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多福女孩非洲助学获沃顿商学院提前录取

【新浪财经讯】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常青藤名校中被誉为商业领袖的摇篮。在这里,创新和梦想通过行动开花,从"独立宣言"到"美国宪法";从本杰明·富兰克林到巴菲特,传承一代又一代。

2013年12月,安多福女孩曹怡然被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提前录取。
2014_Andover_Cao
上图:曹怡然和肯尼亚儿童在一起。





“‘呼啦,呼啦,宾夕法尼亚’我们引用这句欢快的歌词以示我们对你加入宾夕法尼亚大学以及沃顿商学院2018级的兴奋之情。祝贺你!你现在属于这个杰出社区,自本杰明·富兰克林于1740年创立学校起,宾大的学子就保持创新思考、长远计划的传统”宾大沃顿的录取通知书如是欢迎曹怡然。在众多的大学里,怡然坚定而自信地选择只申请宾大一所学校。在众多成绩优异、奖项累累的申请者中,沃顿选择了曹怡然。宾大沃顿说,你是我们从1740年起一直寻找的学生。

曹怡然是怎样的一个学生?为什么在众多的申请者中她是那个幸运儿?我们看到了原因。由于提前录取的幸运儿毕竟是极少数,怡然在学校和同学面前闭口不谈自己的喜讯,别人恭喜她时她也是淡淡地岔开话题"很多优秀的同学被拒了,我不希望在大家面前多谈这件事"。替他人着想已经成为了怡然的一种习惯。

曹怡然与大家分享:第一,要非常明确地知道哪一个是你最想入读的大学?你为什么申请这所学校,为什么这所大学合适你?就申请一所,不要又要ED又要EA;第二,清晰地在大学申请表中叙说自己真实的经历和故事,让大学招生委员会在读申请表的时候看到一个栩栩如生的你,这是我们展示自己的热情、爱好、经历和梦想的最好机会;第三,我的申请我做主,不要借助所谓的专家,不要编造经历。

在高中的3年里,怡然一直非常忙碌,感兴趣的文理课都会去修:在学习英国文学、哲学、美国历史、经济学、微积分、物理、化学等学科之外,怡然最突出的表现是她对公益的热忱和坚持,校内校外,她总是积极快乐地参与公益活动。无论是教美国家庭领养的中国孩子学中文,还是跟随Meto We到中国的河北、河南支教,或者是到非洲的肯尼亚为孩子建教室,怡然在项目中成长,从一个参与者变成一个领导者。

2012年暑假的肯尼亚之行,给怡然的人生观带来巨大的改变,推翻了做慈善就是捐钱的传统观念。在肯尼亚的那段日子里,怡然被马赛人民的乐观、善良和美好深深地打动。在FTC肯尼亚女子中学,同学们的眼睛里闪烁着理想的光芒和让人着迷的自信。当她们一起翻开课本,怡然发现FTC肯尼亚女子高中的课程难度很大。她告诫自己要停止抱怨。回到学校的曹怡然加倍努力地学习,因为她时常想到肯尼亚女孩们的梦想,比起那些女孩,她的生活要幸福得多。

在肯尼亚,背水是村庄的女孩的必要家务之一。每天要走上几公里的泥泞路,将50磅的水顶在头上,一桶桶的水要供全家人使用,从吃喝到灌溉农田、饲养牛羊,无不例外。曹怡然和同学们一起跟着马赛妈妈去河边背水,体会到了每一滴水都来之不易的道理。

回到学校后,曹怡然将肯尼亚的经历和感受与同学老师分享,在学校组织游泳和马拉松活动,筹款为肯尼亚的村庄建造自来水井,功夫不负有心人,活动筹得了2500美金,用于为肯尼亚村庄建造干净饮用水的项目。

成功属于真正优秀的人。Me to We 为曹怡然骄傲,她用行动演绎了Me to We的宗旨,一个人的世界很小,我们的世界很大!




曹怡然的肯尼亚之行

2天的肯尼亚之行,原上海中学生曹怡然对学生参与公益,传统概念上的慈善有了自己独特的见解。“捐款或捐物不可以从根本上改变贫穷,学生形式上的献爱心,没有感动自己,更无法帮到别人”,18个中国学生,因为Me to We加入到了国际青少年志愿者大家庭,来到肯尼亚Free The Children(FTC)的村庄,为孩子们盖校舍、和妈妈们一起背水,“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虽然很辛苦,但觉得特别快乐。”

她写道“我们共同参与了3所FTC学校的建设,见识了当地泥巴与牛粪搭成的简陋家园。我们卷起衣袖,打地基,搬砖木,和马赛族人一起亲手建造新校舍。”

与震撼的非洲景色相比,让曹怡然印象最深的还是笑容。“去之前觉得肯尼亚都是贫穷与疾病,其实那边的人很友好很阳光。”水在肯尼亚稀缺且珍贵,当地人每天都要步行三公里去背水,因为女性地位低下,取水完全是女孩子的事。”她们几乎没有时间读书,所以上课的时候特别认真。我突然很感谢父母给我创造的环境,这也督促我要好好学习。”曹怡然说,“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ipad,但是却是真的快乐。”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Pin on Pinterest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