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嘉一: 投机之梦终醒

【编者注: 2012年10月31日出版发行的日本《周刊文春》刊登了一篇名为《揭露在中国最有名的日本人(加藤嘉一)伪造履历》的文章。杂志披露加藤嘉一学历造假,其压根没被东京大学录取。当日,加藤嘉一发表“道歉”,承认学历造假。】

【侨报特约记者罗汉】加藤嘉一,1984年4月28日生于日本伊豆。2003年赴中国,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完成本科和硕士学业。在华期间,曾受邀为《南方周末》、《环球时报》、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等海内外媒体撰写评论专栏,并在大陆央视和凤凰卫视担任时事评论员。优秀的教育背景加上其帅气的脸庞赢得中国年轻人的追捧。

2012年10月31日,日本杂志《文春周刊》发表《对在中国最有名的日本人履历欺诈的告发》一文,揭露加藤嘉一诸多履历内容均系编造。同日,加藤嘉一在其日本官网和新浪微博上承认履历有假,并就以往“放弃东大”、“考入东大”、“退学东大”的说法道歉,但未回应其他质疑。加藤嘉一在中国10年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幕“励志大戏”颇为讽刺地落幕。

2012年9月,(左起)孙庆蔚、吴佳,加藤嘉一,陆惠风剑桥沙龙演讲会之后合影。

借论中国反日游行上位 自称北大勺园领袖  日本草根风生水起 青年领袖中国制造  2003年4月,SARS横行的北京依旧春寒料峭。从小立志从政的日本人加藤嘉一,放弃了在政治家辈出的东京大学法学部读书的机会。他带着自己在日本做兼职翻译挣下来的六七千元(人民币,下同)只身前往北京,举目无亲,不会中文。

广州《南都周刊》报道,加藤嘉一是个地道的日本“草根”,祖上三辈都是农民。父亲虽然办过企业,但招来的却是四处躲债、穷困潦倒的生活。13岁时,加藤已不得不一边读书一边打工,还要帮家里应对穷追不舍的黑社会成员的毒打和讨债。

中国的土壤,无疑让自觉在日本备受主流社会排挤的加藤体验到了一夜成名、积累人脉的快感。

加藤语言能力出众,在北大国际学院学习短短两年,他已能把汉语说得像模像样。2005年4月,借着北京爆发反日游行的契机,加藤终于迎来了自己在中国媒体上的第一次精彩亮相。

凤凰卫视主持人胡一虎与他直播连线,“加藤,发生游行的责任在中方还是在日方?” 加藤用一口流利的中文给出了一个圆熟的回答,“既然我们把它视为外交事件,那么原因肯定来自双方,两国必须对此做好反思。但我作为日本人,希望本国某些政治家能在历史认识问题上端正态度。” 此后,加藤在中国风生水起,受邀各大电视台担纲时事评论员,并为多家知名媒体撰文。

2010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希望他“遇到日本领导人时帮忙解释,向日本禁运稀土是出于不得已”;《南都周刊》说,他在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和鸠山由纪夫访华时受接见,而他写作一篇硕士论文能采访到“30多位中国外交部、统战部、中宣部、公安部甚至总参的官员”。 《新周刊》的执行总编封新城在一次酒席上,兴致勃勃地听加藤讲述自己是如何被中国救了起来。

“北大的勺园,一号到四号楼,最破的,住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什么泰国的王子、驻华大使的女儿,都是我哥们儿。我应该就是北大勺园的领袖。那些什么王子和首相的儿子,在我面前都很客气,很多时候,都是我当头嘛。”加藤夸下海口。

面对这个曾经的北大勺园破楼精英领袖,早已年过不惑的封新城深感自己押上了宝,这是“以后日本的基辛格”!

次日,封新城为加藤的新书《中国,我误解你了吗?》欣然写序,“很荣幸,我在给未来中日关系的一个大人物写序。我不是在推荐一本书,而是在推荐一个人,一个值得中国人关注的、正一天天释放出巨大能量的日本人。” 种种光鲜的经历真真假假,一路滚雪球似地伴随着加藤,让中国诸多媒体将他视作宠儿,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将他奉为青年领袖。




1个月写25篇专栏 代笔质疑不断

质疑者:“中国该反思,为何如此重视外国人观点?”  然而,以欺骗开始的传奇,总有终结之日。中国民间早在去年就已传出对加藤履历及代笔的质疑。

2010年,《南都周刊》报道里提到加藤每月能写25篇专栏。加藤曾在《从伊豆到北京有多远》一书的香港版序言里也称,2008至2011年间,他每年要写200篇专栏。

“他写文章奇快”,《看天下》执行主编林楚方说,加藤的中文写作速度,比一般中国记者都快,“《金融时报》中文网每期3000字的《第三眼》专栏,他一小时搞定。类似《看天下》的800字专栏,则是20分钟。” 北大国际关系学院孙力舟是加藤的同学,在他的印象中,加藤在国关留学生中算是成绩比较好的,人很努力,也有心计,是个搞公共外交的人才,但不是个能做学术的人。

“但即便是再努力的人,一个月写25篇专栏也未免太夸张了。”曾为《青年参考》做过主笔的孙力舟是公认的写作快手,但他表示自己一个月即便什么都不做,最多也只能写15篇。何况加藤还要如自己所说,每天看一本书,跑十几公里路,一年接受两三百次采访。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称,加藤的文章中,“凡是那些看起来很热爱中国,积极为中国建设出谋划策的,都是代笔的。倘若不是打着加藤的旗号,在中国的舆论环境中很多都发不出来,因此代笔者这样做也是件有意义的事情。” 该知情人士表示,决定揭发加藤找人代笔,因其《爱国贼》去年在台湾出版。“加藤在大陆招摇撞骗就罢了,还骗到台湾。我认为从公心来说,必须要揭发加藤。”只是当时的揭发只限于网络,且给代笔者本身也造成了很大压力,最后不了了之。

“《环球时报》和《金融时报》中文网上都有加藤找人代笔的文章,那些文章如果别人写的早就要被骂,或者根本登不出来,加藤写的却被宽容了。”知情人士说,“但反过来中国也该反思,为什么会如此重视一个外国人的观点?”

告别中国来美发展 已备好第一个谎言

学者调侃:中国最有名的日本人?他真比不上苍井空。2012年10月31日,已背负着“中国最有名的日本人”身份的加藤,在埋没了他的日本和救了他的中国,轰然倒掉。所谓言多必失,如果“投机者”加藤嘉一可以重新选择,大概他不会去参加今年5月20日在南京先锋书店为他举办的新书签售会。在签售会上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含糊言论让他即刻成为众矢之的。

然而质疑却没能真正打倒加藤,他照旧在《金融时报》中文网继续他“第三眼”的观察,并发表了一篇写于离华赴美期的真挚谢幕词。

“我始终对中国这片土地,以及在这里生活的、可爱的、热情的主人翁们充满激情,是因为他们鼓舞着我;还有感恩,是因为这段经历救了我。是中国以及在这块土地生活的那些人使我清楚地看到我是谁,找到我的位置在哪里,灵魂在哪里。”  他自言对于在中国受到的误解从不回应,“只有一次除外,我对‘加藤嘉一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大众舆论发表了一次声明,那是因为考虑到日中关系,我不能因我被误解而影响两国间关系的大局。” 可他真的重要到能够因为其个人言行而影响中日关系的地步吗?

复旦大学知日派教授冯玮表示,日媒对种种谎言早已知晓。10月底在日本主流刊物《文春周刊》上发文质疑加藤履历的作者安田俊峰,早在一年前就已关注此事。  在日本《文春周刊》这篇题为《对在中国最有名的日本人履历欺诈的告发》的文章发表后当天,加藤就在新浪微博上发出了道歉信。

“致中国友人:在本人过去公开、私下各种言论中出现过的‘放弃东大’、‘考入东大’、‘退学东大’的说法一律不属实。对于因我的幼稚与不成熟,傲慢与无知,而给大家所造成的误解与困惑,在这里,我深表歉意。”  加藤嘉一,终于还是向“救了他的中国”挥手道别了。而他带往美国的旅行箱里,已装上了他为大洋彼岸的人们准备好的第一个谎言:他自称自己此次来美的身份是哈佛大学约翰·肯尼迪学院的研究员。而事实上,他只是在该学院下属的罗阇瓦利基金会亚洲学院自费访学。

令人稍感欣慰的是,加藤确实当不起“在中国最有名的日本人”这个称号。就像冯玮调侃的那样,“加藤根本说不上有名,苍井空肯定比他有名。”从开始到现在,“苍老师”一直在关注度的制高点上静静地等待着加藤,俯瞰他向“在中国最有名的日本人”称号做最后一次努力。

加藤STYLE  忽悠了无数媒体人

就像红遍全球的江南style无处不在,红遍中国的“加藤style”也无事不评,无人不识。而封新城绝非第一个被加藤忽悠,尔后又帮着加藤继续忽悠的中国媒体人。

大陆央视知名主持人白岩松说,“现在,我们就可以夸奖加藤和他所做的事情,但十年或二十年后,才能更清晰地感受到其中的价值。”  《Vista看天下》的主编林楚方断言,“再过几十年,他很可能会戴上一顶帽子,上面写着:‘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凤凰卫视节目主持人胡一虎说,“他是中日之间新一代造桥者,亦是中日‘和’的使者。”  少女作家蒋方舟说,“加藤嘉一是为这个世界而生的。看到他让我对这个世界恢复了信心。对于有可能变得更坏的世界,加藤嘉一是不会失语的人;对于有可能变得更好的世界。加藤嘉一是不会缺席的人。”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