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沧桑,不尽所怀——观牛顿中文学校春晚有感

赵锺英,波士顿双语网专栏作家

2018狗年春节前后,全是接二连三的春节晚会,为了应景,使酷寒的冬天走得快一点,我总是和朋友们欣然就道,尽量去凑热闹,十分开心。只有对牛顿中文学校今年在John Hancock的庆祝晚会以后,我的感觉特别深厚。






台上台下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超过59岁,而且多半的人都不认得我。很少有人知道这所中文学校是五家中国人59年以前创始的吧?我相信我是1100在场观众中唯一无二的牛顿中文学校59年以前的初创人,坐在第二排,感触良深。

我想起当年我们初创时候经过的许多艰辛历程⋯⋯只有另外一位初创人,阮郇标医生今年96岁仍旧住在牛顿,时光不饶人,我们两家的老伴和其他三家初创的朋友都走了。

当年在Meadow Brook Junior High学校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只有大概30个学生。一大半是我们自己的小孩。现在至少有2000多个学生了吧?而且我相信周围所有临城的中文学校都是从牛顿分出来的,是不是?

1959年,住在郊外的中国人家本来就不太多,唐人街的广东学校办得轰轰烈烈,红红火火。说国语的是鳯毛鳞角,更不要说是国语学校了。讲一下当年初创牛顿中文学校的五家中国朋友吧!三家住在牛顿,两家住在Winchester。

可以欣慰的是,麻州的好山,好水,好人缘。五分之四的子子孙孙多半都仍旧蔓延在东海岸。夏威夷华侨的一位Francis 和 Karen Tom。中文名字叫谭范西回到夏威夷,夫妇也过去了,很多年前我知道他们有个儿子在唐人街YMCA做事,有个女?推着轮椅陪老人家看电影。牛顿的另外两家:何惠堂和邹德范夫妇都活到90几岁,最近一两年才过去,但他们留下四个女儿和一个?子,三个女儿现在都在波士顿做女医生,一个在演艺界住在好莱坞,儿子是中学的老师。

阮邭标太太陈诒也是医生,前几年过世了,阮医生96岁仍然健在,住在牛顿,但不常常出来。每一两个月我们办喜龄会的老人活动,他会来参加。儿子在加州是整容医生。一个女儿在Colorado,一个女儿住在Belmont。以前我们住在Winchester的邻居向斯达,王复生夫妇跟我们一样有五个小孩:大女儿向文仁前几年从加州搬回东部,二女儿向文义医生一直住在Brookline,大儿子向文礼住在Winchester,二儿子向文智和小儿子向文信住在加州。

至于我们家李瑞骏、赵锺英1984年从Winchester搬到West Medford,大儿子李建平医生住在Longmeadow,二儿子李夏平在麻州Wilmington,大女儿李和敏住在北卡Wilmington,小儿子李波平住在Lexington,小女儿李和慧跟老妈住在同一个城市。

五家的共同点:四家都有医生,四家至少有两个到五个甚至八个哈佛学位。中文不一定个个最尖端,但是对所住的社区都有非常重大,而且是打进主流社会的显著贡献。




狗年初二晚上,波士顿地区下了一场雪,初三早上雪后放晴,家中的各种花卉也应节开放了,拍下来和大家分享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