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美实习车祸遇难 父母找学校讨说法

(来源:南方都市报记者 杨希越)

  在美国最好不要雨天踩单车,也尽量减少户外活动。因为美国人开车的速度一向很快,下雨天很容易出事故。——陈小岚日志
2014_Chen_Xiaolan_Parents



  陈小岚在23岁生日前两天死了。

  一场雨天的车祸,将她最后的呼吸留在了回国前一天的北美异乡— 俄亥俄州北部的桑达斯基市。

  因为没有出嫁,她的骨灰回国后被存放在邻县的一家尼姑庵里。按照广东湛江麻章的传统,村里人不能接受她的骨灰回乡。

  陈小岚就读的广东金融学院拒绝对她的死负责,虽然她是通过学校参加了那个赴美带薪实习的项目。

  雨天车祸

  “我没有看到她。”62岁的凯尔卡流着泪说,“那个女孩,我希望她没事。”

  2013年9月15日19点40分,一名邮递员看到凯尔卡开着一辆福特汽车在十字路口左转时撞上了一辆摩托车。“那个女孩被撞飞了大约60英尺(约18.2米),我非常确定她头部受了重伤,她等不及救援人员赶到了。”

  这起事故被认定为与下雨及可视度低有关。次日,桑达斯基市一份当地报纸刊登了一则题为《一摩托车乘客在车祸中身亡》的新闻。死者陈小岚,22岁,中国籍访客。

  直升飞机随后赶到,将陈小岚送往医院抢救。9月16日,陈小岚因“钝力伤致躯干与头部”而宣告死亡。

  按照计划,9月16日是陈小岚及其37名同学一起回国的日子,她们都是广东金融学院的学生,通过学校参加了为期3个月的赴美带薪实习项目。其余37名同学按照计划登机回国,陈小岚则在医院的冷库里躺了10天,直至家人赶到,带她回国。

  冒险之旅

  在陈小岚的网络日志里,她称这次赴美带薪实习是冒险之旅:“2013年6月13日,对于我的人生来说注定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零时四十五分,在香港国际机场乘搭大韩航空。第一次来香港、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实现梦想前往梦一般的国家。我的心情无比激动,对眼前的一切无比新奇。”

  飞机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降落,随后大巴车将一行38名学生带到伊利湖畔的桑达斯基市。在那里,陈小岚被分配至一家名为K alahari的酒店式公寓做服务生。

  “反复重复的工作让我们觉得很无聊,但是铺床、洗厕所、打扫厨房的工作虽然辛苦劳累,我们依然坚强地坚持着。”在一篇日志中,陈小岚还提到了自己遇到的一个风波,因为同组员工在上班期间饮酒而受到警告。

  “我没有喝酒,但我有责任阻止他们喝酒,并把这件事告诉领队,但我没有。因为大家都是中国人,因为是认识的,一起工作了几天就当做是很好的朋友,当他们犯了错误的时候选择了沉默。其实沉默就是包庇,在法治严明的国家是不被允许的。”

  这件事情之后,陈小岚在日志里说自己工作得更加努力认真,“以免被企业解雇”。她提到自己交了几个好朋友,也遇到了一些热心帮助自己的人。

  在日志的最后,她写下:“在美国最好不要雨天踩单车,也尽量减少户外活动。因为美国人开车的速度一向很快,下雨天很容易出事故。”

  在美国的最后一晚,她乘坐了一位朋友父亲开的摩托车,真的出了事故。

  带薪实习

  陈小岚的母亲原本在家为女儿23岁的生日做准备,兼给女儿回国洗尘。生于1990年9月18日的陈小岚,是家中长女。用表姐的话说,她是一个村的骄傲。

  因为勤奋且努力,陈小岚成绩不错。两个弟弟先后辍学打工,给她挣学费。在得知女儿要去美国之时,一家人兴高采烈,觉得小岚为祖上增了光。

  陈小岚参加的这个名为“中外服·美邦国际暑期赴美带薪实习广东金融学院项目”是由广东金融学院与中国对外友好合作服务公司(下文简称“中外服”)共同推广的。所有参与同学都是通过学校得知这个项目并报名参加。参加者需缴纳3.8万元的项目费,但学校老师承诺该笔钱会在打工期间挣回来。

  “中外服”替每一名学生在美国购买了医疗与意外伤害保险,该保险中并不涉及死亡赔偿,而只承担抢救及骨灰运输的费用。除此之外,陈小岚没有购买其他保险。

  “这个项目我们实行了有四年,算是比较成熟的项目。学生是成年人,自愿参加,出事是在美国。所以我们很明确地说学校没有责任,我们只是提供一个平台。”广东金融学院的学生处陆处长说。

  生命代价

  广东广悦鸿鼎的律师朱瑞军表示,只要是通过学校参加的项目,学校就一定负有责任,只是多少的问题罢了。

  陈小岚去世后,陈家人没有拿到一分钱的赔偿。“学校说不是他们的责任,中外服说不是他们的责任,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肇事者身上。”父亲陈学景说。昨天上午,他带着女儿的遗像爬上了广东金融学院的教学楼,一度打算从12楼跳下来。

  肇事者凯尔卡家境贫寒,肇事车辆有10万美金的投保额。如果官司顺利的话,陈小岚的家人能够拿到其中的三分之二作为赔偿,另外三分之一付给律师。

  “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半年了都没有一个说法,学校坚决不负责,中外服联系不上。”陈学景把手机背景屏幕换成了女儿的头像,他说自己难过的时候就看看屏幕,这样会好一点。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