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政治与利益政治:钓鱼执法是政府部门的违法行为

古月君,波士顿双语网专栏作家(作者学习政治哲学十余年)

这是一个没有政治文明的时代,政治已经沦为利益的代名词。如果政治仅仅是利益角逐和争斗,那就是古希腊政治哲学家柏拉图笔下的强权政治,利益政治。政治参与者的政府员工,只是为了集团利益而已。而在镁国最大的集团利益,就是白族群的利益。无论在哪里,都不忘了捍卫它们自己族群的利益。这样的利益政治,在柏拉图看来,恰恰是正义政治最大的劲敌和彻底的摧毁者。
yee
上图:华裔参议员余胤良(Leland Yee)3月26日在联邦调查局(FBI)针对腐败及帮派的行动中被捕。





少数族群的议员安插一次又一次的轮番不停的政治卧底,是在一个族群杂多的国家,强势族群对自身利益的多层次多角度全方位的保护和捍卫。只有实况直播式即时的监控,以及监控后的政治陷害和法律打击,才能让强势族群感觉到能够继续自己的强权政治的地位,达到利益的最大化占有和享用。这是强势族群的强权政治的强盗逻辑。

这样的政治强盗逻辑,是对正义政治的直接扼杀,和对国家正义的直接毁灭。一种对国家正义的毁灭的行为,正在受到国会和政府部门占据绝大多数的强势族群所鼓励和广泛的实施。这是杂多族群政体的正义政治沦丧为利益政治后的悲哀和不幸。但是这样的对少数族群利益的损害进而对少数族群议员的监控和钓鱼执法(fishing expedition),在强势族群看来的合“法”,也仅仅是合“强势族群的它们自己意志所捏造出来的法”,而不是合乎正义的法,公平的法。

从国家的正义与和平的长远发展来说,这样的政府部门的钓鱼执法,是一种撕裂国家的行为,是一种破坏国家的行为,也是一种挑起争端的行为,族群之间的战争的行为。所以,如果从国家正义的角度上讲,钓鱼执法,是一种政府的违法行为。他们违背的是正义的法,和平的法。如果这样的行为继续得到鼓励,这个国家将不再有正义。

从柏拉图看来,如果一个国家不具有正义,那么就不再具有和平;也就必然会一直陷入族群间和利益集团之间的政治斗争和利益冲突;而这样的处于冲突战争中的国家会在时间的推进中走向撕裂和分裂,陷入混乱中。所以,一个国家的政府部门从不正义的那一刻,也就是与国家个体为敌的那一刻,也就是分裂国家的那一刻。

柏拉图认为正义政治的最根本要义就是帮助他人,不管这个人是一个普通的人,还是一个官员议员。国家里的人有义务相互帮助,而不是相互安插卧底和相互利益损害;而是相互帮助形成利益共同体,从而形成美丽幸福的国度,而不是利益争斗肮脏的国家。然而,政治卧底的对国家成员个体中的议员的钓鱼执法,不仅仅不是在帮助这个国家的议员更好的去行驶自己的职权和公平正义,而是在违反正义原则的对个体议员的迫害和损害的违法行为。

钓鱼执法之实质是教唆犯罪;其根本和引诱幼女卖淫没有本质的区别,也和诱引男生嫖娼没有两样。人,都是罪人,圣经上十分斩钉截铁的告诉了人们这一点。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拿巨额的利益来诱惑教唆一个人犯罪,不管是普通人还是议员,其本质是一种犯法的行为,犯的是正义的法。非法所得的材料不能作为法庭上的审判依据。

毕竟,国家里的个体,不论是政府部门成员,还是普通人,都不能故意引诱他人犯罪。正如一个青春美少女不能去有意赤身裸体去引诱一个权高位重的男性;否则,这个美少女就是妓女,引诱男人是为了达到自身不可告人的利益目的。在钓鱼执法这件事上,政治部门员工政治卧底,扮演的其实是美少女妓女的角色;其实质是政府部门职员的权力的滥用和利益政治的败坏和腐烂。

真正的正义国家的政府部门员工,不仅仅不是引诱其他政府员工议员去犯罪,而是去帮助他们,在他们软弱的时候,让政府员工议员不去犯罪;从而,更好的让他们履行自己的职责,更好的治理一个国家。

从联邦卧底对州议员的卧底迫害上,尽管是一种强势族群对少数族权的利益的损害和迫害,却实质是联邦政府对州政府地方政府的权力的滥用,是联邦政府对地方政府的政治压迫和损害,更是联邦政府权力的强化和角色的扩大,以及无视正义和法律的滥用职权的违法行为。

民主党所暂时带领的联邦政府的权力正在一点一滴有步骤的侵蚀地方政府和议员的权益。从联邦政府所鼓励的广泛而又全面的NSA的棱镜监控实现政策能够很清楚的看到联邦中央政府的权力的无限延伸,从NSA一把手面对听证会国会议员的质疑的语无伦次的敷衍塞责的答服,甚至是闭口不作回答的态度和做法,联邦政府职员的权力强势和飞扬跋扈,以及被弱化了的地方政府。

而混乱的联邦医疗更是联邦政府权力强化的有力见证,其推行的医疗政策,不是降低了国家个体人员的医保,而是从法律上把没钱购买医疗保险的人员视作非法,从而促使人人投保,导致医疗保险费节节高涨,从而替保险利益集团输送无尽的利益,受损害的是普遍的国家个体人员。这样的联邦政府的扩展自己权力的行为,这样的联邦政府员工非法钓鱼执法的行为,是在毁灭自身的执政合法性。联邦政府的目的是维护国家的正义与和平,而不是扩权强势不正义,从而去摧毁国家的正义与和平。

可以肯定,教唆他人犯罪的联邦政治卧底的不正义的违法行为,必将导致地方政府人员人人自危,特别是少数族群议员的自危和自卫,从而增加族群间的不信任,以及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之间的不信任和提防,从而进一步撕裂族群间的微弱的信任感,以及扩大地方与中央之间的冲突和紧张,从而使整个国家的族群之间陷入冲突和争斗中,也会使州政府和联邦政府陷入冲突和难以调和的矛盾中去。

联邦政府的挽救自身和正义还有国家的正确做法,应该是逮捕钓鱼执法滥用职权的联邦卧底员工,将它们的违法行为绳之以法,杜绝这类钓鱼执法的行为的再次发生;进而释放被政治卧底迫害的州议员们,从而弥补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紧张冲突,弥补一直以来就很冲突紧张的族群之间的关系,从而为国家的长久正义与和平奠定基础。从而,从根本上扭转国家族群集团利益政治的丛林法则,走上正义政治的和平国家的道路。

不然的话,拥有枪支自卫,就成了每一个国家个体的必然的,最后的不可或缺的底线和选择;当国家的正义缺失的时候,当国家不维护人民利益,特别是不维护少数族群的利益,反而损毁正义,迫害议员和国家个体人员,迫害少数族群的时候,每一个个体的枪支自卫就成了最后悲壮而又凄凉的选择。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