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断芝加哥!24岁留学生郑少雄被枪杀,在线筹款已达30万美元

【波士顿双语网2021年11月15日讯】2021年,是芝加哥数十年来最血腥的一年。截止10月23日,这座全美第三大城市已有至少3768人遭到枪击,其中至少617人死亡,达到了199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大幅刷新了2020年的谋杀案数量纪录。中国留学生郑少雄也不幸在这个月成为这座美国最血腥城市的枪杀受害者之一。

从乐山母子合影 到芝加哥罪恶枪声:这位留学生母亲的泪目故事

这张照片拍摄于上世纪90年代的四川省乐山市。照片上这位被母亲抱着的小孩,就是最近网络上引发关注的一个名字,一个让人悲伤的名字:芝加哥大学遇害中国留学生——郑少雄。芝加哥华人协会为郑少雄母亲发起了一项在线筹款活动,截至11月15日下午,已经筹集了逾30万美元。目前,郑少雄母亲已经决定冒着疫情风险,前往美国,一定要把孩子的骨灰接回国内安葬。

芝加哥街头响起的罪恶枪声

美国中部时间2021年11月9日下午两点,24岁的中国留学生郑少雄正在芝加哥大学附近一个居民区东54街走路,即将回到自己的住所。

从乐山母子合影 到芝加哥罪恶枪声:这位留学生母亲的泪目故事

芝加哥比中国要晚14个小时。这个时候在数万里之外的四川省乐山市,已经是11月10日凌晨,母亲已经入睡,准备在第二天给孩子打电话。突然,一辆福特野马越野车停在郑少雄身边,随后一名看上去不过20岁的黑人青年从车上跳下来,拿着一把手枪对准郑少雄。

郑少雄马上意识到被抢劫了,但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把手机和背包里的笔记本电脑交给对方。这个时候枪响了——这名黑人青年朝着郑少雄胸口连开数枪,看着郑少雄满身是血倒在地上之后,这名黑人立即开车逃走。

一个小时之后,郑少雄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被宣布死亡。两天之后,这名才满18岁的黑人凶手被警方抓住,作为抢劫惯犯的他正在假释期内。当时他拿着抢来的电子产品在手机店换了600元人民币,目的是为了去买毒品吸毒。连当地警方都无法理解:就为了100美元,夺去了一个优秀年轻人的生命,让他的家庭陷入巨大悲痛之中。


芝加哥大学校长认为当地频发的枪击事件是公共卫生危机。

儿子的手机再也无法打通

北京时间11月10日早上9点左右,郑少雄母亲拨通孩子的手机,却显示关机,开始她并没有在意,以为是在充电或者其他原因。但是随后2个小时内,对方始终没有开机,母亲拿着手机,手都在发抖了:她意识到是不是出事了。

她立即在各种留学生交流群发信息询问,拜托各种关系,通过各种渠道跟芝加哥大学联系。直到中午12点左右,她的手机上接到一个电话,来自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馆。

从乐山母子合影 到芝加哥罪恶枪声:这位留学生母亲的泪目故事

如果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母亲宁愿不按下手机上的接听键,听到这个将伴随她一生,让人心碎的消息:“请问你是郑少雄妈妈吗?郑少雄出事了,目前在当地医院,心跳已经停止……”

领事馆工作人员在后面说的话,头脑一片空白的母亲,一句都没有听到,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20多年前与孩子在乐山市当地公园合影的画面。那个时候,她笑得那么开心……

周末坐最低档长途大巴去成都 为儿子做饭改善伙食

郑少雄是单亲家庭成长起来的,母亲一手把她抚养长大。与很多人想象的不一样,其实大部分留学生都是普通家庭出身,为了把孩子送出国培养成才,父母都历尽艰辛,真的达到了“蜡炬成灰泪始干”的程度。郑少雄母亲是四川省乐山市一家医院的普通职工,收入并不高。跟许多母亲一样,她一辈子省衣节食供儿子读书,只是为了想让郑少雄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初中毕业后,郑少雄考入四川省最好的成都七中。

从乐山母子合影 到芝加哥罪恶枪声:这位留学生母亲的泪目故事

为了让孩子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母亲从单薄的工资里面掏出钱,为郑少雄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屋子。每周星期五下午,母亲就从乐山坐大巴车赶往成都。

乐山与成都的距离是170公里,如果不堵车要开三个小时,如果碰上晚高峰,往往要坐四五个小时。为了省钱,每次母亲都是选择的那种最低档次的长途大巴车,一趟可以节约几块钱下来。在出租屋里面,母亲想尽办法做各种家常菜,为孩子改善伙食。然后到了星期天晚上,郑少雄去上晚自习,她又坐三四个小时的大巴赶回乐山上班。高中三年,母亲往返乐山和成都的车票可以堆成小山。

为节约钱筹集孩子学费,母亲只买几十元廉价衣服

更大的压力来自于郑少雄以优异的成绩考上香港大学之后。对于郑少雄这样的单亲家庭来说,香港大学高昂的学费简直压得母亲透不过气来。但是跟任何一位留学家庭的母亲一样,始终有一个执着的信念——“再苦不能苦孩子”。她毅然卖掉了家里的房子,还向亲朋好友借钱筹集孩子的学费。

郑少雄去了香港大学之后,母亲更加省衣节食:以前买衣服还到商场里去,后来就只到夜市和摊摊上去买那种几十元的廉价衣服。为了少交电费,多给孩子攒学费,家里长年只开一盏电灯,而且是那种环保型的。母亲有慢性高血压,但为了省钱,她选择吃最便宜那种高血压药。只能说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从乐山母子合影 到芝加哥罪恶枪声:这位留学生母亲的泪目故事

对于已经故去的郑少雄来说,何尝不是如此。出国六年,郑少雄最牵挂,最放心不下的始终是自己的母亲。自从2015年离开四川前往香港求学,后来又提前一个学期毕业,以香港大学杰出校友身份,到美国芝加哥大学读研究生。

从乐山母子合影 到芝加哥罪恶枪声:这位留学生母亲的泪目故事

整整六年,每天晚上的固定时间,郑少雄总会给母亲打电话,汇报学习和生活情况,让母亲放心。母亲在新闻上看到芝加哥经常发生枪击事件,还专门打电话提醒孩子小心。郑少雄安慰母亲,自己在手机上专门安装了一个枪击轨迹地图软件,实时显示芝加哥各地的枪击和抢劫,会绕开那些危险地带。

从乐山母子合影 到芝加哥罪恶枪声:这位留学生母亲的泪目故事

母亲踏上赴美之路 带孩子回家!

就在悲剧发生的前两天,11月7日,郑少雄还专门从美国寄来一个礼物,因为当天是母亲57岁的生日。因为母亲已经退休,退休金微薄,经济压力很大,加之母亲身体不好。

郑少雄已经决心暂时放弃攻读博士学位,先在美国找工作,然后再回国发展,照顾年迈多病的母亲。谁能想到,天有不测风云,那几声罪恶的枪响,让母亲永远失去了自己的儿子,让儿子永远告别了自己的母亲!

带他回家!是这位曾经满怀希望却又无比绝望的母亲,能为儿子做的最后一件事情!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嫌犯被控一级谋杀和抢劫罪

当地时间11月13日下午,芝加哥市所在的库克县法官芭芭拉·道金斯(Barbara Dawkins)在检察官详细介绍了中国留学生郑少雄被枪杀的事发经过后,在现场直播的听证会上,以一级谋杀和抢劫罪名下令将嫌犯奥尔顿·斯潘(Alton Spann)关押,不得保释。

上图:嫌犯奥尔顿·斯潘。

检察官表示,11月9日下午1点50分左右,郑少雄从学校步行回家时,遇到了开着一辆被盗的福特野马车辆的斯潘。斯潘手拿“两支枪中较大的一支”,要求郑少雄交出他的私人物品,但被包里装着笔记本电脑的郑少雄拒绝。斯潘朝郑少雄开枪后,夺走其电子产品,随后驾车驶离。

检察官说:“受害人曾和攻击者博斗并试图逃跑。”事发后,斯潘还将郑少雄的笔记本电脑与手机典当了。

多名目击者从现场附近的窗户向外看到郑少雄倒在地上,而斯潘站在他身边,用枪指着他。其中一名目击者恰好是试图挽救郑少雄生命的医生。

库克县法医办公室称,在枪击事件发生后不到一个小时,即下午2点13分,郑少雄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被宣布死亡,他的死被裁定为他杀,死因是手臂枪伤。

当地时间10日,斯潘被捕时在他的夹克里发现了两把上了膛的枪,其中一把用于杀害受害者。没有持枪许可的斯潘承认了枪支是自己的,但否认与抢劫杀人案有关。检察官补充称,斯潘有大量的青少年犯罪前科,2019年曾因持械抢劫和抢劫车辆被判罚,而抢劫枪杀郑少雄时,斯潘仍在假释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