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生的波士頓遊記

這次臨時決定要去波士頓,真的有點倉卒。雖然機票和旅社都不貴。不過旅社離市中心很遠,玩下來特別吃力。加上我出門的前一天才剛考完檢定考試。一個禮拜都沒睡上一頓好覺。所以旅行除了錢和時間已外,體力也是很重要的考慮因素(講的我好像是老人一樣)。波士頓,在我印象裡面是美國第二大城市,雖然沒有紐約的繁榮,但是是一個非常有傳統的城市。這傳統不只是因為這是移民時期的大城市,更因為幾間世界級的大學都在那個城市裡。

相對於紐約,波士頓有歷史上的驕傲,也充滿美國傳統的特色。我舅舅說波士頓的人有一種口音,比較接近英國的口音。我想也是,這個城市大概是美國承襲英國文化最多的城市。下了飛機以後,我深深體會,我想太多了。這個城市跟紐約根本沒有兩樣,除了小了一點以外。口音,我聽那個黑人講的口音,我還以為他是比我早一班飛機剛從肯亞來的勒。除了MIT的車站中間有一個很酷的機器可以奏出很特別的音樂以外。每個捷運站都可以跟紐約比亂。捷運的車好像是專門運流浪漢的一樣。到了我旅社的那個衛星城市更慘,滿地的破銅爛鐵和要倒不倒的修車行把秋天東岸的美景都破壞了。看著秋天轉黃的楓葉。我在想育民在紐約,要是去中央公園看看,一定很漂亮。

這就是二十塊錢美金的龍蝦”大”餐。

到波士頓的時候才下午一點多,我知道去這種大城市一定要去看的就是美術館,因為全世界沒有幾個大城市有名畫。波士頓的這個叫做fine art museum。應該是要翻美術館才對,不過裡面的文物的精緻程度可不輸給大都會博物館。跟大都會一樣,裡面有全世界各種文化的收藏。裡面包括了希臘的巨石﹔巴比倫城牆上的雕刻(這種東西也給人家切回家,真是沒水準)﹔還有中國敦煌的佛像等等。這個美術館當然會有名畫。那些名畫的數量絕對不輸其他的大城市。其他人的我都不熟,不過光我最喜歡的雷諾瓦和莫內的畫就有二十幾幅。其中有很出名的莫內畫的早上和傍晚的天主教堂那一幅,讓我感謝上帝和我老媽賜給我這一對眼睛,還有眼鏡行老闆賣給我這付眼鏡。




這個博物館比較有特色的是收藏了很多移民時期的藝術作品。讓我充分體會這個資本主義國家的風格。我跟著人家的團去聽館員的解說,聽到幾個很酷的作品。第一個是一個衣櫥,一個日式的衣櫥(就是上面有琇那個松樹和鳥那種的)。話說那個時代要在波士頓要是有一個日式的衣櫥是非常富有的象徵,怎麼說呢,因為那個時代日本的衣櫥要從日本經過非洲賣到英國,再從英國運到美國的那個運費是天文數字。所以波士頓的家具商人想到一個辦法,就是在當地自己做一個一樣的東西,賣半價就好。他們說這一類的家具叫做Japanize。像是這個衣櫥一樣,充滿資本主義色彩的十九世紀波士頓移民。沒有任何藝術家是為了藝術而做作品的,一切都是為了錢。藝術家幫商人畫他們要的畫,然後就會變有名,有名了就可以把畫賣得更貴。所以裡面有很多作品都是類似這樣的故事。其中有一幅畫畫的是波士頓港外面進出的帆船。畫得分長傳神,海上船的倒影,遠方的黃昏的太陽。還有我們可以從船之間相對的高度,可以分別出進港和出港的船隻。整幅畫也可以看得出那時候波士頓港的繁榮。這是一幅海運商人要名畫家畫的畫。畫家利用幫商人畫畫的機會表現出他自己的風格,商人把畫放在辦公室顯示自己的權威。這就是資本主義。


這是哈佛管理學院的學生活動中心,看起來有私立學校的氣派的感覺。一般人是不能進去的。是因為Rodney我才能進去照相。

第二天我晚上才坐捷運的車去哈佛。其實兩個超級有名的大學都是在波士頓市裡面,一個是發明TCP/IP和UNIX等通訊協定,帶動整個E世代的MIT(麻省理工學院),另外一個是管理學院和法學院出名的哈佛,然而我一個晚上只能去一間。於是我選擇哈佛。為什麼是哈佛,我想起自己是管理學院的學生,我們唸管理的人最自豪的就是能替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企業策略提出一個清楚而明確的方案。這種技術或許沒有發明電腦通訊協定那麼偉大,不過這是最讓我一生受用的技能。這套技能我在唸中央的時候開始認識,在唸德州大學的時候真正體會。不過卻是發源在哈佛管理學院。真正了解企業策略,知道競爭力分析,看過數十個哈佛的分析岸的管理學院畢業生,都會像我一樣懷著朝聖的心情去看哈佛管理學院。

車站到的地方是哈佛大學的中心校區,還要過一條河才會到管理學院,所以我沿著哈佛最熱鬧的街一直走道管理學院。像是其他的大學,哈佛並沒有什麼特別一樣是滿街的酒吧,各種商店。這個號稱全美國第一學府的學校的印刷店和書店也沒有特別多。酒吧倒是不少。我看著兩個女生(一黑一白)邊走路邊聊天,就湊上去跟他們問路,那個黑女孩比較大方,說他們正要往那個方向走要我跟他們去。她說她不是哈佛學生,不過她男朋友在哈佛唸書。等過了橋,我問她哪裡值得走,其實在那種暗到快要看不到那個女生的臉(也因為她臉太黑了)的時間還有什麼可以看的。她不經意的說這學校其實也沒什麼好看的,就和其他學校一樣。

我才正閃過那個念頭說那是因為她不唸管理,突然在前面等紅燈的兩個男生(又是一黑一白)中的黑男生突然很不爽,說:“你是唸那個學院的,我們管理學院可是很漂亮的”。被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這樣吐槽,女孩免強頂嘴說史丹佛更漂亮。那個黑男生也懶得跟女生講話,就跟站在後面的我(奇怪,我半句話都沒說)說他要帶我去逛校園。真是賺翻了,只因為那個女生亂講話,我突然有了個專業”地陪”。那男生叫做Rodney,他一間一間的介紹他的學校給我,讓我有興能看到他們的Gym,網球場,圖書館(超大)。最後讓我知道他們上課的教室,我像是影迷看到明星一樣的口氣問他我在paper上面看到的老師的名字,他也不以為意的聊這些老師的個性。尤其是我說到我最喜歡的麥克波特,他還批評說他上課像瘋子一樣跑來跑去。這些都是我們這種只能看paper的人不能理解的。他帶著我進去他們的學生活動中心,雖然他們樓上有好幾間的會議室裡面有超大的液晶螢幕可以直接接上電腦做簡報,樓下有各國飲食的餐廳,不過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們的閱讀室,那些桌椅我直覺用起來不會很舒服,但是整體的房間設計就讓我覺得有一種美國上流社會的古典和高雅。另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們舉行畢業典禮的草坪。草坪兩旁是羅馬式建築的辦公室和宿舍,後面是河,河對岸的是一群其他的哈佛學院的大樓和遠方一個好美的白色教堂。在那種地方舉行畢業典禮一定會有說不出的感動。雖然我只要有哈佛畢業證書就可以感動得哭一個禮拜了。
和他聊了以後才知道,其實哈佛學生的功課壓力都不大,幾乎每一個禮拜都有party。上課老師也不太講課,因為光是學生的意見就講不完了。我一直謝謝他能幫我介紹他的學校,不過他好像還是很在意那個黑女人講他學校的壞話。


波士頓的市中心,最左邊那個是south station。

第三天的到了south station已經快兩點了。我本來想要去麻省理工學院,看看TCP/IP的發源地。不過即使我到了MIT的捷運車站,也不知道要怎麼到我想去的地方。雖然第二天沒有花太多力氣,不過一個禮拜考試下來消耗的體力還沒恢復。加上要下著雨我懶得買雨傘。所以就花了二十塊錢坐上波士頓的city tour bus。這樣一來,我又不用走,又不怕下雨,又可以馬上可以了解波士頓。一開始覺得這主意真是太聰明了。不過上了車才知道那個導遊超級遜,而且車子只是”經過”景點而已。再加上我體力不佳,沒辦法非常專心聽解說,所以這二十塊錢花得很不值得。不值得歸不值得,我花了二十塊錢和一個半小時,的確是對這個城市有相當的認識。城的東北邊是波士頓主要的港口,一個歷史最悠久的港口。早在紐約那裡還在搭帳棚獵山豬(我好像在美國沒看過山豬)的時候那個港口那裡已經有像英國的社區了。喜歡美國歷史的人可以走在那個社區的歷史步道中,看拓荒時代名人的故居。過了河的城的西北邊是學校區,就是我說的全國top 10的其中四所學校都在那裡。城市的西邊是通往美國內陸的重要道路。大部分都是住宅區。不過球場﹔戲院﹔還有以前有紅燈戶都在那裡。以前甘迺迪當參議院議員的辦公室也在那裡。同樣一個區域也有很多古老的教堂。其中有一個是列為保護級的古蹟比較可愛的是,比較西邊的地方有一個城堡在繁榮的街道旁邊(美國這種事情很少發生),這是因為美國開放移民政策以後保守又自豪的波士頓商人擔心新來的移民會有恐佈活動而蓋的。

城市的中南邊是州政府所在地,這個位處於美國全國第二大都市的州政府看起來特別的小,我在美國中西部看的任何一個州政府都比麻省的州正輔大兩倍以上。理由是這個州政府是很早的時候蓋的,蓋的時候西部的”美國人”還在被印地安人獵呢。州政府的正北面就是commotions park,雖然不能跟紐約的中央公園相提並論,不過以面積來講非常的大了,公園的東南邊有全世界地價最貴的社區。(導遊解釋的時候我一直想不透地價最貴的社區怎麼會在波士頓而不是紐約)。

過了河的波士頓東南方是波士頓計畫未來的市中心。我徵才會會場的世界貿易大樓就在那裡,不過除了世貿大樓以外幾乎都在蓋。波士頓的東邊都是小港口,看起來有點髒,不過西北邊就很漂亮了,有水族館和Quincy Market。就醬,一個半小時,在車子裡面遙遙晃晃,瞌睡蟲在我頭上爬來爬去之際勉強努力聽到的。下了車本來想去看麻省理工學院的,不過又餓又累,所以就坐著捷運到承倫介紹我去的Quincy market。導遊說這個市場號稱是全國旅客人數最多的市場,每一年旅客人數的數量可以直逼佛羅里達的迪士尼樂園。跟承倫說的一樣,這個Quincy market真的很有特色,中心是市場本身的建築物,兩邊是各式的名牌商店。走道弄得非常優雅,一種十九世紀美國上流社會的那種優雅。Market 建築物裡面有小吃,高級餐廳,禮品店。喜歡那種蓋高尚的女生可以在裡面花上一天沒問題。不過我去的目的只是吃晚餐而已。不過這個計畫非常的錯誤,裡面即使是小吃也超級的貴。我點了一個清蒸龍蝦(Steam lobster不算清蒸,不過我不會翻譯) 。其實我本來就不是喜歡吃龍蝦的人,不過波士頓名產就是龍蝦。想到要是以後跟人家聊天說我去過波士頓,人家問我有沒有吃龍蝦我說沒有,就會很遜。所以拼死一定要吃龍蝦。不過這個”全美國最便宜的龍蝦產地”的龍蝦在Quincy market也超貴。吃一整隻要將近二十塊錢美金。老闆把一直還在掙扎的龍蝦當著我的面放進水裡面煮那個可憐的龍蝦在一百多度的水裡面掙扎不到五秒就死掉了。然後老闆把龍蝦切開,弄得漂漂亮亮的放在我前面。這龍蝦不沾醬也很好吃,加了奶油更有一種風味。不過這樣二十塊錢根本就吃不飽。讓我吃得很心疼我的錢包。

這張是MIT車站,看中間幾跟很醜的柱子,其實是奏出很好聽音樂的樂器呢。

第四天我提著有我一半重的行李去看麻省理工學院的博物館。提著四天份的行李走了快半小時,結果才知道禮拜一沒開。因為汗流太多了缺水所以我眼淚已經流不出來了。所以我就看了一下MIT的校園。在哈佛隔壁的MIT建築風格和哈佛完全不一樣,說是學校,我看到的卻是一棟一棟的大廈和工廠。感覺上和我一起長大的台灣交通大學很像。裡面每個學生雖然奇裝異服,染髮穿耳洞的都有,不過走路都很快,好像時間不夠用的樣子。

這和我之後去的哈佛的校本部完全不同(管理學院不在校本部),哈佛的樹比較多,上課的建築都是十九世紀蓋的房子。相較之下哈佛的學生的裝扮和舉止都非常優雅。大家都好像在享受自己的大學生活一般。我之所以又去一次哈佛是因為想要去看哈佛自己的博物館。那個博物館我終於進得去了。不過七塊錢入場卷的這個博物館真是爛透了。除了裡面有很豐富的馬亞文化的遺產和不少的恐龍化石以外,什麼都沒有,真是氣死我了,好像我提著這麼多行李走這麼多路一點價值都沒有一樣。


從世界博覽會會場看的波士頓。

看不出來這教堂哪裡漂亮厚,這可是美國國家及重要古蹟呢。
對面兩個人看我這個鄉八老再照食物,就說他們也要一張。背景是quincy market裡面。

MIT一景,看起來好像工業區一樣。

哈佛比起來就美多了。
著名的哈佛法學院。
這也是哈佛的一景。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