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专栏

翁钟贵:《山水行》前言

【编者注:翁钟贵曾经担任武汉12中化学老师数十年,在全国化学教育界颇有名气,桃李满天下。退休之后,翁钟贵老师和夫人罗滋渝游览了国内外众多的风景名胜,并做了详细的文字和摄影记录。两人合著的《山水行》于2016年完成,收录了他们到中国各省市以及国外旅游的游记。】

作者:翁钟贵

行万里路,勝读十年书,人见稀奇事,必然寿命长。这是中华民族的先祖留下的共识真理。我出生和成长在农村的小集镇上,所以从小常听到这些哲理,在成长的过程中,慢慢地有所感悟。因为行万里路的所见所闻,是书本上、课堂内很难涉及到的,特别是山水形成的各具特色的自然美景,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民俗民风民情,生活习惯,穿着打扮,差异甚远,只有身临其境,亲眼所见,亲身体验,才能心领神会,必然诱发兴奋感,激发生理和心理的活力,使心理年龄小于生理年龄,也就必然小于实际年龄,这就是常说的延年益寿。

Continue reading

華美銀行CEO吳建民撰文談不確定時代下的中美發展機遇

【波士頓雙語網洛杉磯訊】新年已至。隨著美國新一屆政府的正式接任,中美經濟關係也呈現出一番新格局。近日,華美銀行董事長兼首席執行長吳建民(Dominic Ng)撰文表示,美國企業需要為中國經濟的未來波動做足準備,積極地與深諳中美市場的專家、顧問緊密合作,在充滿變數和不確定性的中國經濟預期中尋求機遇,包括如何在中國高品質經濟增長的環境下提升競爭力,充分利用中國政府可能推行的新舉措等。

華美銀行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吳建民強調,用專業知識應對新環境。
Continue reading

降边嘉措:深切怀念王尧先生

【编者按:著名藏学家王尧教授于2015年12月17日去世,享年87岁。本文作者降边嘉措是藏族作家,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巴塘人,专门撰写此文纪念王尧教授去世一周年。降边嘉措1960年正式开始创作生涯,经过20年的反复修改,于1980年发表了中文长篇小说《格桑梅朵》,2年后又将其译写成藏文。后来从事格萨尔王传和藏文化研究。曾任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副会长,全国《格萨尔》工作小组组长等职。降边嘉措的代表作《格桑梅朵》是一部现实主义小说。降边嘉措还为班禅和达赖当过汉语翻译,为周恩来、胡耀邦等国家领导人担任过藏语翻译。】

时光飞逝,岁月无情。王尧先生离开我们已经一年了,但是,王尧先生的音容笑貌,举止谈吐,连他那不算明亮却充满智慧和机敏的目光,他那特有的手势,依然时时浮现在我眼前,恍如昨日,挥之不去。从我认识王尧先生,到他不幸逝世,整整60年,是一个甲子。我们一起经历了太多的事,多少往事,涌上心头,感慨万千,千言万语,万语千言,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关于王尧先生的学术成就,他的同事和学生,多有论述,讲得都很好,我就不再赘言。仅就记忆所及,回顾我与王尧先生的一些交往过程,以表达我对王尧先生深深的怀念之情。

Continue reading

潇洒各处游之来自重庆的芭蕾舞王子赵俊雄

赵锺英,波士顿双语网专栏作家

昨晚(2016年12月3日),我邀请了十个朋友去看赵俊雄小帅哥跳《胡桃夹子》的王子芭蕾舞,因为是他第一次做主跳,好几个朋友早说要去的,为了出城,只有下次再买票去欣赏了。上星期五已经看了记者招待会的初演《胡桃夹子》也已经写完报告,极端欣赏女主角MISA的演技以及新客座音乐导演BeatriceJona Affront 的音乐伴奏,但因为不是我们“重庆王子”赵俊雄主演男主角王子,就一直在期待昨天晚上的特殊演出。
2016_junxiong_zhao_ballot1
上图:赵俊雄在演出中。
Continue reading

感恩华科一年四季的校园美景

2008_HUST_Hope_School

玉兰花开,冰肌玉骨,宠辱不惊之间的泰然自若值得在老图书馆前的每一次驻足。

春日阳光普照下的图书馆平添了一份圣洁与光荣。从此立誓“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

斑驳的阳光,摇晃的树影下的世界文化名人园不仅镌刻着着伟人的思想,大家的情怀,更滋养着华中大人,积淀着华中大岁月。

绿枝抽新芽,迸发的是生命的活力,石阶隐深山,绵延的是华中大学子无限的希望与未来。

一亭一池花、一人一抹影,一幅清淡逸远的画卷在夏日中的醉晚亭徐徐铺开。

风生绿叶聚,波动紫茎开。远望这片湖,青春泛成海。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是青年园中接天莲叶的傲骨,也是华中大人坚贞不屈的秉性。

汗水滋润的赛道见证奋进的力量,骄阳下的青春深深烙在每个华中大人的回忆中。

整饬的街道向远方延伸,任春去秋来,时光流转,每条街道都留下了代代华中大人的脚步。

不论春夏秋冬,亦不论阴晴雨雪,屹立不倒的是爱因斯坦雕像,永不停止的是思考的脚步。

四年如一日,走上“绝望坡”,与岁月擦肩而过,与希望迎面相逢。

落霞孤影共绘一卷,秋水长天自成一派,异于夏天的喧嚣,秋日的东九湖静谧而悠远。

异于夏天的喧嚣,秋季的东九湖,有学习的沉静,思维的深度。

四家高校汇聚成今天的华中大,纪念碑铭记住历史,更延续着精神。

“忽然一夜发清香,散作乾坤万里春”是冬日清晨寒梅齐放的惊艳,也是冬日暖阳下岁月氤氲中的惊喜。

雪后初霁,红梅独放,傲骨铮铮。即使冰霜包裹,心也熊熊。

这些年,花开无言,花落无音。初春里喜鹊的清唱,夏至时雨滴的交响,金秋树叶枯黄的沉吟,还有那大雪纷飞时万物俱寂的宁静。华科的四季不断重复上演,暖心千里,牵动我心。

一位华人民主党党员大选之后的反思

给川普一个机会吧,好让他有机会来实现他们的政治抱负,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这次大选,在无数次惊心动魄之后,已经遍体鳞伤的川普带着共和党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不仅拿下了总统宝座,还控制了国会参众两院,没有比这个更好的结果了,尤其是选前几乎都不看好他,就连他本党的成员和领袖们,多避而远之,主流媒体几乎都有反川情节,所以他的胜利来之不易。
2016_trump_vs_clinton
Continue reading

吴穗琼:川普的胜利,华人的胜利

作者:吴穗琼

刚结束的堪比狗血剧的2016美国大选,终于在亿众期望中,尘埃落定。
2016_trump_vs_clinton

开始没被看好的“非体制内”的外来和尚

一个被主流传统媒体集体抹黑的

一个没有庞大选举基金的

还带点粗鲁的川普

胜出!

这两个月,估计大量的邮件门,拉票门,早已通过微信,冲刷着远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国。这些天,关心政治的人,常能看到这句话:吃瓜的很忙,看完韩剧,看美剧,这都特么比连续剧还狗血的剧情。

狗血的剧情,看官自已去补课吧,绝对精彩,精彩非凡,比纸牌屋的编剧绞尽脑汁编出来的,还要一波三折,出人意料。

扶风今天想写的,是华人,美国华人。

不是标题党哟,川普的胜利,华人的胜利。不要理解成川普是华人选出来的,那就陷我于不义了。嘻嘻,占全美总人口5%的亚裔,有效投票4%。

虽然,我们在川普当选的投票中,仅占了4个百分点。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华人,在这个历史的转折点中,站起来了。

记得自2013年起,我便在美国几所大学及多地华人社区中,推广“我是主流”理论。我以“这是一片移民的土地。历史是以千年计算的,华人只比欧洲人晚来一百多年,在历史的视角下,可以忽略不计”,强势提出“我是主流”观点,冲击华人主观上一直的“进入主流”思维定势。

三天前刚结束的我在哈佛大学及波士顿中华公所的讲演中,依然是围绕着“我是主流”“建造北美大地的中华乐土”来展开。

今天川普的胜利,给我为美国华人(当然也可以是澳州华人)提出的“我是主流”论点,备注了坚实的论据。

一波一波抗争的浪潮,自2013年10月掀开序幕。
觉醒

从抗议著名ABC电台辱华主持人节目中公开播出“杀光中国人”开始,紧接着2014年1月份的SCA5法案(公立学校招生按族裔比例而非按成绩),国华人开始了为孩子、为自己、为未来的对主流世界说不的行动。

一次一次的小有成绩,让华人看到了团结的力量。借助微信群的沟通,为提高亚裔录取支持状告哈佛的SFFA(公平入学联盟)联合发声,为走火误杀黑人的纽约梁警官案件定性事件的220全美华人大游行,再到今年AB1726提案(就业、医疗等的亚裔细分),等等。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团结就是力量,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原来可以对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说不,原来可以对别人给予的不友好条例不接受。华人,从乖乖的不说少说,从一门心思想着“进入主流”,开始了我要发声,我要参与,我要为我的利益奋斗的行动。

什么是主流,不但是吃香的喝辣的,更是一种对公共资源的支配权。总想着进入主流,便只能是在别人的利益下,尝点剩余。

我是主流,不是要压过别人,更不是唯我独大除了保障自己应得的利益,不受别人的压榨外,更是堂堂正正做一个无需与别人一样的自己的坦然。

这一百多年来,华人在美国,修铁路,开餐馆,当码工。我们的孩子,努力刻苦,学业优秀。我们自己,遵纪守法,不偷不抢。

这次2016美国总统选举,开始时大多数华人也被主流媒体写的川普的粗鲁与不尊重女性所引导,并不喜欢这位商界大佬。可,随着希拉里推崇的各种平权,明显为讨好拉丁裔而欺压作为良好公民的亚裔空间,以及不能被东方伦理接纳的厕所男女共用等,严重伤害到华人的切身利益。特别是硅谷一位女孩子在厕所里被一位自称“自己那一刻认为自己是“女”性”的黑人,在厕格底下伸出手机偷拍后,群情激昂。

微信上各种声讨民主党假福利,实拉选票的文章,各种希拉里邮件门的发酵,各地的挺川群,纷起而动。

亚裔不再是哑裔了

华人,不再是可以被忽略的一群了。

各种街头拉票,中英有利川普文章的及时互译,外州电话拉票都是常规。更首次用飞机拉横幅,地面大巴拉人,天空多架飞机支持摇摆州。罕见的美国十几个人口大城市上的天空,华人飞行队的挺川标语在飘扬。投票的关键时刻,也就是昨天了,多台大巴不但拉上华人,更鼓励引导其他族裔的朋友,一起投下支持川普的一票。

今天凌晨一点,当红色的270票(过半票数)出现在川普的名字下面时,华人欢呼了。终于,我们看到了以弱胜强。终于,我们积极地深度地参与了、使用了我们,作为外来的,也是本土的公民的权力。我们,看到了的,我们的力量。

文章写到这里,也就为华人得瑟了一把,没什么出彩的。美国的总统,也不是你华人选出来的。

看官,错错错

您大错特错了

扶风写给你的,并不是2016美国总统大选的热闹。

而是,美国华人进入主流的意识的觉醒。

噢,不对,不是进入主流,应该是“我是主流”意识的苏醒!是我也可以成为主流,参与社会资源分配的意志的确立。

扶风还想说的是,经历过这一系列的运动洗礼,我们华人优秀子弟里,很快,就会有不甘于选个市长、当个州议员的角儿。

嘻嘻,下一界,您能出现吗?

不行,那就第二个四年?

我们期待看到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美国人,

宣布竞选美国总统。

为打造北美大地的

中华乐土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