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爆炸案庭审结束 周丹龄证词再现血腥现场

【波士顿双语网特约记者李心茗2015年3月31日综合报道】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经过近一个月的庭审之后,今天辩护方继续传唤证人,其中包括罪案侦探专家关于炸弹和手枪上的指纹是嫌犯查纳耶夫哥哥的,以向陪审团显示他的哥哥才是爆炸案的主谋。辩护方在仅仅传唤了4位证人之后就结束了辩护。
2013_Zhou_Danling_Writing
上图:中国驻纽约总领馆副总领事钟瑞明展示周丹龄在恢复知觉后写下的“一切都好,不用担心”字条(资料图片)。

查纳耶夫的律师星期一在公诉方结束起诉庭审后开始传唤证人。一位电脑专家星期一作证时说,查纳耶夫的手机都是在他就读的麻州大学达特茅斯分校或附近地区使用,而充当炸弹的高压锅和手雷都是在数十英里之外的地区购买的,表明购买爆炸装置的人不可能是查纳耶夫。两兄弟制造的波士顿马拉松连环爆炸案造成3人死亡,264人受伤。辩护方律师已经承认查纳耶夫参与了爆炸案,不过不是主谋,因此希望陪审团不要判死刑。

控诉方传唤的证人高达90多位,其中包括失去肢体的马拉松爆炸案受害者,FBI的调查人员,以及和吕令子一同前往观看比赛的中国留学生周丹龄。

毕业于武汉大学的周丹龄在出庭作证时哭诉爆炸案当日的恐怖经历。周丹龄上作证时说前年考完试后与好友吕令子一同前往观看马拉松盛况。当首枚高压锅炸弹在终点附近爆炸时,她还安慰令子说没有事,但不久第二枚炸弹就在她们站立处爆炸,离炸弹最近的吕令子马上倒下,而周丹龄也身负重伤。

在法庭上说到此时,坚强的周丹龄哭起来,她说:“我耳膜遭轰破,听不到声音,只见到处是血,眼前一男子遭炸掉双腿。我无法站起来,发觉自己肚子被划开,手捧着自己内脏,我就往回推。令子整条腿被割出一道大伤口,失血过多当场死亡。”

此案将在下周在南波士顿的联邦法庭重新开审,控辩双方将做各自的最终陈词(Closing Statement)。然后陪审团将决定嫌犯查纳耶夫是否有罪,如果罪名成立的话,是否判处死刑。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