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各处游之麻州鳕鱼角

赵锺英,波士顿双语网专栏作家

花开花谢,飞鸟聚㪚,时间的轮子永远在不停的转动,再美好的宴席也有终结的时候。我们要努力的“向前看”,可惜太多的人就只是“向钱看”,相当可悲⋯⋯
2016_Cape_Cod_Tour
上图:参加活动者在鳕鱼角留影。





前天跟老人家一起去鳕鱼角玩了一天,来回五小时车程,在湖边朋友家吃​​吃喝喝三小时,今年只有往年的​​三分之一,大概交通不方便的关系。碰见一位他们的邻居,Peter/Susan 郑,世界真是小,他记得我28年以前照顾她的妈妈,我是一个最不喜欢人家打麻将的人,当年老人家“需要”,长青会的12个女朋友每周六轮流​​照顾他们,陪他们打麻将,茶水招待,有求必应。他对我们印象很深,我们的长青会当年也实在做了一些好事,大家至今还记得。所以做人还是要厚道一点好,大家都记在心里。

他们还请我们走到他们家里,看他们新种的花园和正在加盖给六十五岁未婚姻亲妹妹的房子。中国人的手足感情,守望相助是有名的。

不久前是夏平儿子六十岁生日,请他去看了一个新来的百老汇歌剧:”Matilda “, 比我想像的好得多,两年以前我在纽约看过这个音乐歌剧。匆匆忙忙在隔壁Silva door吃了顿紊乱的晚饭,求其方便,看完秀想去吃一个冰淇淋,为时已晚,乃著罢论。

儿女们对我照顾的很妥善,那星期一订带我去买菜吃饭也真是有求必应。这真是天主赏赐给我的福气,这种亲情是再多钱也买不到的。有福一定要惜福,更要感谢天主的恩赐。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