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變77週年日本國家走向引憂

【中新社2014年7月7日電】今日,是震驚中外的“七七事變”77週年紀念日。

77年前的今天,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77年後,這一昔日帝國瘋狂右轉。就在“七七事變”紀念日前夕,安倍內閣更是急不可耐地通過了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決議案,為日本未來能夠公開使用武力、海外用兵打開大門,地區安全亮起紅燈。
20140707-Lugouqiao
上圖:一位在盧溝橋為抗戰烈士獻花的女士。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為防止歷史悲劇重演,中國近期集中公佈大量反映日本侵略歷史的資料,如山鐵證還原血淚史實,敲響和平年代的歷史警鐘。

不安的紀念日:日本瘋狂向右急轉

和往年一樣,在7月7日這個特殊的日子,中國多地將舉行紀念活動。

和往年不一樣的是,在這個77週年紀念日前夕,中國乃至世界都感到了不安。這種不安,源於“七七事變”的製造者——日本近期以來的瘋狂右轉。

繼悍然參拜靖國神社、拋出“侵略未定論”、對有關慰安婦問題的“河野談話”進行所謂背景調查等之後,今年7月1日,安倍內閣更是急不可耐地通過了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決議案。

“這為日本未來能夠公開使用武力、海外用兵打開了大門。”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國際戰略研究部副主任蘇曉暉日前撰文指出,在錯誤路線上繼續走下去,日本難免有一天會打著“正義”的旗號,再次放出戰爭惡魔。地區安全已經亮起了紅燈。

然而,對於這位“進擊”的首相來説,其實這只是他野心企圖的一小步。除在歷史問題上大開倒車,二次執政的安倍還大肆渲染所謂“周邊威脅”,試圖謀求修改和平憲法,擴充軍備,以期擺脫戰後體制。

一邊塗抹歷史,一邊厲兵秣馬,卻還要把自己打扮成“受害者”,時不時渲染包括中國在內的“周邊威脅”——這就是今日之安倍,正在推動日本向否定侵略歷史、架空和平憲法、回歸“強兵”的道路上疾走。

安倍不顧民意、一意孤行的種種做法,也引起了日本民眾的抗議。共同社7月1日、2日的民調顯示,安倍內閣的不支援率比上個月頓然提升了7個多百分點,在其二次執政以來首次超過四成;而力挺安倍政策的《讀賣新聞》7月2日、3日的民調亦顯示,不支援率較一個月前增加了9個百分點,達到四成。日本媒體指稱,安倍內閣已現“脫離民眾之兆”。

“日本不願面對歷史的行為,反映出日本對和平與穩定的輕視,讓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國家感到不安。”蘇曉暉説。

侵華日軍自證其罪:並非延續仇恨

為“回擊日本右翼勢力否認日本侵華種種惡行、暴行、罪行的謊言,揭露日本侵華期間的反人道、反人類、反文明的暴行”,7月3日起,中央檔案館從館藏檔案中選出經最高人民法院審判的45名日本戰犯的親筆供詞及中文譯文,每天一份,陸續在國家檔案局網站向社會公佈。

“目的在於牢記歷史、以史為鑒、珍視和平。我們強調牢記歷史,並不是要延續仇恨,而是要以史為鑒,面向未來,防止避免歷史悲劇的重演。”中央檔案館副館長李明華在3日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強調。

首個被公佈筆供檔案的戰犯是鈴木啟久。根據筆供,他曾引誘約60名的中國婦女和北韓婦女任慰安婦,至少殺害5470名中國人民。

據介紹,此前中央檔案館印刷出版過日軍侵華戰犯筆供,也向國內外相關組織、人士提供過筆供的部分內容,但在互聯網上進行全文公佈,尚屬首次。

“眼下,日本瘋狂右轉,嚴重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的同時,更是荼毒地區安全,因此,我們有必要公佈這些資料。公佈得越早,日本篡改歷史、推卸戰爭責任的可能性就越小。”中國民間對日索賠聯合會會長童增談道。

在童增看來,中國也是在盡國際義務,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和深遠意義,“日本正邁向軍國主義,可能對世界帶來新的災難,中國此次公佈其戰犯筆供,旨在讓其警醒,懸崖勒馬。”

此外,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吉林省檔案館等機構近日也公佈了一批日軍侵華資料。其中,吉林省檔案館公佈的郵政檢閱檔案最新研究成果,被解讀為“侵華日軍‘第一手資料’自揭罪行”,分析稱,這是對日本右翼否認當年侵略史實的“奇談怪論”的有力駁斥。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只有深刻理解戰爭的血腥和恐怖,才能以史為鑒、珍惜和平。”蘇曉暉指出,鐵證如山,日本只有一個選擇:改正錯誤,回頭是岸。

中國罕見高規格紀念 日本國家走向引憂

根據中國官方此前發佈的消息,今日上午,黨和國家領導人將到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同首都各界代表一起,隆重紀念全民族抗戰爆發七十七週年。

“在中國人民全民族抗戰爆發‘逢五’和‘逢十’的年份,紀念活動會比較大。而在普通年份,也會有高規格的官員出席,但國家領導人出席的時候非常少。”上海師大教授、抗日戰爭史專家蘇智良接受媒體採訪時這樣説。

在蘇智良看來,其中最為重要的原因,則是日本正在改變的國家走向,“亞洲歷史已經走到了重要關口。在這個時候,我們重溫歷史,有現實的意義,令中國老百姓提高警惕,同時告誡國際社會,比如美國,不要拿起別人的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這不是危言聳聽。以“七七事變”為標誌,日本開啟了全面侵華的歷史。作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重要組成部分,8年浴血奮戰,中國抗擊和牽制了日本三分之二以上的陸軍總兵力,但同時付出了“軍民傷亡3500多萬人”的慘痛代價。

明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但令人憂慮的是,作為當年法西斯軸心國的日本,正在走向危險境地。南韓《中央日報》日前撰文分析稱,安倍正在效倣希特勒,其領導下的日本下一步將會有何動向,有待觀察。

為此,中國抗日戰爭學會副會長、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朱成山提出三點建議,一是發起對日本侵犯人權的國際申訴,二是切實籌備和辦好國家公祭來固化歷史,三是建立反映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內容的專門博物(紀念)館。

童增則認為,除了這些官方舉措,還應該注重發動民間的力量,尤其海外力量,“讓這些受害者站出來,共同揭露日本當年犯下的滔天罪行,形成海內外配合之勢。”

“此外,應該進一步加大民間對日索賠力度。”在童增看來,民間對日索賠非常具有説服力,是反制日本的一個很有效也很有意義的手段。(記者 馬學玲)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