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福軒參加老朋友九十七歲壽宴

趙鍾英,波士頓雙語網專欄作家

昨天(5月3日)我和二兒子夏平去參加老朋友李詩頴教授的九十七歲壽宴,真是一個非常溫馨,難忘可親的場面。大概有五十多位客人,幾乎全大半部是親戚,許多是夏威夷和加州遠道飛來的。

我被安置坐在紅光滿面,特別健康的壽星詩穎的左邊,十分榮幸。我的左手邊就是九十八歲的何惠堂老朋友及九十一歲的阮郇標醫生,都是五十年以前一同創辦牛頓中文學校及家庭夏令營的老朋友。我們主桌上還有卞學銓Charles Pien 的女兒May和她的先生。我們的女主人Lena 貽荘及他們的姪女兒Winnie,以彬和她的先生。
2015_Lees_at_Backyard
上圖:2015年春天,李詩頴、殷贻庄夫婦在林肯家中的後院留影(李強 攝)。



當晚的司儀是他們的大兒子以同,英文名是大衛。他們幾年前才從林肯搬到夏威夷岳母的家鄕去。幾年不見,我還忘了直接謝謝他曾経幫他母親把那盒偌大的茶花,換新泥土及新花盆,親自開車送到我的家裡來。有個朋友曾經說過,對孩子們帶得好就長得好。這是多年來我對他們孩子們的看法。現在他的小女兒艾琳(Eileen)和她的一家住在隔壁。這次喜慶的壽宴零零碎碎的事情都是艾琳和其他家人大力協助貽莊的功勞,這些幕後英雄我們都沒有機會直接謝謝他們。

李家夫婦是最有福氣的人,總有親情住在咫尺,有多少人有這麼好的福氣?五十年以前是哥哥Yao-Tze耀滋和Nancy同端(也是我們南開中學的同學),當年老媽還在,兄弟倆家輪流照顧老媽。我常常看見他們兄弟倆推動老媽媽的輪椅去許多地方。每次妹妹禾頴和英保從紐約來看媽媽,我縂是去他們家。

後來是大兒子以同一家,現在是女兒艾林一家。我也認識他們姐姐和小妹妹禾穎兩家。大家庭和和氣氣,相親相愛,有多少人有這麼大的福份?真是上天的保佑,天主特別降褔關愛李家。

我認得他們三代非常美滿及幸福的家人,現在已經四代同堂,特別感到光榮和幸福。這次被他們四個孩子請到除親戚外算是僅有的三五老朋友中之一,而且跟老壽星主人家坐在一桌,我特別,特別感到榮幸。也沾染到他們的喜氣。
他們是有口皆碑的事業成功,家庭美滿,做人善良的老朋友,人見人贊。我一定要盡量效法他們做人,做事,成家,立業的好榜樣。才不辜負他們的一番深厚的愛戴和情誼。

聚福軒(Joyful Garden)算是比較講究的中國城之外的飯館,我曾經被請參加過好幾個九十歲生日的喜宴,老朋友當中我算是最年輕的,總覺得非常榮耀,每次都是欣然就道。

他們特別厚待我,我永遠不會忘記三年前我的雙腿換膝蓋的時候,住在醫院裡療養的幾個星期,他們不但來看我好幾次,總是帶了非常好吃的龍蝦及中國菜餚使我心裏減少痛苦。回家之前,還大包小包的送來以免我的冰箱空空,他們就是這麼細節周到的老朋友,令人感激不盡。

壽宴桌上,主人家選的美味佳餚之外有很講究的蛋糕,是雅都特別訂製的,一切都非常豐盛,每個客人的餐位名牌旁邊都放了一朵非常可愛的蘭花,想必是從夏威夷飛機運來的吧?

餐後的余興節目格外出眾,當然大家都欣賞電視上放映的錄影帶,那是幾個遠地不能來參加壽宴的小輩們,言談語句講得都非常親切有趣,足足證明壽星老人家平時對晚輩的慈祥和關愛。

余興節目中參與許多需要用腦筋思索的有趣問題,我也不知道這位聰明有思路的司儀從哪裡收集來這麼多各種各樣的題材來考驗我們?想必是壽星爸爸的遺傳,及聰敏弟妹們也在後面幫忙的吧?大家參與都非常熱烈,每桌競爭也很有趣。

我一直以為我自己除了科學,工程,運動,諾貝爾奬金之外,在某些文藝,歷史,電影及報章雜誌知道的很多,”物到用時方很少”,多半的問題我的答案都差不多錯了,有點不好意思。

你這些年如果不認得林肯的李家兄弟兩家,那你真是”孤陋寡聞”。他們真是一個書香門第之家,連余興節目都是如此博學多才,讓人思考很久,望塵莫及。我等於又回學校上了一堂課。

回家的路上,在車子裡,夏平兒子跟我還在讚賞這次壽宴的成功, 那些有興趣的節目,以及我沒有猜到和答錯的問題。他們那桌都是工程師,是所有桌子中縂分加起耒分數最高的䇔家。

我向天主祈禱,希望天主盡量福佑這一家,希望詩穎長壽,我還有福份,至少在一百歲的時候不要忘記再請我。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