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回了北大

Amanda, bostonese.com 专栏作家, 于2012年2月

车行到海淀桥,拥堵不堪。我就下了车,一路飞奔过去,心里象欢快的小鹿。校门的保安面带微笑。敬爱的老师在勺园等我吃饭,他额前已经有一缕醒目的白发。语重心长地提醒我,不可荒废了学术;饭后还让我把香芋卷打包带回去当早餐。只要北大还有这样一位老师,就让我感觉象回家。

饭后去二教听叶朗讲牡丹亭,站了两小时。叶老自己讲得很愉快,尤其是穿插其中的那些小段子,比如金圣叹评武松打虎的“极骇人之事,极近人之语”。好像是自己家来了几位客人,泡上茶,谈些最近读的书,看的戏,生出的感慨。

座位上的孩子们有的在背红宝书,有的在查手机,还有人出门就冲朋友抱怨“多无聊的一个讲座啊,还这么多人来”。我看着他们,想起自己十多年前,真想去拍拍小家伙的肩,说“不要着急,这是长跑比赛。一窝蜂上的只是在起跑线,之后很长时间都是你一个人在跑,前后无人。你要判断方向,找到适合自己的节奏,天晴天阴都一直跑下去。”




再去博雅堂买了一堆书抱回家。卖书的先疑惑“你要写论文吗?“,再担心”你看得完吗?“是这样的:我的蜜月期三周就结束了,要赶快恢复写论文时期的那种工作状态,时间挤也一定得挤出来。不然一,两年之后,我也成了制造垃圾,包装垃圾和贩卖垃圾的人。

北大就是属于我的精神家园。提醒我18岁的时候多不知所措,25岁的时候多心怀天下,现在多希望在千千万万个灰蒙蒙的普通日子里留着一米阳光,一泓清泉,一件温暖的羊绒衫,一瓶冰冷的燕京啤酒。好的男子不一定非要嫁给他;好的园子也不一定非要住在里面。给我留一扇门,一餐饭或者一杯咖啡/茶的时间,我不时可以去探访,擦亮眼睛,洗涤心灵就好了。

One reply on “昨晚回了北大”

Comments are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