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我们的孩子,华人需要不平则鸣的勇气

冯郁青,第一财经驻美国首席记者

我们所缺的是不平则鸣的勇气,缺的是看到社会不公挺身而出的担当,缺的是看到弱者受难时拔刀相助的决心。我们很少为其他族裔所受的不公而抗议,也很少为同是华裔受到的不公而抗议,当有一天不公降临到我们自己身上,也不会有人抗议了。
2015_Peter_Liang_Court
上图:纽约警察局梁警官(Peter Liang)因手枪走火误杀黑人青年Akai Gurley被检察官起诉。





“妈妈,我完了。对不起,我再也不能照顾你了”。如果说这段话是来自一位毒贩,来自一位抢劫犯,来自一位杀人犯的话,可以理解。可这段话却是来自一位为美国民众安全献身的警察,华人警察。Peter Liang辞掉了一份稳定的联邦工作而选择了警察这个职业,因为他心中有一个除暴安良保护民众的梦。

可如今,因为执勤过程中出现的意外,他被以杀人的罪名起诉,而且部分来自华人的政客正在声嘶力竭要拿他开刀,而在他背负罪名的时候,其它更可以被起诉的外族警察却屡屡被免予起诉。这是多么令人心碎的对比。

我一直以为在美国华裔的地位已经不容小视了。

你看,我们已经是美国收入最高的族裔之一。我们很多人在华尔街的大投行工作,很多人在财富500强的公司里身居要职。华尔街的白领,硅谷的工程师从不缺华人的才俊。我们的孩子个个以上常青藤为己任。而且加州参议院刚刚通过了过中国农历新年的决议案。虽然美国社会依然有各种各样看不及的天花板,但弱势这两个字似乎不再适合华裔了。

直到2013年底。当时ABC的 一个儿童论坛上,一个孩子说“杀掉所有中国人就可以不用还债”。主持人Jimmy Kimmel 回应“这是一个有趣的观点,”并且发问“我们是否还允许中国人活下去?”Jimmy Kimmel 这番话如果把其中的中国人换成犹太人,黑人,穆斯林,一定会身败名裂,甚至于ABC公司都很难幸免。结果虽然华人也发出了抗议。可是在时代广场的抗议不过二三百人,而Kimmel 在无关痛痒的道歉之后,安然无恙。而现在是华裔警官梁彼得。刚当警察不久的梁警官在纽约布鲁克林区最危险的地段巡查时,在漆黑的楼梯里手枪走火,子弹打到墙上反弹在正好在那里的AkaiGurley 身上致命。被大陪审团裁定起诉,并且是以二级过失杀人罪等六罪起诉。面临最高可达15年的刑期。

而在不久前Ferguson 和纽约两起白人警官杀死黑人案。其中在纽约的黑人小贩Eric Garner 被勒死时正好有人将全部过程拍了下来。两名白人警官都免于起诉。 而根据《纽约时报》报道,谁也说不清楚当时漆黑的楼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华裔警官梁彼得却被起诉了。

《纽约时报》采访出事社区的一位邻居说,“如果他是白人,他不会被起诉。在EricGarner的案子中, 有一切证据摆在桌面上可是什么也没发生。而现在没有录像,没有证据,他却被起诉了。”

而且最让人惊诧的就是纽约华人议员陈倩雯。她从去年11月案发时就坚决支持起诉梁警官,现在裁定起诉后态度更坚定,并且在接受NBC采访时说,“种族在这里没有扮演什么角色。警察杀了人,需为此付出责任。”

可是真的没有吗?

前两引发全美大规模抗议的白人警官免于起诉案,大陪审团花了数周听取大量目击证词。而梁一案仅仅用了数天。而且此案的检方将案件的决定权交给陪审团,而不是象上两次那样尝试去影响案件走向。现在对梁最不利的是事发后四分钟内没有施救。而在Ferguson,18岁的迈克·布朗(Michael Brown)被杀后躺在地下数小时。有录像为证的警察杀人免于起诉,而造成悲剧性意外的警察面临二级过失杀人罪的起诉。这样的判决真的和他们的肤色没关系吗?

不需要太多的洞察力也可以看到其中的不公平。我的朋友12岁的儿子对她说,“妈妈,他们太歧视华人了。”

孩子往往看到了事务最简单的本质。这样的本质美国的主流政客选择不看。纽约市长白思豪说不宜将这几个案子在一起相提并论,布鲁克林的区检查官也坚持此事与种族无关。而当我看到华裔政客陈倩雯也如此说,我明白梁为什么会被起诉了。因为他出自一个这个社会上只占1%左右人口的族裔, 因为这个族裔不擅长在一个民主国家里团结起来保护自己的利益, 因为这个族裔的领袖并不认为需要为自己的族裔争取权利和奋斗。

民主不仅仅是价值观,它还涉及到太多人的实际利益,是在现实中博弈利益的制度安排。陈倩雯尽管可以说她为了公义支持起诉梁。但是她由华人选出, 支持华人的利益是她的法律责任。同样是警官,作为华裔的梁彼得此时就是不折不扣的弱者,为了这个社会上每个人都得到公平的待遇,陈倩雯应该支持梁。

连美国的主流媒体都在质疑这样的判决是否有种族因素,身为华裔的陈倩雯不仅不为自己族裔争取还反其道而行之,整个社会又怎么会在意华裔的利益。而中国从来就不缺这样的人。

我们所缺的是不平则鸣的勇气,缺的是看到社会不公挺身而出的担当,缺的是看到弱者受难时拔刀相助的决心。我们很少为其他族裔所受的不公而抗议,也很少为同是华裔受到的不公而抗议,当有一天不公降临到我们自己身上,也不会有人抗议了。只要这种情况继续,不管华人再取得多么大的经济成就,依然是弱势族裔,依然要承受随时可能降临的不公正待遇。

而我们的孩子在长大。当生于斯长于斯,从小谙熟民主自由,以为自己和别人拥有一样权利的孩子忽然意识到这一点。我们会不心痛吗?我相信我那个朋友12岁的儿子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会为自己在美国的未来有些忧虑。

让我们发出自己的声音,让华裔不再是弱者的代名词。为自己,更为了我们的孩子!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