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获得了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作者:寒山、玉麒麟

寒山:

庆祝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后,逐渐有朋友来电话,或者微信,告诉其家人得到了抗日70周年纪念章。想了一下,家里的近亲好友,包括父亲,从三十年代就参加革命的人有一大群(记得父亲说过,当年的爱国知识青年,三十年代四十年代初,跟国民党的比较多,之后大多都跟了共产党,这也说明当时的人心所向 — 这是题外话),如果健在,大概不少人有资格得到纪念章。我就打了一个电话回家询问,姐姐接的电话,我问:“爸爸得抗日勋章了吗?”,姐姐很平淡,说那是纪念章。“哦,那爸爸有吗?”,姐姐说,有。
2015_VOJ_70_Medal





我从来不知道父亲是“三八式”,不过这次他荣获了抗战70周年纪念章,可见父亲是抗战时期参加革命的“老战士”。

父亲很谦虚,从来不争什么名誉地位。解放前是大学生的时候,因为参加革命,上了黑名单,没有完成学业,以后的履历一直记为大学肄业。文革之后,开始重视学位,中央有过一个文件,凡是解放前因参加革命而没有完成学业的,可以申请补拿大学学位。父亲没有申请,他说学位就是学位,不是靠行政命令可以拿到的。

后来评定职称,他是新闻口文革后第一届全国学位评定委员会的副主任委员,作为一辈子做新闻工作的他,虽然已经在比较负责的岗位,但在新闻界仍有具体职位和工作,有资格参加职称评定,可以评到最高一级或二级的职称。可是他把名额让给了自己单位的其他同志,而后也再没有参加评定。被人称为,没有高级职称的高级知识分子。

至于奖章勋章纪念章等,更没有听他说过(按道理,抗日60周年也应该获得纪念章,我没有问过,也没有人说起过),也不知道他是抗日时期的干部,因为从年龄上来说,抗日时期他还是一个teenager。这次父亲得到了抗战70周年纪念章,我google了一下网上有关父亲的文章,有些看过,有些没有看过,才知道,父亲在15岁就上了大学,因憎恨日本人的统治,接触共产党,参加了革命,后来到抗日根据地,在姚依林(后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的岳父)的领导下工作。


日本投降后,父亲被派回北平,一边继续上学一边从事党的地下工作,直到上了国民党的黑名单,再次回到解放区。尔后马上被华北城工部部长刘仁(解放后的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彭真的副手)派到了天津继续从事地下工作。这期间,崔月黎(文革后的卫生部部长)是父亲的直接单线领导。直到天津解放,父亲参加了伟大的天津解放战争。记得父亲说过,他当时的掩护身份是一所私立中学的教员,平时很少出头,但在天津解放战争的战火中反而出来活动,跟解放军联系,参与天津解放,让他的同事大为惊异。也是,此前他们并不知道父亲是一位地下共产党员。

我的相册里,有两张父亲在天津时代的照片,一张是西服革履,穿着大氅的中学教员的照片。父亲有一次说过,当时物价飞涨,他的工资是八袋洋面。我按照当时北京的白面一毛八分五一斤的价格计算了一下,也才和人民币74元(一袋洋面25公斤),仅仅是一个新中国一般基层干部的工资,不过父亲说,八袋洋面在当时可值钱了。还有一张照片,是他唯一的一张穿军装的照片,父亲说,这是天津解放之后,他作为天津军管会的代表,接管天津市市政府时的留影。

这就是我所知道父亲解放前的全部历程,今天才知道,他是抗日战争就参加了革命。这次发纪念章,条例明文规定发给五类人,其中一类是:“抗日战争时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从事地方工作和地下工作的健在的老同志;”那么,自然而然,他就是其中之一了。向父亲和所有一切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解放事业做出贡献的人致敬。




玉麒麟:

恭喜伯父大人,名至实归。不得不说,那时由莘莘学子而忘身凤阙,报国取龙庭的共产党人是可歌可泣的理想主义者。刘仁同志的北平城工部培养了一大批中共高素质的青年干部。但是也许因为从事地下工作,本身又是华北局的,很惋惜按照建国后的提拔序列,刘仁没有获得与他资历、功绩匹配的地位。姚依林在边区是搞工业搞经济的一把好手,深得在比利时读大学时候学习化工的聂荣臻的赞赏。

父辈也有人在刘仁同志领导下工作。那时一位伯外公是死硬的中统分子、国民党天津市党部部长,身为中共地下党员的这父辈就拿他老人家当虎皮,在平津与晋察冀边区之间往来从事地下工作,稍微耽误了清华大学航空工程系(他们是第一届)的学业,延迟一年毕业的。为了这,他的领导和学长姚依林还屡次夸赞他,因为姚公自己是肄业,好象就差一年,也算为了革命牺牲的。

我那位伯外公后来是抛下整个家庭跟着老蒋逃到台湾,但已经心如死灰,所以在台湾倒是踏踏实实地干回了他的老本行—-教育,当过省督学,也当过大学校长,他还特别重视女权,先后礼聘过与大陆美术界领军人物徐悲鸿息息相关的两位女士—-蒋碧薇和孙多慈当女教授。

其实,国共两党的精英们,包括抗战期间对日情报战屡建奇功的、当年腼腆的黄埔青年士官戴笠,哪个开始不是热血沸腾的革命青年?最早,北伐前后,中国国民党与共产党一样都是共产国际下面的支部;两党出现最初裂痕时候,都怪苏联绥靖国民党右派,拼命武装他们,养虎为患,导致党争上升为生死血债。

苏联也曾经有绥靖日本的思想,所以对“九一八”事变前后日伪在东北的肆虐并无所作为,真正地隔岸观火。

是中国军民昂扬的斗志、视死如归的气慨震惊了英美苏等列强,暂时弥合了两党的裂痕,反观东南亚英美驻军在日军进攻下不堪一击的“纸老虎”行径,便是最好的参照。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既不是因为日本“屈原”于美国,也不是因为苏联“苏武”于当时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满洲境内关东军,是我们先辈先烈的血肉铸就的。

日军自己的档案材料记载,中国军民坚壁清野,勇于以原始的武器装备打击敌人,以战养战,“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只有敌人进入一百五十米的近距离中国军人才开枪射击,接下来就是不惜刺刀见红的肉搏近身战,极大地打击了自以为浸淫在武士道精神中的日寇的气焰。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