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之声评论:政治博弈导致的美国政府关门代价昂贵

【央广网北京10月1日消息】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美国国会未就预算妥协,联邦政府17年后再次暂时关门。

当地时间1号凌晨0点,也就是北京时间今天12点。美国联邦政府迎来了新一届财年,因为无法得到国会的拨款,美国联邦政府不得不暂时关门。在此之前,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在预算问题上几经博弈,最终都没有达成妥协。美国政府关门,简单地理解就是美国政府没钱了。预算拨款的权力掌握在美国国会手中,国会不通过预算案,就意味着政府不能花钱,很多需要花钱的工程无法继续,员工的工资也将难以支付。不过政府关门在美国到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从1977年到1996年19年间,联邦政府曾关门17次,几乎平均每年关门一次,最短1天,最长21天。其中1995年至1996年,克林顿政府执政时期,曾两次关门,导致数十万政府雇员被遣散回家“待业”。今天美国政府关门是时隔17年政府再次停摆。表面上看,这次把美国政府逼到关门窘境的是民主共和两党的博弈,医改法案是奥巴马第一任期内的主要政绩,共和党当然不愿为对手的功绩掏腰包,因此是否为此拨款成为两党博弈的焦点,由于博弈不断升级,最终没有就预算达成一致,政府只能暂时关门。那么,我们该怎么深入理解美国政府关门?背后有没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政府暂时关门会造成哪些影响,对于美国经济整体影响大不大?我很想听听专家的解读。
2013_Obama_Boehner
上图:奥巴马和众议院共和党领袖贝勒(John Boehner)2012年合影,美联社。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所助理研究员魏亮表示,首先美国政府关门是涉及到它没有办法进行对下一年度的预算进行动用,这里面就涉及到关于举债上线的问题,就意味着简单的说国会认为政府花钱无度,所以给它一个硬指标,你不能花超,花超就不好说了,现在就是意味着,国会认为政府胡作非为,所以说预算就不能够再批准你了,所以也就不能花钱。那么在这样一个状况之下也就意味着政府可能没有钱来花或者手上的现金就相对来说要少,手上的现金少,就必须要用到刀刃上,必须要开的部门上,比如说像国家公园、一些纪念碑,纪念设施、博物馆这些可以说是不关心到国计民生的这些事情就可以先关掉,包括其他的也能适当的、有序的让一些员工也就相当于休无薪价,降低政府的行政成本,那么能够使得政府必须运行下,这个就是大概政府关门的一个大概的解释吧。

魏亮认为,首先它有一个根源,实际上美国财政没有钱这是一个根源,也就意味着说不是说因为医改法或者其他的某种法案需要支出,所以说大家斗的不得了,这个钱就花不了,从根本来说是总的财政的盘子出现了问题。也就是我们回顾过去几年美国一直就它的财政整顿问题,在进行反复,两党之间在进行斗争,那么为什么要进行这种斗争?这是金融危机对美国经济产生的最深刻的影响所引起的,那么在这样一个状况之下,使得美国政府未来10年能动用的财政资源是越来越少,那么如果说盘子少,蛋糕小了,那么切蛋糕起来就异常要小,这种摩擦就越来越到。那么在这样一个状况之下比如说现在的医改法遇到了新的问题,那么可能下一轮就变成共和党的某种体现了,因此就是因为它的总体的盘子小,相对政府腾挪的空间小了,和国会之间了摩擦越来越大了,所以就使得政府关门的问题在持续。




魏亮说这个事件一定会和解的,就是说不可能任何一个,无论他是共和党也好,还是民主党也好,不可能希望联邦政府瘫痪下去,所以说这样一种达不成协议是暂时的,当然反过来说让某一派一味的去做妥协,也可能不现实。那么在这样的状况下有两条路可走,第一个在已经开始削减行政人员工作时间的时候,关闭了一些可有可无的设施的时候,两党要展开一个紧急磋商,如果说要能达成一个妥协,他正式的拨款法,就能够生效,新一财年的预算就生效了,政府关门的问题就解决了。第二个是两党实在是无法达成,就像刚才我说的一样蛋糕太小,大家没法分了,在这样一个状况之下为了让政府不至于耽误美国发展的前景,很可能也会通过一些类似于临时拨款法,比如说授权政府能够继续运作到明年1月份,在1月份之前给它留出一个时间段来商讨,这种切蛋糕的问题,大概这么两种方法吧。

魏亮认为,美国的政府出现财政方面的混沌或者说这种危机也好,实际上是已经符合下架的预期,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它在未来十年财政盘子或者财政蛋糕越做越小,那么在这样的状态之下摩擦是不可避免的,或者应该是说是更加频繁的,如果说大家预料到了是更加频繁的,那么每当政府出现困难的时候,财政出现困难的时候,它所产生的这样一种波动性就小,一旦一个事情在金融市场上变得可预期了,那么他对金融市场价格的波动影响力就小。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就是虽然大家预测到了美国政府时常会出现可能面临专门的这种状况,或者说钱倒腾不开的这样一种状况,以为着实际上美国政府引导经济持续的走复苏之路的信心会收到打击,我们现在虽然看到了美国政府创出了一系列的概念,比如说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同时可能在美国发生,那么美国再工业化出现了新的进展,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高科技产品股价升的很快,那么这是美国政府的攻击,但是这个是一(国情主义),长时间是要美国政府投入财力包括它的这样一种政策引导,使得经济持续的发展,那么如果美国政府总出毛病的话,那么这种持续发展的信心就会受到打击,那么对美国经济长远的发展,或者说中长期的这种增长是有负面影响的。

魏亮认为,首先当时的下调是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那么在当时的状况之下,是在危机之后所有的国家它的政府的薪偿能力都受到了打击,那么包括金融危机的发源地美国。那么在这样一个状况之下,当金融市场上又很长时间没有遇到危机同时出现的政府财政困境的时候,对这种事件恐慌的影响度就相对来说要大一些。同时当时在危机中的美国它吸收这种影响的能力也相对弱一些,因此在当时处于某种考虑,对美国股权债务的评级调价他是有这样一个原因的,那么现在美国经济应该说已经走上了一个复苏的轨道,他的趋势是好的,那么在好的趋势之下,很显然这种可预期的财政上的困境并不会直接影响到对它组成债务问题。但是对它的短期国债收益率还是有增长的。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