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知音:浅谈北美教育之中学篇(中)

苍沉月,波士顿双语网专栏作家

【编者注:波士顿双语网非常荣幸邀请到中国青年作家苍沉月为专栏作家。曾经在加拿大读中学,在复旦大学读本科,在哈佛大学读研究生,苍沉月小姐现定居上海。她将通过专栏文章定期同波士顿双语网的读者们分享她的成长经历,以及对中西文化、哲学的思考。2015年2月,苍沉月的长篇魔幻传奇小说《日月双重梦》由中国财富出版社出版。】

上一讲我贴出了当年我还在加拿大读高中时期对于北美中学教育的亲生观感,其实在那之后我对于这个问题还多有关注与接触。当我与家人结束了移民生涯回国之后的几年里,国内的低龄化留学潮流刚好流行起来,以至于还有不少家庭朋友们向我与我父母咨询送孩子出国读书的问题,以及将他们的情况反馈给我们。而后我去美国读硕士也再次见到了一些当地的华人孩子们。现在就继续接着介绍我在这些年中了解到的有关北美中学教育的情况。
2015_Chenyue_profile1





在北美大多数地区小学中学采取的都是就近入学,按照住房的学区来划分的,公立学校大多没有考试进入的途径,只有很少的学校例如开设特别课程提高班之类的会面向大众招生,私校也可以不管住得远近通过考试和交钱就进去,但是学费十分昂贵,让大多数华人家长和孩子们求入无门。如此一来,大多数华人孩子们在北美就只能以住的学区来划分入学了,这就造成了教育资源的很大的不平衡性。对于小学来说还不要紧,中学教育直接关系到申报大学,好的学区中学很好,考上好大学的学生比例很高,而差的学区则大量的学生都并不想考大学,就混个毕业就工作打工甚至在中学学校内还各种闹事、欺负人等事件,也就像我在之前的篇章里写到的,华人移民二代的很多孩子们在北美发展得并不好、甚至堕落了,其实就是在中学这段时期,也跟中学环境不好有相当大的关系。

要知道,所谓的学区和学区不平衡,好的学区学校好差的则学校乱糟糟,并不是一个中奖一般碰运气的事情:别以为华人移民们可以碰运气住到个好的学区,孩子们就近入学就高枕无忧了。事实上,好的学区房价会很贵,就算是租金也高,这让很多在海外购置房产本来就困难的华人家长们只能望而却步。好多怀着“出国梦”想当然能给孩子提供一个良好环境的家长们,这才发现不仅梦碎,而且竟然是将子女们带入了在国内怎么都该避免也能避免的小混混子弟们所在的乱七八糟的学校学区里,造成这些华人孩子们并不只是面对英文语言关的问题,却突然迎接了诸多的原本如果安安稳稳在国内根本不必面对的诸多杂乱社会层的麻烦!

在北美校园“霸凌”事件即bullying欺负同学事件十分普遍,别以为北美是个高度文明的地方,北美各种族裔混杂本来就十分混乱了,不同人种族裔的思维都不同,并不像中国人那样看到哪个孩子成绩好就佩服他,相反还可能因为那个孩子成绩好就觉得他是书呆子去欺负他。因此华人孩子们在北美受到过欺负霸凌事件的孩子们,几乎数不胜数,甚至极少有幸免的了!只不过大多数华人们认为身在海外,“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加之还以为是自己英语不好、文化不了解做得不好,才引起的误会,因此就对于这类欺凌人的情况不太敏感,选择忽略或者忍气吞声而已。同样的甚至不如那么重的情况换作到了白人孩子们身上,白人家长会十分重视,联络学校老师校长去跟校方谈话,要求对孩子受到欺凌的情况加以处理和补偿等。然而这么做的华人却少之又少,有时候反而让洋人们以此就对华人孩子遭到欺凌更为漠视,甚至放任纵容那些欺负华人孩子的行为发生。

尤其是在小学后期和中学阶段孩子们处在青春期,叛逆心理严重,欺负同学的事情就更为常见了。我当时也遇到过,由于我个人性格很强并非任人欺负忍气吞声的类型,即便我母亲英文很差根本不能与校方沟通,我也请母亲的朋友作为长辈朋友翻译去找校方告知了我在学校被欺凌和不公正对待的事件。出乎我意料的是校方表现出来的态度十分不配合不认可,不仅仅是不在乎这种本该引起重视(换作是白人家长来学校反映此类事件他们就完全态度两样了)甚至表达了我这个当时英语不好的孩子很难与人相处、是我自己有文化差异没能融入他们主流等等之类带有种族歧视的不公正的话语。这些事情跟我在前几篇讲到的我遭遇的洋人老师给分不公平故意压低分数乱给分数、以及之后故意扣下我的申请大学推荐信不邮寄比较起来,还算是小巫见大巫了。总之千里迢迢去到别人的国度里,用一种并不熟练的语言去沟通说他们国家文化当中的且是定义模糊的可重可轻的主观感受(受到欺负和不公平待遇)的情况,能得到什么样的对待,其结果如何,大家这么客观来想想也就知道了。

其实,无需我多解释和具体举出我认识的华人同学们一个个遭受欺负的例子。(例如说我认识一对台湾来的姐弟,弟弟比我还年长一岁都跟我一所中学,他课间去购买的点心薯条等刚刚付费完,就被一个不认识的洋人学生一把抢过去抢走了!他求助无门只能跟他姐姐苦诉,姐姐也只能安慰他算了。这类华人学生莫名其妙受到欺负的事件,不论是一次性的偶发事件,还是被盯上的一连串的长期压迫事件,都是屡见不鲜了。)中国人们只要不那么盲目崇洋媚外和想当然,就该知道跑去一个人种混杂的、在他们国家内对黑人拉丁人种等等就长期几百年来有不断争执抗争等的情况发生的地方,要想对华人多么好多么公平,就是不太现实的。

撇开这些杂七杂八的种族歧视和欺凌现象,就继续说北美中学教育本身的制度也是对很多擅长读书的华人孩子们不太有利的,因为在北美读书尤其是中学备战大学期间,除了要学课内的功课,对于其他方面的要求都太多了。很简单的一个比较就是国内高考就那么几门主科加自选的文科或者理科科目,每个省份或者城市不太一样但大体就这样了,而在北美申请大学的时候却要看每一门课程在成绩单上的显示,那就是说中学里上的诸如体育、美术这种选修课 也要在申报大学的时候占据一席之地,大意疏忽不得。北美孩子们准备考大学也并不是高三或者高中时期的事情,要看的成绩单通常是也要包括初中的(对于北美当地的学生如此,中国跨国申请美国大学的要求是不同的,请不要以为相同随意横向迁移,以后我专门讲申请大学的时候再谈),要看的做活动的情况和获奖的奖项,甚至也包括小学时期的。如此一来,中学时期才到达北美的华人孩子们,在备考大学的时候就是处在较为吃亏的位置上,这或许让一些华人孩子们突然感到压力重重而希望渺茫,也加速了他们远离课堂去做一些堕落的事。对于那些没有堕落的后来看起来发展挺好的北美年轻人们,或许是日后回国看起来金光闪闪的海归精英,他们当年在北美的中小学(大学之前)时期,只要他们并非土生土长记忆和语言开始就在北美,就必定经历过旁人并不知晓的他们自己或许也不愿言说的痛苦磨难。

这样的痛苦磨难在北美华人孩子们的成长道路上存在于方方面面,当然可以从好的方面说这些是难能可贵的宝贵经历,是推动进步的添加剂和财富,等等之类“正能量”和冠冕堂皇的话语层出不穷都可以说出来,然而,即便日后的成果再怎么辉煌,怎么就可以否定当年付出的伤?有些中国人可能更为善于忍气吞声或者乐观一些,又或者更为要面子报喜不报忧一些,又或者记性差忘性大一些,还可能的则是他们也感到无法直视过往在北美漂泊艰难的那段时日。也有些华人孩子们为了避免受到欺凌或者为了追求简单的快乐就尽量融入北美主流文化圈子去,拼命巴结洋人同学,我知道不少华人男生就当洋人男生的小跟班,华人女生就跟着洋人女生几乎像是小丫鬟,帮忙跑腿和买点心礼物给洋人伙伴们的情况更是被他们视为有必要的投资,还有些则表现在非物质层面,将自己本来的母语中文给忘记了,将中国祖国根植的文化根都忘记了,彻头彻尾洗心革面,变为一个人造的ABC香蕉人,就这么在北美貌似活得还挺欢乐。这些华人孩子们在中学期间经历这种“蜕变”的状态,却可想而知也是痛苦的。

或许我观察到的北美中学成长期间的孩子们经历的苦难太多,导致我写的这篇讲述北美中学教育的篇幅里充斥了太多边缘性的歧视受欺凌问题,下一章回到更多教育体制的层面,对北美大学之前的教育描述做个收尾。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