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家蔡国强 雕塑作品MIT揭幕

【侨报周末实习记者刘丹、特约记者李强波士顿图文报道】5月10日下午,由麻省理工学院(MIT)斯隆商学院委任,MIT视觉艺术中心项目承担,中国著名艺术家、福建泉州籍的蔡国强最新雕塑作品“锁链石”在MIT校园内揭幕,并将永久摆放在毗邻斯隆(Sloan)管理学院北侧的花园内(下图)。这也是艺术家蔡国强首个作为公共艺术展示的雕塑作品亮相在大学校园内,这件作品同时象征着斯隆商学院多年来在敎育和文化方面与中国的紧密联系。

蔡国强和助手黃千欣(左)在揭幕仪式上。

在揭幕仪式之前,MIT中国论坛中心为蔡国强安排了一场名为“对话:在不同文化之间”的讨论会,用纪录片和幻灯片的形式介绍了艺术家历年来的代表作品,并由蔡国强亲自介绍解说。这些作品包括:在多哈的新“爆炸”作品(采用了最新科技);在乌克兰用火药爆炸后绘制的矿工肖像;并有在卡塔尔艺术博物馆展出的多项艺术作品和火药绘制的99匹奔腾马的影子;以及最近在美国洛杉矶艺术博物馆外墙的爆炸作品“麦田怪圈与外星人”和火药绘画等。

会上,蔡国强介绍了自1993年以来在中国、日本、美国以及中东一些国家展示的作品,并给予独具洞察视角的阐述,讲述他如何通过结合一个国家的文化和历史,去发掘新的艺术可能性而创造的对话。

他说:“1993年第一个作品‘将长城延长10000米’在中国展览时,我还在日本留学,那时我就发觉,每次回到祖国都有很大的变化,每次都是一个崭新的中国,每次与中国的文化都是崭新的对话。但当时的中国还不是很能接受当代艺术(Contemporary Art)。但当我为2001年在中国上海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APEC)制作庆祝烟火表演后,人们也开始慢慢接受和理解当代艺术了。并且我也在此有了在国内办个人展的机会。”




“最値得纪念的是,2008年北京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由我负责的开幕式和闭幕式视觉特效烟火表演。开幕式前,由烟火制成的29个巨型脚印沿着北京的中轴路一路‘走向’‘鸟巢’主体育场内。沿路有1600多名警察封路保护,保证烟火顺利的放出。巨型脚印之所以可以在发射到天空中仍可以保持很好的形状归功于采用了高科技定向芯片并由电脑控制,确保准确性。包括体育场上空的牡丹花样烟火和五环图样都采用了相同的技术。”他说,“我很荣幸,一个艺术家的创意作品可以在国家大型仪式上得以展示和发挥作用。”

当他谈到最近的作品“麦田怪圈与外星人”时,他感嘅,大家都曾猜测“麦田怪圈”看上去技术含量低,应该是人为的,但是经过他们学习小组的人员模仿之后,发觉要在一夜间做得这么规则、这么庞大,是人类很难做到的。这也让他回忆起小时候对浩瀚宇宙的种种好奇和疑问,还有读过的美国天文科普学家卡尔·萨根写的《宇宙》,这是一种看不见的能量,显示出人类的渺小。

当观众问及他的艺术创作灵感和火药绘画(Gunpowder)时,他说:“在不同文化领域,吸收其文化的精华,并运用自己的创造力和想象力。所幸我的作品目前为止都很受当地人的理解和欣赏。他们知道我在悉心硏究他们的文化,也很尊重他们的文化。比如阿拉伯国家,他们都很支持我表达心得体会的艺术作品。”

“火药制作的艺术品很特殊,有很多的不确定性,而过程又是转瞬即逝的,在这之中你永远不知道结果会是如何。我其实很享受这里的每个过程,从设计、准备、试验,再到结果。在没有出结果之前的那种紧张不安感却又夹杂着兴奋,在按下启爆器按钮的那一刻,到发射之间短暂空隙的等待、沉寂,如同时间也停顿了,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无可控制。火药绘画艺术制作过程是一种看不见能量的对话过程,一种永恒力量的接触,是空间与时间连接永恒的感想。然而,爆炸结束后所留下的黑色烟灰图案又是自己作品的留念,而这也是永远都不会消失的。”




会后的献词揭幕礼上,用白色大理石雕刻而成的12块圆环组成的“锁链石”安置在花园的草坪上,其间种着7棵幼年的日本黑松木。蔡先生给予了亲切的致辞和祝福,他说:“我把这个‘锁链石’放置在这个地方,将斯隆学院对面嘈杂繁忙的交通所带来的不祥之气阻隔,并依傍着新建的众多高楼大厦为衬景。松树意在长寿和在逆境中的忍耐力。12颗环组成的锁链显示了人与社会的关系,12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圆满的数字。”

他说:“我看到这里面种的松树还那幺小,希望中美文化艺术交流上的进步如同小树一样茁壮成长。也希望日后,学生可以坐在这里读书学习,男生女生们甚至还可以在树下石间谈恋爱”。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