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友、同学缅怀何奋金、林左军

【波士顿双语网综合报道】在5月17日宾州发生的铁路事故中,何奋金和林左军在外出摄影写生时不幸遇难。噩耗传来,他们的亲友、同学和华人社区感动非常震惊,大家也纷纷在纪念网页上留言,为他们送行。
2014_Fenjin_He_Joe_Lin

毕业于华南农业大学,广东籍的何奋金30年前到美国犹他州的杨百翰大学(BYU)大学留学,之后到费城创办大田豆品公司,并积极投入社区活动。

林左军是北京人,身材魁梧,曾经就读于北大。和何奋金一样,林左军也拥有博士学位。

“一个热爱家庭,热爱生活的好丈夫,好父亲;一个乐于助人,慷慨正直的好朋友;一个满怀激情,善于捕捉大自然美好的摄影爱好者,如同天空中的流星一样陨落,短暂的生命给世人留下一段无法忘怀的美丽回忆,”朋友们这样评价林左军和何奋金。

摄影是何奋金先生最大的业余爱好之一,而林左军则是他的亲密拍档,往往结伴外拍,以他们坚韧不拔的毅力为我们留下了许多精彩镜头。

在这场万分不幸的事故中,两位好友一同在做共同喜爱的事情中步入天堂。下面是两人的部分摄影作品。


两位摄影师的纪念网页:517memorial.org,其中有捐款的信息。请大家考虑为遇难者的家属捐款。

何奋金、林左军的追悼会将于5月25日下午2-4点举行,地点是: Valley Forge Park。朋友们如果有两人的照片,请发送到:517memorial@gmail.com。


华南农业大学79果班同学怀念奋金

金仔:记得快毕业的时候,我们一起到南海,住你家。家的附近是西樵山,有瀑布,飞流水急,人迹罕至,夕阳夏风;家门前是稻田,早稻好像还未收,水网很多,可行船,是乡村田园风光,记得照过相的,但是找不到。去年在北京的时候,你说大多变化了,难见过去的景象。物非人非,魂归故里,你还是找的着的,每年回家路过,好让我离你更近一些,就是无法自控的想啊。原计划今年再次赴美,与你相聚,如行,还是到你安息之地,好好说说话。三十多年,又是夏天,我记不得的那些事,你再入梦里跟我叨叨。我家每周二都有学佛活动,信徒们说,你前行的路,是光亮的,看得清,他们为你祈祷。兄弟,来生还是兄弟,还是同学,不能忘了。我一时安心不下,却要你好好安息。伟忠又及。——陈伟忠,华南农大同学

怀念好友奋金

近年来,许多好友、邻居相继辞世,颇有“故人陆续凋零,好似风中落叶”之感。但绝对没有想到的是当年我们一起从国内到美国杨百翰大学求学的九人中奋金竟也离我们而去了!

我与奋金相识于1983年10月:我们在广州外语学院出国人员培训部同班学习英语。因为我俩同年同月出生,且有许多共同点,我俩很快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次年六月,我们又一同接到通知申请美国杨百翰大学。九月,我们又一起到了美国杨百翰大学,成了同宿舍楼的同学。由于我俩性情、爱好相似,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好兄弟。

毕业后,由于工作缘故,原来的九位老同学分散于世界各地。但三十年来,我和奋金从未失去过联系。今噩耗传来,犹如晴天霹雷。想起宋江的七绝一首,借来表达我对奋金的怀念:山岭崎岖水渺茫, 横空雁阵两三行。 忽然失却双飞伴, 月冷风清也断肠。

奋金在BYU留过学。他知道,我们在尘世的生活不过是无限人生中的一小段。我们都知道,家人和好友还会有机会在天国中团圆!请申飞和侄女们节哀顺变!——乐桃文,杨百翰大学同学

寻找你们的足迹:献给西去的二位朋友

夜,不能眠!凌晨之后,今天就变成了昨天。。。

左军和大田,我的二位摄影好友。昨日清晨7:30不幸意外离去。消息传来,胜过晴天霹雳。为了探寻他们遇难的缘由,找到他们出事的地点,昔日的4个哥们,大李,Ping,H,还有我,一起穿梭于Valley Forge Park. 看着park里祥和的气氛,春日夕阳下美丽的风景,实在感受不到10个小时前,公园旁边的铁轨上,发生过一起人间惨剧。沿着我们找寻的路径,一路拍下这些照片,让我们感到和他们很近很近,同时寄托我们的哀思!

左军是喜欢早起的鸟儿,大田就是他锻炼摄影的伴儿。每天醒来打开微信,第一眼看到的moment总是左军当日清晨的美照。这张照片是那么的特别,因为这是左军发出的最后一张照片,十多分钟后,他和大田就一起遇难了。留下它,留在我的博客里,让我永远记住他们。

Valley Forge Park,曾被二位兄弟戏称为自家后院。因为他们在这里锻炼,在这里创作。留下了很多大作和美丽的时刻。因为左军喜欢拍晨雾,我们都戏称他为雾大师。这是我们在寻找他们出事地点时候穿过的一片树林。也许他们的英灵就在Valley Forge的美景中徜徉。——Levans

初识小林

那是九二年的夏天。我和莫宇住在小南门边的青年教师宿舍。十几米见方,上下铺对开。两人已住了一年,庆幸上铺没人。却听说要塞进来一个复旦来的。

我和莫宇结成攻守同盟,打定主意将新来者拒之门外。策略是找个借口,让他暂时搬不进来。等烦了,他会自己跟校务要求另行安排。

那天敲门进来一个壮实,憨厚的小伙子,自我介绍叫林左军,北京人。笑嘻嘻的,很礼貌客气。我们也跟着礼貌客气。莫宇很委婉的说:毛贻斌正在念英语考托,最后冲刺阶段。你能不能等他考完再搬进来?这哥们还挺知趣:没问题,我住家里,你什么时候方便我什么时候进来。

他还真等到考托结束,高高兴兴地搬进来住了。我和莫宇一致认为,这哥们还不错,也就没再为难。不久,莫宇离职去公司干了。留下我和小林。他比我小两岁。

没想到,从那时起,我们成了二十多年形影相随的朋友。——Yibin Mao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