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西两部新剧本发布 获2016美国最受欢迎华语剧作家奖

【本报记者李强波士顿报导】继话剧《海外剩女》在北美成功上演后,该剧的作者兼总导演张西又推出两部反映华人生活的力作:《爬藤》和超现实主义儿童剧作《秦伯伯的玫瑰》。北美枫香书局12月11日中午在波士顿呼伦贝尔餐厅举行,20多位波士顿地区文化界、教育界嘉宾和媒体代表出席了发布会。波士顿双语网和美亚出版社12月16日宣布张西女士获得读者评选的2016“美国最受欢迎华语剧作家”奖。
2016_xi_zhang_book_release2
上图:纪虎民(前左二)、张西(前左四)、赵进(后左四)、张川(前右一)、冯丽丽(前右三)等合影。

新书发布会现场,两部新话剧的编剧兼总导演张西表示,希望她的新作能让大家从中得到共鸣和喜爱,她感谢华人读者和话剧爱好者对她的支持。她还透露,根据《海外剩女》改编的话剧《移民也疯狂》将于1月7日在加州上演。

剑桥中国文化中心董事长纪虎民在致词中对张西出版新作表示祝贺。他希望通过话剧的形式传播中国文化,并让美国华人群体团结起来,提高社会地位。

随后,与会嘉宾波士顿北京同乡会会长赵进、枫香波士顿剧社社长张川、执行导演梁雁文、儿童剧《秦伯伯的玫瑰》执行导演冯丽丽等也发表了讲话。他们对张西女士勤于创作、用细致入微的笔触描写华人在美国的生活和奋斗的历程给予了高度评价。赵进曾经牵线北京侨联,促成了《海外剩女》今年夏天在北京海定剧场公演多次,得到广泛的好评。
2016_xi_zhang_award
张西女士对获得2016“美国最受欢迎华语剧作家”奖感到荣幸,她对记者表示波士顿将是《海外剩女》、《秦伯伯的玫瑰》和《爬藤》这三部话剧的全球首演之地,她感谢波士顿地区广大话剧爱好者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

据悉,儿童剧《秦伯伯的玫瑰》已于10月底交由剑桥中文学校小主持人班排演。在执行导演冯丽丽、表演指导梁雁文、执行导演助理秦枫以及小演员们和家长的共同努力下,目前该剧在火热排练中,张西曾亲自前往剑桥中国文化中心(CCCC)指导排练(下图)。该剧定于2017年1月29日在剑桥文化中心的春节联欢会上首演。北美枫香儿童剧社拟在明年4-5月间,将这部儿童剧推向社会公演。
2016_qin_rose_cccc
话剧《爬藤》拟于2017年1月,率先由北美枫香波士顿剧社排演,明年5-6月间在波士顿公演,与此同时,波士顿剧社也排练英文版《海外剩女》。






待挽青藤陌上头——读《爬藤》有感

作者:李姝莛

在我心中,张西始终是清醒的时代剖析者与执着的历史纪录者。

当这样的精神气质与自由表达相融合,便催生出一部又一部脍炙人口的作品。此时,《海外剩女》在全美华人圈里掀起的风暴仍如火如荼,张西又创作出聚焦华裔教育的作品《爬藤》,其中所揭示的华人在融入美国社会过程中自身的传统观念与美国价值观相冲突、相消长、相融合的过程,令人扼腕、引人深思。

以一个具体话题切入而立体展现时代问题是张西话剧创作中偏爱的手法。在她的代表作《海外剩女》中,我们不难发现作者言及剩女现象的同时,还展现了华人迁居美国的历史以及当下华人群体的现实问题。《爬藤》也是如此,以华裔对藤校的狂热切入,展现的是几代人依照各自的价值观寻找生存的意义与自身的价值,他们之间的相互冲突、相互融合在舞台上必将碰撞出皎洁的戏剧弧光。

如果说《海外剩女》中,我们看到的是华人抵达美国的历史与扎根立足的奋斗,那么,在《爬藤》中我们看到的便是华人在实现了基本的立足后,跻身美国主流社会的努力。对藤校的狂热追逐便是这种努力在下一代教育问题上的体现,这种追逐以及支撑它的价值观在不同代际产生的不同回响与碰撞,形成了该剧的基本张力。

面对藤校,不同的族裔有着不同的观念,甚至同处华人社会不同家庭也有不同的观念,对较之下,这些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不禁让人深刻反思,因为它们不仅仅关乎一个族裔年轻人未来的成就,更关乎他们能否愉快成长、成为一个健全的人这一根本。当今的现实,一方面很多华人子弟牺牲更多的快乐成长的时间为进入藤校做各种各样的努力,另一方面,如此培养出来的华人子弟却鲜少成为顶级的创造者和领导者。某种意义上而言,华人以超乎常人的努力在改变自己的命运,也改变着美国社会的游戏规则,同时也在默默承受这一行为所付出的代价。这其中孰长孰短、孰得孰失剧中留下开放的空间,任读者和观众思考评判。

《爬藤》也是一部现在进行时的时代剧,丰富地涵盖了美国华人社会新近的热点话题,除了藤校话题之外,它还在各个穿插的故事中间涉及了美国大选、少数族裔维权、养老、抑郁状态等话题,谈及了华裔女子枪击盗贼自卫的新闻,甚至还隐含了反腐、环境保护等问题。

这些话题的背后是作者冷静的观察,是身处华人社会而不为华人讳的史笔,更是超越了单一族群、生发于整体观的大视角。

《爬藤》的结尾,看似收笔于一种丧失——龙葵丧失了生命,母亲失去儿子,半夏失去情人,而这种丧失最终却实现了一种求仁得仁的完满。华裔士兵用自己的生命回答了贯穿全剧的“为美国做点什么?”这是一种超越了一切形式的深切融入,是不再以“融入”的眼光看待的“融入”,是新一代华裔的“生而本当如此”,从而回答了困扰几代美国华裔的身份认同问题。

现实中的身份认同却仍旧在砥砺前行,中国传统观念、半西化的传统观念、完全的西化观念……必将在很多年内并存于美国华人社会中,并由此继续演绎出无数惊心动魄或感人肺腑的故事,留予剖析者与纪录者添香研磨、娓娓道来。

【李姝莛历任新华社开罗分社社长、首席记者;中东总分社多媒体采访中心常务副主任。埃及驻外期间,采访足迹遍及包括伊拉克、伊朗、巴勒斯坦、土耳其等国在内的十几个中东国家,亲历2011年阿拉伯之春等重大历史事件,曾在一线现场报道埃及政局突变,并在利比亚内战、叙利亚战争、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等前线发回大量第一手现场新闻。被评为“海外十大记者”。】
2016_climbing_ivy_cover
爱熄灭了灯,心围一面墙——读张西《爬藤》

作者:马蕾

“一些花开在高高的树上,
一些果结在深深的地下”
— 海子

一部好的文学作品会引起共鸣,引发对群体对人性的思考。作家张西的剧本《爬藤》正是这样一部描述在美华人当下生活的作品。

像剩女、子女爬藤、华裔参政、藤校平权之争、2016美国总统大选社会撕裂等诸现象,往往身在其中而不识庐山真面目。这些现象源自某种个人无法控制的社会结构力量,无法从个人经验获得完整解释。

作为有社会学背景的作家,张西具备一种能力叫社会学想象力,能够在个人烦恼与公共议题之间建立联系、在微观经验与宏观历史之间的穿梭能力。帮助我们找到个体在社会结构中的定位,找到这个时代在历史中的定位。

《爬藤》是生活和经验精妙的凝聚,通过三个背景各异的华人移民家庭现实生活的视角转换,利用故事中的人物情绪、信仰、意图、需求、欲望、执著、分歧与冲突等调整视差、增进理性,从而使人们能够看清世事,以及发生在其间的事情的清晰全貌。从感性的文学作品中进行理性的思考。

戴着藤校光环的半夏在自杀的边缘徘徊又徘徊,同时因为特殊的家庭背景而痛苦压抑,正如那首古巴民谣寂寞“灵魂,那么忧伤沉重,我希望把痛苦隐藏,我不想花儿知道,生命给我的折磨,因为要是知道我多么痛苦,它们也会同我一起哭泣。” 拒绝了藤校录取的龙葵为国家参加了海军陆战队,最终牺牲在对抗ISIS 的战场上。学习成绩优秀的叶茂未被藤校录取,在其他事情上争吵不休的父母一致愤怒地付出“一百倍努力”也要为儿子讨一个说法。中国式父母与子女奇妙地揉合在一起,分不清是谁辜负了谁,又是谁承载着谁。

中美文化的差异是巨大的,传统文化的望子成龙,过多的把父母生命的重量与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你成功了,孩子没成功,你就失败了;你失败了,孩子成功了,你就仍然成功了。其实父母与孩子谁也代表不了谁。叶茂的父亲从农村讨饭到中国名校,再到美国,积极为儿子争取藤校权益,母亲更是一心一意要求儿子爬藤,却从来没有想过儿子已经是一个独立地生命个体。他们真正了解子女的想法吗?

在现实生活里,既有子女被逼进了藤校,唯一和父母的联系是讨要生活费,也有优秀而没有进藤校的孩子,毕业后工作中才能出众,与朋友家庭相处融洽、快乐。有些花开在树上,有些果结在地下,“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父母不顾孩子的快乐、客观的个体差异,一味地逼迫孩子走上爬藤的道路。本来浓郁香醇的青春,应当嫩绿得很鲜明、嫣红得很透亮,然而变成了站在刀尖上的舞蹈。半夏叶茂们孤独无助迷茫恐惧,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最美的年华因为承受不了压力,甚至失去了生活的欲望,“热闹是你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在父母满足而自豪的目光注视下,伴随着一身的伤痛,如树叶在秋风中飘零。

父母把自己生命的责任与重量交在孩子身上,以爱的名义熄灭了孩子心中的灯,把执念变成了一面爬藤的墙,挡住了光挡住了孩子内心的快乐。问题是:当一切都毁灭了,进名校是否还有意义?

纪伯伦在《先知》中写道: “你们是弓,你们的孩子是从弦上发出的生命的箭矢。” 你能给予孩子爱、支持与引导,但不能给予思想,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在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中所出现的华人第一代多数支持川普,而第二代一面倒支持希拉里的现象,恰好表明了在美国教育文化中成长的第二代已经具备了与父母不一样的价值取向。

你可以说他们手握一触即断的桃木剑,却梦想仗剑走天涯,但是,“对社会只有奉献而不要求,不要求它变得更合理更进步,那是愚忠。反之,对社会只有要求而不奉献,那是狂妄与自私。” 卢梭的《民约论》称“人民永远是愿望自己幸福的,但是人民自己却并不能永远都看得出什么是幸福。”

《爬藤》中还涉及到中国式家庭与婚姻,父母与子女的抱怨与争吵,然后是和解与轮回,以及女性的觉醒。美国因恐袭、总统大选、种族歧视而动荡不安的社会问题。华人移民作为一个群体正处于一个充满挑战与变化的时代,在薄雾中有人扬声高歌,有人浅吟低唱。

一部好作品离不开人文关怀、责任道义与社会参与,作者始终保留着心底的悲悯。在没有星星的夜晚,作者安排了枫香志愿者与龙葵来拯救半夏,让她在暗夜里看到光和影,花与草。在龙葵为国捐躯之后,他留下搭建小屋的梦想,还留下了曾经需要半夏帮助,如今已迈出独立第一步的叶茂。风吹干泪水,颤抖的心灵得到宽慰。

《爬藤》是一盏在雾中亮着的灯,在坚硬的现实与磕磕绊绊的生活里,它触发了悠长的共鸣与思考。在获得巨大成功的《海外剩女》之后,惊喜地看到张西的又一力作,祝愿《爬藤》续写辉煌!

【马蕾出生于中医世家。历任波音公司、医疗器械公司当软件工程师;植入式心脏起搏器和除颤器研发部组长、北美枫香西雅图剧社首任社长兼北美枫香文化中心董事。7年前开始关注教育,并与丈夫一起捐助家乡的贫困初中生。】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