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围观方韩口水仗 留学生母亲有话说

李红, bostonese.com 专栏作家

2012的春节过得有些闷:一是儿子第一次不在身边;二是深圳天气出奇的冷,据说是十年第二;三是本山大叔没上春晚,王菲上了却唱得叫人揪心;四是微博上满屏都是方韩大战的口水四溅。




转眼儿子去纽约读研究生已四个多月,学习非常紧张。外校长大的他也深感语言有些吃力,就像乡下刚进城的孩子说普通话,尽惦着能说标准了,何谈诙谐幽默有文采。现在看来,想在国外待一段的小孩,最迟都应在高中阶段出去,既基本形成了中国人的价值观、人生观(比如量入为出、孝敬父母),又不必为高考浪费时间。以中国学生的基本功、勤奋度,可以考上一个很棒的美国大学本科。在美国就业,本科比研究生容易,一来成本低,二来他们认为参加工作本科即可,要想深造,工作几年后再去读MBA。至于读研,则是走学术路线,要再读到博士,而博士又很难读。所以说出国是洋插队真没错,儿子虽不用打工那么辛苦,但初去的半年适应期,是让他在各方面有些挫败感的,对一路顺利的他的成长是有利的。

韩寒是80后的偶像,关注他是因为儿子的鼓吹,尽管他不过是在文化管制的大背景下,以调侃的方式说出一些常识、事实与真相,我还是很欣赏他。方舟子以学术打假闻名,以前对他有些讨厌,觉得他不厚道,但他对李开复一仗,有礼有节,双方都体面收场赚足了人气,成为打假一方宽容仁厚,被打一方知错即改的经典案例。而这一次他先入为主、强加于人,就像网友闻风而动Winfield所说:以科学论文的标准判断文学作品,和用工程图纸的标准衡量美术作品一样荒唐。

微博上的唇枪舌剑、刀光剑影,让在哈佛两耳不闻窗外之事,一心只看风花雪月的@王石也忍不住出声了:“我是拥方派,理由很简单:中国传统文化容不得反对派,统治者不容,在野民间也不容。”我发微博表示反对:韩寒不也是一直是以反动派的姿态示人的吗?那你拥方的理由也可拥韩呀!反对派不等于怀疑一切、打到一切!随后王石补充:“方和韩都是我尊敬的意见领袖,如今社会缺少锐气、有启发的不同意见。所不同的是,这次被质疑的是韩。从质疑的角度我认同方;同理,我也会认同质疑方的不同意见。

质疑本身不代表正确,真相却可以在质疑中辨明。”我以为这么说才是对的,否则岂不是谁反对别人,谁就绝对正确?而每个人都可能被人反对,那世界就永无对错了?既然是意见领袖,他对自己的发声一定是爱护有加,遭到别人言之凿凿地指证系鹦鹉学舌,也就只好拿起法律的武器寻求公平公正了,这是一向对公权力不屑、反叛的韩寒的悲哀。

在口水仗的围观人群里,我发现了当年因雇人打伤方舟子而被判刑的@肖传国,在他的微博里我看到了悲愤、无奈、辛酸。也因口水战起,他也曾打官司,赢了,判罚方舟子3万,六年执行不了,最后自己铤而走险。肖传国在微博里写到:“方舟子像疯狗样咬了我11年,其歹毒和卑鄙百倍于对孙海峰,对罗永浩,对韩寒的狂咬,甚至不惜绑架病人收买病人残害病人以达到构陷毁灭我的目的。”尽管不知是真是假,我看了还是有些不寒而栗。想起网友@萧瀚追远堂说的话:“建议社会来监督方舟子一直以来的打假行为,我不太相信一个没有受过专业法理学或司法实务训练的人,私设公堂会有多大的公正能力。”如果是打着正义的旗号公报私仇,如果是利益操纵就更可怕了,但愿不是。想起我们国学老师讲的论语里的话,子曰:“好勇疾贫,乱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真心希望各方都表现得像正人君子,坦荡荡。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