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胜利七十周年记叶嘉莹教授

【张凤注: 叶嘉莹先后执教于台大密州大哈佛大学等校,为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亚洲学系教授、美、港台、中国大陆的多所大学任教,在百家讲坛等用诗歌度人无数。1990当选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2013年当选央视举办的第二届中华之光─传播中华文化年度人物。】

作者:张静

2015年4月13日,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举办第五届“海棠雅集”,因恰逢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本次雅集以“乡愁”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为主题,各界受邀嘉宾以朗诵吟唱的形式展示古今佳作。91岁高龄的叶嘉莹先生应邀出席并现场声情并茂地读诵了两套散曲,在与会嘉宾中产生了强烈反响。

叶先生此次诵读的两套散曲,均刊发在67年前的《中央日报》副刊“泱泱”版上,一套以【南吕•一枝花】一支曲子为开端,发表于1948年7月15日,写的是在抗战后期,人民百姓在战乱中逃亡的颠沛流离之苦;另一套以【正宫•端正好】一支曲子为开端,题名《钟馗捉鬼》,发表于1948年6月21日,则写的是国府大员于胜利后,把“接收”变成了“劫收”,上下贪腐,不到三年就面临了败亡的结果。前一套曲子写得情景真切哀感动人,使人读了可以深切感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古训,激起每个人对国家安危的关切;后一套曲子则将当年国府上下贪腐的恶形恶状,和人民百姓的激愤,写得嬉笑怒骂痛快淋漓。
2015_Ye_Chang
上图:叶嘉莹教授(中)演讲,张凤注主持(资料图片)。





尤为可贵的是,叶先生自从1948年夏读到这两篇散曲套数,认为写得极为真切动人,颇有“惊艳”之感,所以就将此两套曲子剪存,一直保留到现在。究竟是怎样的作品,深深打动了这位从教已逾七十载的古典文学研究专家,67年来未曾抛舍?是怎样的一份文化深情,使流寓海外饱经忧患的叶先生心心念念要回国承传?又是怎样的发心,令这位91岁的老人在今天决意将这两篇散曲套数郑重诵读于世?从叶先生在“海棠雅集”上诵读作品前的一段讲话中,或许能略窥一二,现整理如下:

我今天在这里要读诵的是我在1948年的时候读到的两套散曲。我是在北京长大的,1948年我刚刚结婚,但是我先生当时在海军的士兵学校教书,他办公的地方是在南京,所以就把我从北京接到南京去了。因为我是喜欢诗词的,南京当时的《中央日报》有个副刊,是词曲家卢冀野先生主持的,我就每天都买《中央日报》来看。

偶然之间,我就看到《中央日报》上登了宗志黄先生写的一套散曲《南吕•一枝花》,这是1948年,到现在60多年了。我这个人就是对诗词曲都很喜爱,因为我当年在辅仁大学读书的时候,我的老师顾随先生,写诗填词也作曲子,所以我们学生就跟着老师也作诗也填词也谱曲,所以我对曲也有感情。

我当时在1948年《中央日报》上偶然看到了宗志黄先生创作的以《南吕•一枝花》开端的一套散曲,它所记载的是当年抗战的时候老百姓颠沛流离、艰苦逃难的历程。我们现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但说到抗战的往事,不只是南京的大屠杀,不只是慰安妇,而且是千千万万的老百姓的朝不保夕的颠沛流离,这是日本人无法否认的。

我以为我们为中学生编选教材,可以将这么好的一套曲子收录进去,让我们所有年轻的子弟都知道,我们现在这种太平盛世是来之不易的,希望大家都能够记得当年抗战的艰苦。这是我个人的一个想法。

1948年,那是抗战胜利之后的第三年,就在1948年七七抗战纪念日之后不久,宗志黄先生发表了这套《南吕•一枝花》开端的散曲,在此之前,宗志黄先生还曾发表过一套《钟馗捉鬼》的曲子,是由《正宫•端正好》开端的。《南吕•一枝花》是七七抗战纪念的作品,《钟馗捉鬼》表现的则是国民政府的末日。

当时我住在南京,物价每天都变动,我排队去打油做饭,排了很长的队伍,排到的时候人家却说油没有了。我到商场,想买条围巾,买双鞋子,整个商场架子上却都是空的。我们租的那间房子,它的租金不是按每月多少钱来计算,而是说每月付多少米多少面 ,因为当时物价飞涨。而那个时候蒋经国也发起过“打老虎”的运动,惩治当时的奸商和贪官,可是因为蒋经国要打的“老虎”是真正的“大老虎”,就是孔、宋家族,所以他的“打虎”失败了。那年冬天的11月,国民政府就撤退到台湾,而我的先生在海军工作,所以我就随他去了台湾。

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所以我在前两年为恭王府“海棠雅集”所写的诗词里面说“而今真喜太平年”“我虽衰、国运今兴起”。我是从战乱之中长大的,我生在军阀混战的时期,经过了八年的抗战,当年在沦陷的北平,我的父亲有七八年没有音信。当长沙大火的时候,我知道我父亲跟国民政府在长沙;当汉口陷落的时候,我也知道我的父亲在汉口。而我的母亲就在离别忧伤之中,在抗战最艰苦的阶段去世了,在抗战的第四年,我就开始带着我的两个弟弟在北平艰苦地生活。

1948年我在南京结婚,同年底到了台湾,1949年夏天生下我的女儿。女儿出生还不到四个月,我先生就因为白色恐怖被关了起来。1950年的6月,我因为白色恐怖被牵连,带着我还在吃奶的女儿也被关起来了。后来我先被放出来,而我先生四年后才被放出来。那时我们从大陆去的人,有工作就分配有宿舍和薪水。而当我先生被关起来后,他分配的宿舍就没有了。在我教书的学校,校长和我们几个老师都被关起来,当我被放出来时,无家无业,也失去了住所,无家可归。我曾经寄人篱下,在走廊上带着我吃奶的女儿过了很长的日子。

所以我今天真是非常高兴,看到我们祖国有这样的一个盛世,我们看见她的种种政策的实施,真是使我心里非常欣喜。我亲眼看到祖国重新建设起来,也看到我们中华文化的复兴。而在长久的考验之中,我知道我们几千年的文化比西方几百年的文化有很多的长处。我是看到好作品,就从心底喜欢,我今天就想把我1948年剪下来的报纸读一下。这不过是两张报纸,但我一直保存到现在。我很高兴能够有机会把宗志黄先生所写的两套散曲给大家读一遍。

据查考,这两套散曲的作者宗之潢,字志黄(《钟馗捉鬼》的一套曲子署名“宋志黄”,当为手写之误),原籍江苏常熟,生活在安徽歙县,又署歙县籍人。曾任安徽大学、安徽学院、合肥师范学院(以上均为安徽师范大学前身)教授。长于词曲,作有《风雪钱塘》《葭萌驿》《北邙山》等杂剧,编著有《元代文学》(安徽师范学院中文系,1955年)。

只可惜近年来曲学没落,不仅不再有创作之传人,更且连具备欣赏能力之人亦已难得一见,于是此两套极 为出色的套曲及其作者,竟一直湮没无闻,其实这两篇套曲直至今日也仍不失其时代意义。古云千里马易得而伯乐难求。今有叶先生将自己67年前深受感动并珍存至今的佳作荐于当世,不知可有知音乎?




附:宗志黄散曲两套

【南吕•一枝花】

甲申夏长衡陷敌,余自渌口间道返桂,而桂柳又相继不守。余携家避难,凡三月有余始至金城江,宿于对江之六墟。穷山恶水,地少人居,食宿艰难,赀斧莫继,复遭疟累,匝月不痊。而大塘、怀远寇警频传,不得不西向河池。将行之夕,临墟眺远,四顾茫茫。道路之间,流民麇集,亲朋永隔,生死不闻。慨念平生,泫然泪下,因口吟【一枝花】、【梁州第七】二曲。仲冬至贵阳,虽在疏散中,而喘息略定,
始足成之。丙戌(笔者按:当为戊子之误)七七为抗建十一周年纪念,回忆前尘,竟若梦寐,乃搜旧箧,得兵间散稿二十余篇,重为改正,庶较谐协。

一身归去难,四海飘流惯,十年肝胆尽,万里梦魂寒。蒿目时艰,独有愁无限,不教心暂闲。一重重急水荒山,一对对遥眉远眼。

【梁州第七】恰正是昏惨惨江空岁晚,冷清清日暮天寒,好教我低头不住连声叹。我只见车尘接路,人影遮山,前奔后赶,有去无还。一个个苦了脸怀抱着愁烦,皱了眉背负起艰难。急慌慌都不怕越卡穿关,乱滚滚皆不惜倾家荡产,苦凄凄全不顾露宿风餐。一番,两番,三番四次的逃兵难,一家家一户户尽分散。真的是不幸生当离乱间,血泪难干。

【隔尾】你看那流离道路的有千千万,他抛舍了家园个个单,异地相逢各长叹。茅棚儿半间,不能够动弹,挤过了今宵明日又趱。

【牧羊关】身世连云栈,肝肠急水滩,望天涯何日回还。这途路中几曾有半霎儿心安,顿教我一时间意懒。世乱忘生死,命贱惯饥寒。不怨精神苦,须知睡觉难。 

【贺新郎】忆那年卢沟桥上溃洪澜,血洒满中原,气冲上霄汉,那长蛇封豕倾巢犯。只待要冲城撞阙,管甚么血海尸山。到处田园皆寂寞,无村鸡狗不伤残。盼煞人漫漫长夜何时旦,直恁的举国存亡毫发际,全家骨肉在死生间。

【草池春】我暗暗的抬头看,早纷纷的雨泪潸,哀哀的痛彻心肝。数千里烽火连番,七八载生灵涂炭。无日夜逃兵避难,成年岁东分西散。冲雨汤风冒寒,越岭爬山过涧。身上淌浆不干,不知是血是汗。走得筋疲力殚,不管手糜脚烂。直恁胡奔乱攒,那敢稍迟且慢。才得梦魂宁安,又要搭锅造饭。日日家家地摊,露面抛头都干。入晚人人泪眼,前路茫茫怎办。个个无家可还,处处他乡飘泛。多少人儿病翻,无药无医谁盼。死便几方木板,抛在山崖水岸。躲过兵追马赶,又怕临空飞弹。昨晚听他打鼾,今午已经遭难。恰才见他就餐,顷刻阴阳途限。天地都无阻拦,人命不知晨旰。不是孀单便鳏,自哭自悲自叹。谁不是有田有产,到落个无牵无绊。说不尽千难万难,这日子又何曾过惯。似这般天陷地坍,惨绝人寰。生不相干,死不相关。好伤心暴骨千山,流血重滩。相看,这身家性命无非幻,从古来一梦邯郸。平凡。我纵是不伤病残,也熬成皤发衰颜。

【隔尾】衡郴南去无鸿雁,桂柳西来少市□。中夜迢迢望银汉,冷月儿半弯,慢腾腾下山。我几度思眠都合不上眼。

【骂玉郎】一心儿先到江南岸,风月好家山,年年不见梅花绽。书报难,情意懒,抛离惯。

【感皇恩】亲友凋残,父老悲叹。望青天,思故国,有无间。何时梦返,不奈心烦。风更寒,天将旦,泪丸澜。

【采茶歌】战云顽,定魂难,千村万舍血斑烂。这恶债何年得算还,我早历尽了辛劳艰险一番番。

【隔尾随煞】天边闪闪星犹灿,道上□□露未干,一宿匆匆又奔散。不知又是过那关,宿那山,只向着天涯没命儿赶。

钟馗捉鬼

戊子端午和冀野先生作

【正宫•端正好】辞过了老阎王,拜别了诸神怪,落红尘痛扫妖霾。我只见乌糟糟一个乾坤袋,都不辨阴阳界。

【滚绣球】一家家贴桃符枉辟邪,一处处扎艾人空禳灾。几曾见有一日民安国泰,遍人间无地不雾锁云埋。高簇起血肉堆成的大货仓,脂膏糊就的深第宅。摆列着一尊尊凶神恶煞,逞威风直恁的似虎如豺。搞的个鹅飞水尽才如愿,地灭天诛始称怀。自筑坟台。

【倘秀才】更有那背时鬼胡思乱揣,本分汉痴期傻待,一个个眼望着青天呆答孩。由着那鬼精灵胡布摆,活罗刹强支排。雨泪盈腮。

【滚绣球】不由我痛骂了一番将宝剑拔,却又早长叹了一声把脚步抬。看不尽乱纷纷魔营鬼寨,闹一场热烘烘怪病奇灾。我走遍了大大小小几座城,穿过了长长短短无数街。好教我老钟馗失颜落色,对群魔倒做尽痴□。似这般败纲坏纪从来少,把那些世道人心彻底埋。大伙儿只要钱财。

【倘秀才】只见他显神通为非做歹,装模样左摇右摆,昧着良心胡发财。全没些人气息,不枉你鬼胞胎。卖弄你王牌。

【滚绣球】见如今好人也懂爱钱,傻瓜也学做乖。便是那精穷汉,干功名也不曾草芥。他喜孜孜做黄粱苦费裁,铲都只为无官想做官,做官好敛财。也顾不得断宗绝代,拿着把铁打的算盘还不服烧埋。这莽乾坤直丧尽元阳气,教孔夫子出来也做不开。只落得哭哭哀哀。

【倘秀才】他有那填不尽的贪心教人喝彩,料不到的阴谋令人失色,只可怜那穷百姓何辜受祸灾。他眼巴巴渴望着河清见,又谁知乱糟糟撺进个恶魔来。月值年该。

【滚绣球】你搽着个鬼脸儿公然做座上客,全没些人样子看似天下才。笑杀人那一副尊容是什么仪态,你压根儿倒身世清白,你懂的是刮地皮发外财,全不管别人家成败。把他们那湿皮肉拌上你干柴,直搞到民穷财尽犹无足,可知道世乱年荒也可哀。你少得胡来。

【呆骨朵】不由得我骂得个心头怒起生毒害,也是你天数合该,苦尽甘来,冤消业解。我一皮鞭早打破你天灵盖,还了你脓血债。你再休夸法力高,我老钟馗也不嫌心地窄。

【倘秀才】我一双手左掴也那右掴,两只脚前踹得这后踹。杀得你走尽三魂和六魄,把你那贼禽兽都变做死尸骸。东倒西歪。

【滚绣球】你精唇莫讨饶,我怒气也不曾解。你从来夸下的心灵也那手快,到如今快与我货去财来。你把你流年小运排,今朝劫数该。你须知欠钱的还债,我跟前送
命的消灾。把一座清平世界重扶起,直教你漆黑黄泉去撒乖。一表人才。

【叨叨令】你往常见了些金条银块便存心爱,棉纱布匹早低头拜,五洋百货盈车载,杂粮米面搬家快。如今在哪里也么哥,如今在哪里也么哥,直教你痛伤心物在人何在。

【脱布衫】你从今守规矩本分在泉台,再休要瞎打算满口儿胡柴。常言道青山易改,只怕你本性儿依然还在。

【醉太平】你分清楚那青红皂白,看明白邪正平侧,是必要小心在意细挑择,快些儿去来。鬼门关畔分憎爱,槐安国里看成败,北邙山下惜兴衰。猛回头吓呆。

【煞尾】你瞒神吓鬼做尽十分怪,昧地欺天的发了一世财。说什么名教纲常往脑后摔,说甚么天理人情向脚下踹。只要金银共财帛,那顾人家好共歹。你一家发不怜万户白,一人笑可知百姓哀。将人命条条紧着迫,把国脉根根都挤出来。你罪恶滔天死可该,国法如炉你躲不开。到我手中怎救解,也是你爱宝贪财把祸栽。我恨不得再揪住你头发托住你下颏,撕破你面皮剥开你两腮。打的你肉绽皮开血乱筛,叫不迭爷爷和奶奶。也不枉你祖上阴功葬得个好墓台,生下你这后代儿孙血糊了大院宅。我问你再有甚高明好计策,只除是换一付心肝再捏胎。把你那没天日的所在彻骨儿改,让老百姓安居无祸灾,共享升平万千载。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