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闪电” – 中国股市风云20年

李红,bostonese.com 专栏作家

1992年我误打误撞闯入证券界,到武汉建行的一个证券营业处当经理。因为营业处没有深沪交易所的席位,不能代理买卖股票,只能低买高卖国库券、代理销售一些企业债券。那年的夏天我到北京参加了一个现在看来级别很高的证券培训班,老师有现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的夏斌等人,对证券有了些基础认识。离京时在北京火车站广场的大屏幕上,看到了深圳人疯狂抢购新股抽签表引发骚乱的新闻,冥冥之中与深圳与股票结下了不解之缘。

上证指数 1999 – 2012 (谷歌财经)

坐火车回武汉时还闹一小插曲:武汉证券交易中心的B总自告奋勇地帮同去的三人买的火车票竟然是假的,当拿着真票的人站到面前时,我们既尴尬又害怕,好在乘警见怪不怪补票了事,一路坐回武汉。在火车上喝酒,B总说他有十万元借给朋友没还。在万元户都不多见的当年,我十分肯定地对他说:你吹牛!那时那里会想到如今在深圳幸福里买勉强放下一张单人床的两个平方,十万元还不够。


空军技术干部转业的B总,进入到证券这个新兴行业与他对风险的了解相比显得孔武有余。在交易中心的业务由国债回购演变成乱集资、乱拆借捅下大窟窿,被朱镕基紧急叫停之后,他空降到一家省级证券公司当老总,高息集巨资做多橡胶期货,方向不错时机不对,狂涨几天还没来得及举杯相庆,死一样的断崖直线天量跌停惨败而终,让他以一贯的无知无畏倒在了上一轮牛市的黎明前,04年至今了无音讯。至此,湖北省人行第一批派出的三个证券公司加上武汉市人行下属的武汉证券公司的老总都有了锒铛入狱的经历,如今一个整天喝酒打麻将、一个在卖酒、一个不知出来没有,只有原湖北证券的老总华丽变身为微博上的公知@北大陈浩武。

为了拓宽业务领域我们营业处在交易中心申请了席位,派了位漂亮MM去当交易员,我也常去穿穿红马甲。最初的日子大家只是单纯的做些国库券的买卖,收市后来自全国各地的俊男靓女喝着酒唱着歌玩着闹着就把钱挣了,还欣赏到各种恋:婚前的、婚后的、异地的、本地的、圈内的、圈外的……,可惜当时还不流行同性的,不然更长见识。

监管的疏漏使中心变得复杂起来。用中心A总自己的话说就是:鸡杂鸭杂都来了。不少私人老板通过承包信用社、财政系统的国债服务部等金融机构获得中心的席位,以国债回购的方式获得资金,加上几个点后再以国债回购的方式将资金拆给场上的另一个席位,私下书面委托其贷给指定的企业。这么说吧,只要有一个席位,你就是一个可以放贷的银行且不受任何风控、额度及用途的限制。

如今武汉赫赫有名的三大美女餐饮巨头之一的那个MM,当时想方设法地承包了武汉市郊一金融机构的席位,为自己的企业融资炒股囤地。东窗事发后,该机构负责人畏罪自杀,她也被抓进去了几天。没读过多少书的她在朋友为她接风的酒桌上说:一进去,他们就给我一本法律书让我好好学,我一看,这行贿与受贿同罪呀,打死也没有!听说她妈妈去看守所接她时,检察院的人对她妈伸出大拇指:你女儿像刘胡兰!她后来又用美色加金钱将十多名我党的高级干部(包括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长,几个区长)送进牢里,她几进几出只受了些皮肉伤,生意却越做越大:开遍三镇的豪华酒楼人声鼎沸、在寸土寸金的闹市盖起高楼。只是资本的原始积累有些血腥。

中心的交易员也不再都是金融从业人员了:有善于公关的前坐台小姐、有敢为老板铤而走险的小混混。中心所在的酒店一房难求,楼下停满了豪车。从金融机构的柜台、从居民手中、从企事业单位以年息18%吸来的钱,以年息25%流向了澳门赌场、海南地产。。。,蕴育着巨大的风险。不能不佩服朱总理的英明果断,在九五年及时叫停。上百亿的多角债清理了N年。

当年在场上叱咤风云的中经开、中农信早已灰飞烟灭。交易员里有赌国债期货押地产发大财的,也有挪用资金血本无归入大狱的。在那个营业处待了一年,我去了武汉招行证券部,后被派到与君安合办的武汉君安营业部。目睹了:93到95的大熊市里,那个餐饮巨头美女MM和老公带着几千万来,透支操作后倒欠我们营业部几千万的悲情;96到97的大牛市里,有同事朋友几万元透支操作成几千万的传奇。


九五年底,君安总裁张国庆到武汉视察,很认真地对大家说:国家要出大利好,大牛市要到了!然而,君安在熊市里的屡战屡败,令我们心有余悸,没有像他要求的那样砸锅卖铁全身心地投入到股市。谁曾想这次他真的说对了:濒临破产的君安在他的带领下一举成为业内呼风唤雨的领军人物。但君安高层在财富膨胀后的高调张狂却为后来遭人嫉恨、最后人被抓、公司被兼并埋下了伏笔,祸兮福兮啊!值得钦佩的倒是我那位在总部要害部门的闺蜜,她利用自己得天独厚的地位不仅为公司翻身作了贡献、自己赚的盆满钵满,还在后来的风暴中安然无恙。在财富的道路上我眼睁睁地看着她抛下我绝尘而去:从此她打高尔夫我打乒乓球、她拎爱马仕的限量版我拎哭泣的打折款、她在香港买房为投资我在武汉买房为养老、她工作是业余爱好我工作是生存需要……

二十年证券市场的跌宕起伏,大悲大喜,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天堂地狱免费电梯过山车是那样地令我痴迷,虽没赚到钱,却乐此不疲。好心态地与发了财不为生计愁的人比工作的痛并快乐、同事情谊;与破了财倒了霉的人比享受生活。其实,就像我不善于规划人生率性而为有时一根筋那样,我从来不理财永远死多头;就像我打麻将不在乎结果只享受过程那样,我对股市从来不精通一直在掺和。加上还要那么多意见相左段位不低怜爱我真心怕我受穷的高参拽着绑着羁绊着,因此,尽管因为分业管理,我在97年初就重回招行,却一直关注证券市场,滞留在股市,特别是分管理财业务期间和客户经理和客户一起经受了07年至今A股从6124点一路自由落体下滑到如今的漫漫熊市煎熬。美国密歇根大学金融学教授对1926-2004年美国市场所有指数研究发现不到1%的交易日贡献了96%的市场回报,对此,君安老员工、著名投资人但斌说:“闪电打下来那一刻,你必须在场!”是的,为了那美丽的闪电,哪怕血雨腥风,我都会偏执地坚守,只为再过二十年给大家讲更精彩的故事!

%d bloggers like this: