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馬英九給中華公所的禮物談牌匾藝術

作者:梅宇國

7月8日星期六,美國紐英崙地區一碧晴空,萬里無雲。馬英九先生過境波士頓访问,在母校哈佛大學演講後,拜會波士頓僑社,接見僑團領袖等,波城唐人街一下子熱鬧起來,一派喜慶。
2015_Ma_Chinatown1
上圖:書畫家周文熙女士告訴馬英九在波士頓第三次見他了(黃鏡明 提供)。





馬英九决意拜會中華公所,尋找40年前,第一份無给薪的為台灣奔走的義工足跡,回眸那份充滿青年志氣的有史命感的往昔。掌聲歡呼聲過後,把一塊由他自己書寫的、黑底金匾,在二百多位僑领的見證下,送到中華公所主席阮洪燦手中,並即揭幕荘重掛起,霞光四射,满屋生輝。

「繼志光國」:繼承遺志,光耀國家。言簡意賅,不難明白,字里行間,言情托意,要繼承往者之遺志,先烈的遺願,孫中山先生的革命宗旨,向前導行,光耀中華民國,留名中華青史!這便是當為一方主人為民之意願。銘刻于此,雋永千秋!


說到牌匾,确是值得大書特書的一筆。從中國的文化傳統來看,也是一筆豐厚的文化遺產.就是這種獨特的文字,在中國以致亞洲延至世界,有一種不同凡響超然的魅 力,把名人志士、一生為之奮鬥的人生目標、主旨明示于屋宇廳堂、庭園景觀,讓人忘卻不了!從草民到官宦,從小生到狀元、從弱勢族群到達官顯貴,家中或張貼 或高掛名言牌匾以明志。皇宮花園,更是要盡力把牌匾美化之極致,民間把皇帝所賜之匾額,當成是生命之最髙榮譽。現今生活品質提升,名言毛筆字鏡框匾額家中一掛,廰室立為之清雅,书香四溢,既點綴得家室美侖美奐,又可銘記志向,一舉兩得!

名言牌匾可铭記勵志,由于其可以 “终久留名” ,書者都是非常严肃對待的。基本上可分三種類型。 第一類: 書法家書寫的。書寫者在書法藝术界有名望,其藝术性較高,他们一般都用自己最擅长的書体冩出,這類牌匾在旅游景點多見。如已故中国书法協会副主席丶曾被譽为 “棣書天下第一人”的劉炳森書冩的 “宏寳堂” 牌匾(如图); 現仼中国書協主席張海写的” 龍吟齋” ,是以行草筆法为之(如图); 已故僧人曾任中国書協頋問趙樸初用楷書冩的 “普明寶塔” (如图) 等等。

第二類: 名人書冩的。這類名人主要是政界丶或名响一方者,如康熙皇帝或慈禧太后等旳政界首领写之牌匾。這些名人書冩者不是以書法藝术家著称,属 ‘“名大于書” 者,其兿術性高低不同。如乾隆皇帝御笔的丶属真行書体的丶掛在苏州狮子林的 “真趣” 牌匾(如图) ,游客仰觀而至,说是沾一下 “過时的皇氣” 呢。民国时期李鸿章以楷行書体寫的 “棣萼联辉” (如图) ,寫得雖不怎麽样,没顕出一代官伐的霸氣,却也因筆迹而令人遐想其称雄一方的威名。台湾政界領袖宋楚瑜為台湾日月潭文武廟冩的 “萬代瞻仰” 横匾,以魏碑体(在書法五種字体里列属楷書) 冩出,展示出魏碑体的 “力屈萬夫”, 硅角凌勵之体势(如圖)。

第三類: 書画家多棲型的. 這類牌匾, 藝术水凖不低於第一類. 由于是藝术家冩的,所以有龍飛鳳舞之势,盡顕笔墨風流。有如明朝董其昌用行草体冩的 “孔方齋” (如圖) : 專研鄭板橋体的兿術著作等身之周樍寅教授寫的” 征献楼” 牌匾(如圖); 徐悲鸿用行楷体冩的 “金涛齋” (如圖) 等.

而國內台湾港澳旳庭園景觀,牌匾也被當成主要點缀与景色交相輝映。一處景點和一色庭園,一張匾額便可如畫龍點睛般的把其特色、氣氛凝聚起來,以致觀光客不由自主地便在其底下, 拍照留念。這種對景點高度概括的題匾形式,是中國式庭園的特點。她跟隨著中國人的腳步,在世界各地生根開花。如我們波士頓唐人街的牌樓(另圖),便醒目地镌刻着孫中山先生的「天下為公」書法,金光閃閃,既是對中山先生的懷念、名言的銘記,更是對他的一份景仰,一份懷念。便是這幾個字,你來波士頓沒在下邊照個相, 見一見,就好像你沒有來過波城唐人街一游!無論你是黃面孔、白面孔或是黒面孔,感覺都是一樣。「天下為公」牌樓美國多處大城市、和世界各地不少地方都有, 她既顯示着我們華人的足跡、我們的文化,我們的文字藝術,也昭示着我們華人領袖的世界胸襟、我們是可以與世界各族人相處融洽的。

牌匾的作用、文化價值是巨大的。外國人都說中國是人才輸岀大國,而中國的文化底藴造就了人材輩岀這樣的環境。歷來的志士仁人,有誰不是靠立志业、發奮圖強,發光發熱,照亮歷史?他們把志向當座佑銘,把名言、奮鬥目標高高挂起,照亮自己的前路,以至於時刻不忘記,一生一世不忘記,看一眼房中的牌匾名言,時刻鞭策自己,激勵向前。這便是牌匾的力量,名言的力量!這種力量,不止影响一人丶一家, 有时甚至整个人種族群。這種文化,西方是沒有的; 這種意識形態,西方是欠缺的。因而,我們應該為我們華人自己有這種文化感到自豪,让其傳扬四海。

馬英九先生,受慈父教誨,求學時候,已苦練毛筆,以唐楷為宗,哈佛上學時,也見其執毛筆寫字之照片。人們都說哈佛上學如上戰場,經常身心俱疲,但他仍能腾出时间執筆練字,可見其對中華傳統文化之執摯。「身在曹營心在漢」,哪時巳立下志向,練就了日後可縱橫官場丶 表現为官另一面的手藝。

闋於對 “楷书” 的定義,有一些歴史常识我们要分辨。距今约二仟三百年前之秦始皇時代,既统一六国也统一文字,以小篆體為官方通行之書法,意思是说,我们通常所说的楷体書,秦朝是篆字体了;漢朝卻以棣體為楷模天下之書體,其时所说之楷书,則是棣体字。所以,對書法字体的定義,朝代之不同是有差異的。中國歷史上最發達的唐朝,以楷書為官方通行字體,而唐楷書的成熟,則是經過由漢朝、晉朝直至唐朝几百年醖醸的結果,集篆书、草书和棣書之大成,也匯整了各書體之法。永字八法,正是楷書典型的行筆法則,最後才堂而皇之地由官方定為「楷模天下」之書。唐朝的繁榮昌盛,也使書法文化得到空前的發展,草書體之大草、小草的書法水凖,也由於張旭、懷素等書法大家的出現,達到空前的高度, 書分楷丶棣丶篆丶行丶草五種字體的呌法,就在這时候開始传開書壇了。楷書,是書法五種字體最後的一種定名書體,此後再也無法出現其他種書法字體了。當然,明清之際,也有所谓草棣丶草篆等的一些呌法,是用草書筆法冩棣体结構或篆体结構字,但還是歸属書法体裁里的棣体或篆体。還有所谓行楷体的,是楷体以行書笔法冩出的; 行草体旳,是行書或草書字体夹杂其中,或筆法互為運用,其歸属楷丶行書抑或草書則就没有這麽严格了。這些,都是自唐朝有對書法五体的定義以後,對 “書分五体”叫法内容的豐富,無法萌生出另一種獨立的書體。
2015_Ma_CCBA_Gift
「繼志光國」四個字,以唐楷書體寫出,字體四平八穩,是書體里的「官方語言」. 馬總統先生書就這些字,是非常認真,一絲不苟的,楷書之法,已圆渾運用得爐火纯清,點划分明,公正嚴肅,寓寄着「楷模天下」之意,與「官方意識」合拍。因而以楷書寫此橫匾,無論從馬總统先生之身份,及他所擅長之書體,抑或所選其書體之表證特長,都恰如其份,充分展現出楷書在此四字上、書者書以言志的作用。

「繼志光國」四字匾额,從政治層面可解 释為“ 繼承孙中山總理遺志,光耀國家 “; 若従文化層面的書法方面去理解,也可诠释為: 繼承古人遺志,弘扬中華書法藝术,光耀國家 。咱們是搞藝术旳,愿与大家一起努力,让我們旳牌匾文化丶中華國粹的書法兿術在海外發掦光大,光耀中華!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