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波士顿芭蕾舞团演员的忘年之交

赵锺英,波士顿双语网专栏作家

赵俊雄参加我们有名的”波士顿芭蕾舞团”已经两年了,他已经升级到“第二把交椅”,常常演男主角。我感到十分欣慰和骄傲我已经认识他半年了。很难得找到一个跟我同姓的赵家门青年才俊,尤其难得的是,他是从四川重庆来的。
2016_Zhao_Ballet1
上图:(左起)赵俊雄、赵锺英、赵俊卿合影。





重庆等于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在中国十七年,除了我生长的南京城以外,我曾经在二次世界大战的八年(1937-1945)都一直住在重庆。

我对这个城市特别有感情,对那?来的朋友也特别”情有独钟”,总希望跟他们做好朋友,见到他们的时候也特别喜欢跟他们”摆龙门阵”,你怎么能怪我呢?中国人一向对乡土观念是很注重的。因为烽火的关系,我是抗战 开始的时候跟家人一起入川到大后方的。当年我才七岁,进了六年巴蜀小学,家住在小龙坎,在”盐锅骑石”的隔壁。靠近俄国领事馆,记得小时候在院子里,伏着石墙,可以居高临下的看到珊瑚埧飞机场上上下下的飞机……。

弟弟和我很难得的考进了顶顶有名的南开中学,念了两年初中,抗战胜利日,1945年8月15号,我们一家又回到了南京。我是一个道道地地会讲一口四川话的”川娃子”。

在芭蕾舞的本子上,我非常注意东方人的名字,见到许多韩国人及日本人,只见到两个中国名字。一个叫John Lam,是从加利福尼亚州来的蒙古族裔,他已经是众望所归的独舞者了。再另一个就是我们的本家赵俊雄。因为他是重庆来的所以我特别想要认识他。

伶俐的林小姐终于把我找到他了,我们通了电话,知道他就住在我们邻城的Stoneham,于是决定要请他去见见另外一位饭馆的老板在Billerica 的赵俊卿。


见面就是要有点缘分吧?他们两位的名字多么相像?说不定几十年前还有一点亲戚关系吧?

在海外聚在一起也谈何容易?

照片里的另一位芭蕾舞者叫陈道远,说起来我也认得他们。他几年以前也在波士顿芭蕾跳舞,正好也是俊雄的朋友。我也请了他和他太太Nancy 一起去吃中饭。
2016_Zhao_Ballet2
五个人的照片中一对年轻夫妇就是他们。现在他们已经在牛顿有了跳舞学校,家住在沃森(Waltham)。他们年轻人的日子都非常忙碌的,聚在一起也不太容易。

福成的老板还特别用中国带来的高级茅台酒请我们喝,可惜我无福消受,没有这个酒量,早知道请我喝Shirley Temple 还比较实惠一点,盛情难却。

电话上知道俊雄每天要六个半小时练习跳舞,再一个半小时上课。只有礼拜一放假,每天开车进进出出,上下班也是很辛苦的。

据我几个月的观察,他是一个很上进的年轻人,家教特别好,进对应退很有礼貌。不抽烟,不喝酒、连咖啡也不喝,他是非常照顾自己身体的。对他来说,身体是他最大的本钱。在海外一​​定要特别的仔仔细细当心的照顾自己,绝对不能生病。他是一个非常敬业的年轻人。

我问他,他的父母一定非常想念他,在中国都是一个小孩,他是独生子,一个人在海外爸爸妈妈一定很寂寞。他说他们也习惯了,因为他十四岁就到上海去芭蕾学校,十八岁来美国华盛顿进修,然后在阿里所拿Arizona跳了两年芭蕾舞,现在在波士顿两年,他非常喜欢波士顿。究竟我们是一个文化城市,他很喜欢这里。

父母总是为子女着想,我自己已经是祖母和外婆,只要他为自己的梦想追求,做父母的就放心了。

我已经看过他好几次在台上亮相了,我非常欣赏他的才气,值得大家赞扬,马上”天鹅湖”就要在这里上演了,他会演王子。这个故事是家喻户晓的,老媀能解,去看的人群一定很多。早点订票,以免向隅。

他真是一个非常有才气的年轻芭蕾舞者。他的前途非常远大,希望他好自为之,我们都替他高兴。我非常骄傲他是我们的”忘年之交”,祝福他一帆风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