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送给我的那些球衣

作者:李瑞森(Chase Richter),波士顿学院中文高级班

我慢慢地翻看着我童年的衣柜。我看到旧玩具、书本、鞋子,和衣服。我只想找件很舒服的T恤衫。忽然,我看到了很多足球球衣,这让我一下子记起了从前,那几乎忘记了的童年的一部分。我小的时候父亲常常出差,东奔西走。出差时间不太长,一般两到三个星期。我爸爸每到一个国家参观,就买那个国家的足球球衣。看着这些球衣,我认识到它们代表了父亲对我永远的爱和支持。
2015_Fathers_Day_Jersey
上图:和父亲在一个橄榄球球场合影。



1995年6月29日,我出生在美国加州。 我一点儿也不知道,我出生在一个非常幸运的家庭里。我父母的父母都离婚了。我觉得我父母看到了他们的父母惨淡的婚姻,所以决定不能犯同样的错。我对我父母有着同等的爱,但因为这篇文章只为父亲节而写,所以我只介绍我爸爸,介绍他对我的影响。希望你看了文章以后,会了解我选择写我跟爸爸的关系的原因。

我爸爸是加州人,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但他拿到的第一个工作机会就是离开加州的。我觉得可能是他的性格跟加州的气氛不那么匹配。现在他在一家有名的金融公司工作。我知道他常常得出差,有时真的感到很伤怀,因为他出门在外了。这大概是他把很多球衣送给我的原因。现在我想想,他后来接受了在香港的工作,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不必出那么多的差。他真的想看我的足球比赛、橄榄球的比赛,什么的。我记得有一次,我的一个很重要的橄榄球比赛四点就要开始了。爸爸本来说,他太忙了,不能来看,但比赛开始时,我看到他和我妈妈正在看台上对我快乐地笑呢!那次比赛,我打得特别好。

说实在的,我在高中的时候,好几次都做错了。好在父亲总是在支持我,有时甚至连我自己都觉得不该得到他的支持。上十一年级的时候,我真的做错了。这儿我不会讲更多的细节,不过我当时不能自已,喝得太醉了,不能自己开车回家了。凌晨两点我给爸爸打电话,问他能不能来接我。次日我等待着一个非常生气的父亲。不过出乎我的意料,爸爸竟很愉快地想见我,说他非常高兴能帮助我。这让我很感动,也觉得很抱歉。这就是一个父亲毫无保留地支持他儿子的例子。这件事让我知道,任何情况下我都可以告诉爸爸我的困难,他会帮我解决问题。我也认识到我非常幸运,有一个理解我的父亲。

我觉得我跟父亲的关系是非常健康的。我告诉他我的秘密、我的工作梦想,以及我对女孩子的看法等等。对于我的工作梦想,他特别有帮助。他常常把一些跟金融有关的邮件发给我,让我读一些有意思的书,也把一些重要的商人介绍给我。我们有很多相同的兴趣,在一起时非常快乐。我们都爱滑雪,有一个夏天,我们一起去新西兰滑过雪。我们都爱看运动比赛。我爸爸一边努力工作,一边跟家人一起享受生活。每天晚上都是我家特别快乐的时刻。我上高中的时候,我家人每个星期天到星期四都一起吃晚饭。我现在想想,那些共享晚饭的时间真是非常愉快的时光,对我的家庭,以及对我跟父亲的关系都非常重要。我觉得如果没有爸爸的影响,我根本就不可能成为今天的“我”。尽管股市真的不公平,但我父亲从来都不让工作影响他的心情。我认为这种人生态度和自我控制的技能是非常重要的。

我看着这些足球球衣,摸一摸西班牙、荷兰、爱尔兰、中国、日本、希腊、巴西、瑞典,和俄罗斯的足球球衣。我的脑海里看到父亲当年在商店里买这些球衣时,想着他儿子的情形。我觉得爸爸永远的影响会帮助我个人的发展和工作的进步,帮助我更好地了解朋友们的问题、教女朋友的问题,以及一般的生活问题。我有幸看到我父母教育儿女的过程,觉得如果我将来有自己的孩子,我培养孩子的方式也会跟我爸爸的一样。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