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组织挺近巴格达 奥巴马路线面临失败

【波士顿双语网讯】短短几天,伊拉克重镇拉马迪和叙利亚千年古城帕尔米拉相继陷落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之手,让全世界感到震惊,令美国及其盟国束手无策。奥巴马以只动用空军打击,不派地面部队为核心的中东政策面临全面崩溃的边缘。ISIS的领地已经扩大到叙利亚的一半和伊拉克的三分之一,离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只有不到100公里。
2014_Obama_UN_Speech
上图:奥巴马2014年在联合国发表演讲(资料图片)。



巴格达市中心29日两家五星级酒店停车场內週五凌晨相继发生两起汽车炸弹爆炸,造成至少10人死亡,另有27人受伤。有专家分析这是ISIS准备对巴格达发起进攻的前奏。中国官方新华社报导,一名巴格达安全官员当天对记者说,一枚汽车炸弹在巴格达市中心的巴比伦饭店停车场內爆炸,造成至少6人死亡、14人受伤。大约5分钟后,第二枚汽车炸弹在距巴比伦饭店不远的克里斯特尔酒店停车场爆炸,至少4人在爆炸中丧生,另有13人受伤。

ISIS的扩张再次引发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争吵。《华尔街日报》称,叙伊重镇相继沦陷,暴露了美国应对IS战略的脆弱性。越来越多军事专家认为,美国应该派地面部队,而不能只提供“有限的空中支援和军事援助”。但美国总统奥巴马21日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始终强调目前遇到了“挫折”,而不是“打败仗”,并重申美国不会派地面部队重返伊拉克。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2日报道,“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表示,IS占领了叙利亚千年古城帕尔米拉,叙政府军撤退。帕尔米拉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为“几大文明的十字路口”,它的陷落引发全球历史学家的愤怒,许多人表示“不能让IS再为所欲为”。更令人担心的是,IS控制了叙利亚一半领土,同时占据了伊拉克广大土地。虽然ISIS控制的叙利亚地区大多是荒无人烟的荒漠,但却集中了全国几乎所有的油气资源。叙政府军手中只剩下唯一的霍姆斯省一处天然气气田。

占领拉马迪与帕尔米拉之后,IS并没有减缓进攻步伐。亲伊拉克政府的民兵组织21日称,IS武装已突破伊军设在拉马迪以东的防线,前线再次告急,安巴尔省的难民纷纷逃离家园前往巴格达。21日,最后一个叙伊边境口岸叙利亚一侧的塔纳夫又被IS控制,而伊拉克一侧的瓦利德边防站也失守。

“叙利亚面临着分裂,”俄罗斯《生意人报》22日以“IS将叙利亚变成废墟”为题称,帕尔米拉被攻陷对巴沙尔政权是个沉重打击。分析称,经过4年多的战争,巴沙尔政权目前只能依靠约200万阿拉维派同胞,这些居民只占全国人口的10%-12%,且兵力资源日益枯竭,而伊朗和黎巴嫩由于自身原因都无法向巴沙尔政权提供大力支持。专家们认为,叙政府军有可能收缩战线,将部队集中到对政府有利的地区进行防御。中东问题专家胡格表示,如果巴沙尔政权被迫放弃首都大马士革,将全力控制阿拉维派地区,以保住自己的领地。国家若真出现这种局势,意味着巴沙尔政权的倒台,国家将出现分裂。

英国《独立报》还披露,IS攻陷拉马迪后进行残酷报复,并威胁称,“要不归顺我们,要不去死”。伊拉克安全与人道主义项目负责人阿里表示,“解决IS遥遥无期”。

针对IS的气势汹汹,奥巴马近日强调,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在对付IS战争中遇到了“挫折”,而不是“打败仗”,并重申美国不会派地面部队重返伊拉克。奥巴马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将“拉马迪的陷落归咎于伊拉克什叶派政府不愿向逊尼派聚居的安巴尔省提供更多增援”,称“拉马迪已经有一年时间没得到太多援助”,建议大家“耐心点”,因为“8个月时间无法做到更多”。他透露,美国已向伊拉克紧急提供1000枚反坦克火箭,并表示将提供更多装备和训练。

英国《卫报》称,美国此前还津津乐道于遏制IS的成功,称“其资金和武器开始匮乏,补给出现问题,不得不靠宣传伎俩维持士气”,如今却不得不重新评估了。美国前防长盖茨直言在对付IS方面美国“毫无战略可言”,提供反坦克火箭只能应急,但更大的军事政治问题仍悬而未决。自去年9月开始的联军空袭在伊拉克进行了2200多次,在叙利亚有1400多次,收复土叙边界的库巴尼曾被视作战果之一,没想到形势逆转。

“IS的新扩张再次引发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争吵。”美国“福克斯新闻”报道称,共和党指责民主党政府“不该从伊拉克撤军”,否则就能阻止ISIS崛起和伊拉克重现混乱,“福克斯新闻”指责奥巴马和希拉里是“越战后出卖美军的最大叛徒”;民主党则称,“如果不是2003年布什政府发动伊拉克战争并推翻萨达姆政府,ISIS根本不会出现”。其他批评人士表示,美国应该团结更多阿拉伯国家。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奥汉隆认为,应在伊拉克部署更多美国特种部队,并“有限度进入叙利亚作战”,同时武装更多“叙利亚温和反对派”。

英国《卫报》援引中东问题专家霍卡耶姆的话称,奥巴马政府在中东的信任度越来越低。更棘手的是,ISIS是横跨两个国家的问题,且牵扯到逊尼派和什叶派错综复杂的矛盾,美国和西方对伊朗的猜忌又让问题变得更加复杂。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