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常春藤杯足球锦标赛 康奈尔、MIT分获冠亚军

【波士顿华人双语网综合报道】第二届常春藤杯(Ivy Cup)足球锦标赛日前在新泽西Robbinsville圆满落幕,来自纽约州的康奈尔大学去年在首届比赛中夺得亚军,今年在决赛中力克麻省理工学院(MIT)队,获得了冠军。本次比赛由普林斯顿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ACSSPU)承办,参加的学校共8所: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布朗大学(Brown)、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康奈尔大学(Cornell)、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麻省理工学院(MIT)、宾夕法尼亚大学(UPenn)、耶鲁大学(Yale)。
2013_Ivy_Cup_Champs
第二届常春藤杯足球锦标赛冠军康奈尔队。(ACSSPU 提供)




本次比赛共有100多位参赛队员,数百名观众观看了比赛。常春藤杯采用Intramural赛制(8人制,包括守门员)。在第一天的小组赛中,参赛队员们积极拼抢、全力以赴,经过激烈的比赛,MIT、宾大、康奈尔和布朗大学的团队分别以小组前两名晋级四强。在半决赛中,MIT和康奈尔分别以娴熟的传接球配合和超强的体力,淘汰了布朗和宾大,进入决赛。最终康奈尔队在点球大战中以4:2战胜了麻省理工,夺得了本次常春藤杯的冠军。据悉,“常青藤”杯(Ivy Cup)足球锦标赛是由美国东部名校的中国学生会(CSSA)联合组织的一项活动。它于每年4月举办,东道主由参赛学校轮流担任。2012年,由普林斯顿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康奈尔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的中国学生联合会共同发起第一届锦标赛。比赛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举行,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这项赛事不仅为广大的足球爱好者们提供了切磋竞技的机会,弘扬体育精神,也为学校之间提供了交流的平台,更成为宣传华人留学生在美生活的重要载体。作为美国少有的华人学生学者的体育赛事,本届杯赛得到了主流媒体广泛关注,也得到了众多华人群体的大力支持。


首届常春藤杯足球锦标赛纪实

【康奈尔大学CSSA提供】2012年4月21日,第一届Ivy Cup (常青藤杯)足球锦标赛在费城举办。首届比赛有四所常青藤盟校参加,Princeton, Columbia, Cornell 和UPenn(东道主)。Cornell 中国留学生足球队经过3场鏖战,夺得亚军。

比赛




第一场Princeton 3:4 Cornell基本过程是,开场双方都相互试探,互有攻守。我们在大部分的时间里成功的冻结了对方的核心人物11号陆超。不过对方高帅富赵澎大力水手般的冲击力在上半场也给我们的球门造成了无数次险情。随着时间推移,我方逐渐表现出优势,并乘势由叶凯雄取得了第一个进球,打破僵局。但普林丝毫不逊色,不到十分钟便由远射还以颜色。就在双方胶着之时,我队中后卫尹然发飙,接角球机会抽射死角建功,再次超出比分。比赛由此进入白热化。上半场过半,我队换上了球队首帅赵田力同学,以期加强士气和精神面貌。此招果然见效。赵帅上场不久便接老夫门前横传以一计横空抽射漂亮地再次敲开对方大门。此进球动作之舒展堪称整场比赛亮点。随后上半场结束。

下半场,在我们3:1领先之后,场外 “金融男” 胡指导大幅的替换了场上人员,以求达到让队员得到充分的轮休。但也许是因为轮换的幅度有些太大,造成新上场的队员的站位有些混乱,Princeton抓住机会,连扳两球,差点儿将比赛翻盘。不过最后总算是有惊无险的拿下了比赛。最后以4:3的比分取得开门红。

第二场Cornell 5:0 Columbia

Columbia这次队伍饱受伤病的困扰。我们考虑到要多拿净胜球,不惜冒险排开了进攻性的阵容。老天爷在这场比赛给了我们很多眷顾,王惺招牌式的霸王助攻很有效率的不断帮助我们扩大着比分优势。这次我们吸取了对Princeton时的教训。对几名主力进行分批次的轮换调整,既保持了场上阵容的稳定,又争取了充分休息的时间。这场的比赛结束时,我们的净胜球和UPenn一样多,以为只要最后一场打平东道主就能依仗进球总数的优势赢得冠军。可是就在此时,Upenn和Prineton那场哨音传来,UPenn在最后一分钟又打入一粒点球。这样我们就必须赢得最后一场冠军大战..

第三场Upenn 4:2 Cornell

赛前UPenn的女主席已经放言,Cup必须留在费城,话说这倒是给了我等兄弟们动力,想看看万一咱把杯夺了有啥后果。对手实力高于我们是得承认的,但其实他们也并非如彼那番不可战胜,却是我方的保守踢法造成了最后的失利。胡指导战术布置的基本理念是,Upenn队中曾经入选过U15国家队的常晓是不可战胜的。 胡指导反复强调,心里不要想着赢UPenn,而是要把能跟常晓同场竞技当做一个荣誉,当作一个享受的过程….(赵田力当时很不爽欢他这么说,便呛了一句:“压根没打算赢的比赛还不如直接认输不踢了”,结果直接被认证为是“太在乎比赛输赢”的球霸作风….)

具体战术安排是全力冻结常晓,as if冻结了常晓,UPenn这架坦克就运转不了了。事实证明这种想法悲剧了,虽然姚彦康和权葳轮番上阵有效减少了常国少的拿球机会,但是我们为此留下的空档却被UPenn的其他队员们充分的利用了。特别是他们的杨家将,杨牧之和杨锐。杨牧之在边路杀的人仰马翻,另外,杨锐更是用几脚射门一度把我们打成了筛子。在场上绝大多数时间都是UPenn控球,我方退后防守,赵田力是前场唯一的散兵游勇。直到下半场零比三落后后,我们终于彻底放下了包袱,破釜沉舟般的压上进攻。此后我们坚强搬回两球,但这一切来得都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