优异的学生到了大学十分吃力。一些程度较深的内容对上大学有益,校内却不教授,学生们想要学只得课外请家教。难怪这里的补习业这么发达。

北美的学校对课外活动以及全面发展的重视使得学生们要为多方面操心。课外活动虽能把学生们从书本中拉出,却也让他们花心思力气,把它们当成必要时更是如此。

做义工服务,有时也是必须的,像IB学生就要把课外活动和作volunteer(义工)的时间记录下来, 要求的时间比普通班学生的CAPP hour(能力课程)要多多了。全面发展还不能单从这方面体现,学生们课内的选课安排也很重要。虽然到高年级很多课程由我们自己选择,但十分受限制——必修课要学,累积credits (学分)要够,想上好大学还要选修第二外语够标准(很多华人学生并不选择中文),等等等等。这众多科目不分主次,算平均分时加起来一除,不像在中国有主课副课。我在国内的同龄人到了高二便可选择进文科班或理科班,还可在里边再选一科主攻,比如文科历史,理科化学。而这里的学习不能偏重一项忽视另一样,否则你的平均分将受牵连。

对于想去美国上大学的加拿大华人学生,难题又重重而至。先是SAT I (美国大学入学考试I),它的英语考试对象为英语是第一语言的学生,其程度比较非英语母语学生的托福考试可想而知。有时想想自己也不容易,一开始日常生活英语都应付不了,现在却要掌握不常用的单词,嘻,不知是笑还是叹气。而SAT II(美国大学入学考试II)单科考试又让十一年级才开始学习Physics(物理), Chemistry(化学), Biology(生物)的加拿大学生处于劣势。再算算时间也不充分:申请美国大学一般在十二月或一月已截止,比起国内高中生们的七月高考还少了几个月。

就在当年我申请了美国大学的差不多时间里,我的在上海就读最好的重点高中的昔日小学同班同学告诉我,有美国一流大学到他们学校去招生。我就想,如果不来加拿大,一直在上海念书,说不定进美国名校还容易些呢。这是美国重视中国的一种体现——然而却只是重视属于主流的中国的那些,而非重视海外的华裔。这个问题,以后我还会再分析的。

的确,如果学生在国内成绩不错年龄又已经不小了,让他们在国内完成一定的学业再选择是否出国进修也可以呀。免得辛辛苦苦地适应这边的环境,克服语言障碍,还要在还未扎根的地方竞争。尤其是中学时间,竞争在无形中激烈起来,时间也太过紧急,华人新移民孩子在中学时间到北美,从适应做起还要竞争top(尖端)的那些资源,实在压力浩大。

这些是我的一些见怪不怪的感想,承蒙赏阅,愿大家没有那些不大不小的烦恼和星星点点遗憾。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Pin on Pinterest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