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老师日记:疫情期间过圣诞

【编者注:赵锺英老师是波士顿地区知名的记者、专栏作家。在新冠疫情期间,赵老师喜欢的各种表演节目没有了,各种社区活动也取消了,于是年近九旬的赵老师开始写日记同友人们分享日常生活和感悟。】 作者:赵锺英,双语网专栏作家 2020年12月18日 因为前天大雪暴,我们小城里,左邻右舍都安静极了,除了铲雪车来来去去继续清除街道之外,其他的汽车非常少,家家户户都在“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中国人的典故常言真是意喻深长!自己安安稳稳好好的过日子,不要多管别人的闲事!这对我这个热心好动,做社会服务的人来说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我总喜欢自告奋勇帮别人的忙,实在是年岁不饶人,能力有限,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生性是喜欢打抱不平,也容易得罪人,实在是需要有坚强的意志和控制力才行。 记得2017年圣诞节,特为去波士顿芭蕾剧院看我们的重庆王子赵俊雄(上图右)做主跳,买到最好的位子。他真是跳得天衣无缝,再有生花之笔没法形容,当时座无虚席一票难求。而现在因为疫情,传统的波士顿芭蕾舞团圣诞期间上演的《天鹅湖》也取消了。

《中国赢了吗?》作者马凯硕教授谈中美关系

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所研究员。其新著《中国赢了吗?——中国对美国优先的挑战》最近由纽约公共事务出版社出版。 丁一凡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丁一凡:美国控制不住新冠病毒的传播,转而把中国当作矛头目标,目的是要转移人们的注意力,尽管这一意图不可告人。中美关系的变化会给新冠肺炎疫情后的世界秩序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马凯硕:与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尚未结束,疫情仍在肆虐。在这场战斗中,我们看到了两个相互矛盾的冲动。一方面,包括欧洲、中国、日本和印度等世界主要国家在内的整个全球社会都希望将他们的注意力和资源集中在应对疫情上。新冠肺炎疫情是近年来世界经历的最大的健康和经济危机。因此,没有国家跟随美国退出世界卫生组织;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加大了与中国的地缘政治竞争,这是不明智的,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是中美共同的敌人,两国应暂时停止竞争,集中精力抗击疫情。可悲的是,这种明智的做法将不会发生,因为美国两党候选人都正试图通过指责中国来赢得选票。我预计,在11月前美方对中国的指责不会减少。

波士顿校友遥祝厦门大学百年华诞

【波士顿双语网2021年4月讯】4月6日,在厦门大学隆重举行建校100周年庆祝大会之际,远赴美国26年之久的厦大校友、波士顿地区知名律师黄野撰文追忆在母校的青春岁月,表达了一位海外游子对母校的深切怀念和美好祝愿。以下是黄野原文,希望与海内外厦大校友分享对母校的眷恋之情。 校长张荣作题为《建世界之大学 为吾国放异彩》的致辞。

曾经拯救东三省的抗疫英雄伍连德

【编者注:伍连德(1879年3月10日-1960年1月21日),字星联,祖籍广东广州府新宁县(今广东台山市),出生于马来西亚槟榔屿。医学博士,中国卫生防疫、检疫事业的创始人,中国现代医学、微生物学、流行病学、医学教育和医学史等领域的先驱 ,中华医学会首任会长,北京协和医学院及北京协和医院的主要筹办者,193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候选人,是华人世界的第一位诺贝尔奖候选人。伍连德指挥扑灭了1910年底到1911年初在东北爆发的肺鼠疫,发明并推广了中国第一款口罩。也正是他临危受命,力挽狂澜,遏制了人类历史上第三次鼠疫蔓延,拯救了中华大地上无数生灵,被誉为救人最多的中国医生。】 作者: 周礼婷 2007年,诺贝尔基金会官方网站公开了部分诺贝尔奖候选人资料。人们可以查询到1901-1951年度生理学或医学奖候选人情况。获得提名的科学家中只有一位中国人,他便是中国现代医学先驱、中国检疫事业创始人伍连德(Lien-Teh Wu)。 上图: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伍连德与夫人黄淑琼。

中国学者读《疫情中的纽约人》看美国的民主

作者:胡新民 张兰以她阳光的笔调,尽心尽力地描述了疫情中的美国政府和美国民众,值得赞扬。在她的笔下,基本上看不到民众的悲情苦难。她对政府官员的体谅,在某种意义上,表明了她是一个很有包容心的人。笔者甚至设想,张兰如果用她写纽约人的积极光明心态来写武汉人,是不是表达得更准确些呢?我希望,这些天经常看《疫情中的纽约人》的朋友们,能学习作者的积极阳光精神,更多地看到中国人民、特别是英雄的武汉人民在疫情抗击中的光明面。

为何46岁的中年男会患主动脉夹层

李军,外科大夫,2020年1月19日 昨天白天练习跳舞准备年前的联欢,这时候一个1974年的男人却挣扎在生死的边缘!这个46岁的男人刚买了一辆经济型轿车,满怀喜悦和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开车去岳父岳母家拿了些年货,兴冲冲的准备回家。车快到自己家门口的路上,他突然把车停到了路边,他后来说他体验到好像溺水般濒死的感觉,一种巨大的撕裂般的疼痛完全将他击倒,他父亲要他抱住一根电线杆,怕他倒下就再也不能起来了。 降主动脉(从左锁骨下动脉到腹主动脉(4))夹层(3),没有牵涉到升主动脉(1)和主动脉弓(2)

潇洒各处游:喜龄会游黄石公园

作者:赵锺英,2005年8月 高高兴兴的去,平平安安,欢欢喜喜的回来了。大家都担心的问我们,有没有被雷电惊吓到?原来我们离开“老忠实”的第二天,无线电、报章、TV上提到有十一个人受伤,其中三人是重伤进医院,好天主多么照顾我们老人家,没有受到一点惊吓,只是那天傍晚我们是摸黑进犹他省,乡村小镇的一个印度夫妇做店东的汽车旅馆,用蜡烛照明洗脸、洗澡上床的,开了后门,透透空气,全是马粪味冲鼻而来,倾盆大雨顿时凉快了许多,也不必冷气机了,回到拉期维加斯,手机接通,儿子也耽心我们受了惊,还听弟弟说,另有一个旅行团在黄石公园里碰到冰雹闪电,交通阻塞,不但行路难难于上青天,什么景点也没看见,只有另改行程打道回府,我们真算运气好,诚如上海人说,额骨头高,该玩的玩了,该看的也都看到了。

台灣女生的波士頓遊記

這次臨時決定要去波士頓,真的有點倉卒。雖然機票和旅社都不貴。不過旅社離市中心很遠,玩下來特別吃力。加上我出門的前一天才剛考完檢定考試。一個禮拜都沒睡上一頓好覺。所以旅行除了錢和時間已外,體力也是很重要的考慮因素(講的我好像是老人一樣)。波士頓,在我印象裡面是美國第二大城市,雖然沒有紐約的繁榮,但是是一個非常有傳統的城市。這傳統不只是因為這是移民時期的大城市,更因為幾間世界級的大學都在那個城市裡。 相對於紐約,波士頓有歷史上的驕傲,也充滿美國傳統的特色。我舅舅說波士頓的人有一種口音,比較接近英國的口音。我想也是,這個城市大概是美國承襲英國文化最多的城市。下了飛機以後,我深深體會,我想太多了。這個城市跟紐約根本沒有兩樣,除了小了一點以外。口音,我聽那個黑人講的口音,我還以為他是比我早一班飛機剛從肯亞來的勒。除了MIT的車站中間有一個很酷的機器可以奏出很特別的音樂以外。每個捷運站都可以跟紐約比亂。捷運的車好像是專門運流浪漢的一樣。到了我旅社的那個衛星城市更慘,滿地的破銅爛鐵和要倒不倒的修車行把秋天東岸的美景都破壞了。看著秋天轉黃的楓葉。我在想育民在紐約,要是去中央公園看看,一定很漂亮。 這就是二十塊錢美金的龍蝦”大”餐。

空前绝后的波士顿蜜糖大爆炸

1919年波士顿北端(North End)发生的蜜糖储存罐大爆炸,直接造成了21人当场死亡,150余人身受重伤。这场发生在100年前的特殊灾难,现在回想起来,当地人仍然心有余悸。甚至事件结束后,当地政府还在现场,安插了一个牌子,记录了这场惨烈的灾难。 1919年1月15日的下午,风和日丽,温度也十分反常地升高了十几度。在波士顿市区,突然一股巨大的蜜糖袭向人们。据后来专业人士调查,这股巨大的蜜糖,足足有14000多吨,高度有7、8米之高,远看就像是海啸一般。

100年前在哈佛留学生活

【李济(1896.7.12-1979.8.1)人类学家、中国现代考古学家、中国考古学之父。字受之,后改济之。湖北钟祥郢中人。1911年考入留美预科学校清华学堂,1918年官费留美,入麻州克拉克大学攻读心理学和社会学,并于改读人口学,1920年获得社会学硕士学位后,转入哈佛大学,读人类学专业,获哲学博士学位。1922年,李济哈佛大学毕业,返回祖国,受聘于清华大学、南开大学,任国学研究院讲师,后长期在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任职,1949年后赴台湾大学及史语所。】 作者:李济 我在哈佛大学住了三年,最珍贵的收获,并不完全在于这些零碎的知识上。我个人最感珍贵,而且值得回忆的,是那做学问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